?? 阿祖拉之星交给谁好:劉邦將自己“越洗越白”,項羽卻把自己“越描越黑”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劉邦將自己“越洗越白”,項羽卻把自己“越描越黑”

 

劉邦率軍繼續西行,奪取了丹水(今淅川)。而高武侯鰓、穰侯王陵這時也加入劉邦所率領的楚軍,攻下西陵、胡陽。并且番君吳芮的部將梅鋗也至此,與沛公軍聯合,攻下析(今西峽縣)、酈等地。劉邦所部楚軍進至武關東。于是派魏人寧昌使秦,而這時章邯也投降了項羽。

趙高殺秦二世,令使者還報劉邦,欲約分關中。劉邦以為趙高為詐計,于是從張良之計,使酈食其、陸賈游說武關(今陜西丹鳳縣武關鎮)秦將投降,然后襲擊武關秦將,奪取武關。之后,劉邦一面率軍西進,一面令酈商別將攻取了秦的漢中、巴、蜀等地。

漢王元年,劉邦的士兵先人一步,提前抵達關中,成了最早駐扎在灞上的勢力。所以,這就意味著:劉邦獲得了自封為王的資格。

這確實是一件令豐沛子弟振奮的事情。從劉邦創業開始,一群近似地痞流氓的雜牌部隊,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整合、依附、吸納和洗白身份背景、強化軍事素質、整頓軍容軍貌,竟蛻變成一支天下聞名的精銳部隊,替劉邦一統江山打下牢固的軍事基礎。

此時,秦王子嬰坐著白色馬車,在脖子上拴好繩套,雙手捧著秦國大印和符節來到漢軍大營,投降劉邦。此情此景激起漢軍的不良情緒,有人提議:把子嬰干掉,讓他替殘暴無道的秦王朝買單。場面幾度失控,不時有士兵磨刀霍霍,誓要子嬰血債血償。

平心而論,“暴秦”這兩個字與子嬰完全不搭邊,單從誅殺趙高重振朝綱這件事來看,這人完全是個有魄力的有為之君,而史書中又有“子嬰仁儉”的記載。子嬰的悲劇收場,完全是因為“祖宗不善,貽禍子孫”,替祖父秦始皇背鍋罷了。

劉邦恰逢其時地站出來,對將士們說道:“大伙安靜一下,稍安勿躁,聽我說幾句話,你們是否記得懷王為何會指派我完成關中大業?就是因為我處事寬容,從未濫殺無辜。秦朝的統治的確有違人倫,始皇做了不少天怒人怨的事。不過,子嬰如今已拱手而降,我們必須讓他活著,否則,我們與殘暴的始皇有何分別?以暴制暴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失控的情勢頓時好轉,劉邦一番話說得眾人啞口無言,面面相覷。士兵們私底下交流了一會,覺得主公言之有理。劉邦能做到寬以待人,連敵人也受到平等對待,果然是個寬厚仁慈的老大。就這樣,眾人心情平復,不再激動。劉邦安撫了士兵,將子嬰交給親信看管,回到營帳中規劃了一番,命令士兵們繼續向咸陽進發。

面對堪比仙宮的阿房宮,劉邦口水橫流。

秦始皇才是真正懂得生活的人,為何拼死拼活征戰天下?還不是為了那神仙一樣的舒坦日子。如今富麗堂皇擺在面前,誰能做到坐懷不亂?想我劉邦就是個現實主義者,哪有什么信念和抱負?就是這一閃而過的欲望,差點破壞了劉邦的大業,幸虧劉邦想起鴻門宴上紅了眼的項大王,要不是張良樊噲兩位福將從旁協助,自己的小命早就沒了。

所以說,做人要時常“三省自身”,尤其要格外注意心里那點貪念。劉邦從小流氓到開國天子的洗白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從心態到政治的洗白是一生一世的工作。這項工作稍有不慎,就會付諸東流,劉邦的許多敵人都曾犯下這個無法挽回的錯誤,項大王不正是因為私欲而走向末路,最終,放飛了煮熟的鴨子嗎?

好在,劉邦及時意識到天下霸業未成,自己的微小優勢根本沒領先天下群雄半步。雖說,豐沛子弟兵先人一步來到關中,自己大可構建南面稱王的布局,但是,過早稱王的代價也不小,輕則難以服眾,重則成為群雄的眾矢之的。

歷史告訴我們,劉邦的思路是正確的,群雄中實力最強的項大王第一個站出來成了“眾矢”中的第一根箭,差點要了劉邦的命。

幸虧張良等人的建議及時鉆進劉邦的耳朵里,這才把劉邦拉出秦始皇那奢華的星級套間,還把數不清的美玉珠寶原樣封存,全軍退出秦宮,返回灞上。與此同時,為了收攏民心,劉邦還特地將關中的名門望族集合到一起,給他們開了個動員會:

“父老鄉親們,我叫劉邦,出身草根的劉邦。我知道各位在秦朝的暴政下生存了多年,早已疲憊不堪。常言道苛政猛于虎,打個比方來說,秦朝的法令規定老百姓只要妄談朝政就會被滅族,茶余飯后聚在一起聊國家大事也要掉腦袋,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不是逼著我們造反嗎?我與各路諸侯約定在先,誰第一個進軍關中,誰就有資格成為關中王。

所以,現在由我劉邦制訂一套新的法律:殺人放火必須償命,而傷人和打劫則根據情節判刑。至于此前的秦朝法令,一律作廢。所有前朝的地方官繼續進行先前的工作,老百姓的生活也照舊。我之所以入關,就是為了廢除秦朝的苛政,并不是貪圖平民百姓的財產,這點大家可以放心。至于我的軍隊駐扎在灞上,只是為了等待其他諸侯,不會做禍害百姓的事兒。”

為了避免造成恐慌,劉邦首先安撫了秦朝的官吏,隨后,派人視察各個鄉村,對劉邦的“新政”進行宣傳。經過一段時間的宣傳工作,關中百姓終于明白劉邦的軍隊并不是強盜,而是人民子弟兵。為了表達對劉邦的敬意,當地百姓拿出自家的牛羊美酒,犒勞豐沛子弟兵。

然而,劉邦卻說道:“我們的軍隊尚有軍糧,并不缺食物,鄉親們還是不要破費了,我們的軍紀也不允許。”一句話說得鄉親們眼淚汪汪,盼望劉邦能在秦地稱王。劉邦又一次完成了政治洗白。很多朋友都覺得,劉邦的軍隊在入主關中后一無所獲,其實,這是錯誤的見解。

劉邦通過入關后的一系列犀利操作,不但讓他的名號響徹秦地,還洗刷了軍隊的草莽氣質,使漢軍有了最初的軍事制度。劉邦雖然是個混跡江湖的游俠,過著及時行樂的日子,但是,在常年的戰爭熏陶下,劉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旁人只會看到劉邦混吃等死的無賴嘴臉,可信陵君一樣的理想和志向早就滲透進劉邦的內心,豈是凡夫俗子所能窺見?

范增不是凡夫俗子,所以,他把劉邦看得很透。劉邦和項大王進入咸陽后的一舉一動都在范增的監視之下,對于劉邦的種種做法,范增深受感觸。

據說,范增還特地向項羽諫言道:

“大王,對于劉邦這個小流氓,老臣只能用‘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作為評價。根據我的調查,原來的劉邦是個喜歡美酒和女人的享樂主義者,但當他來到咸陽后,在目睹了數之不盡的金銀財寶和美人后,卻絲毫沒表現出貪欲。一個人若有如此大的克制力,只能說明他所圖的更多。大王您一定要多加提防,老臣覺得今后最有可能與您一較高下的就是此人。”

范增所言,句句屬實,不過,對于項羽來說,根本不足為慮。項羽手下的江東子弟個個是以一當十的猛士,與劉邦手下那批烏合之眾相比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劉邦這種微末角色,只是個在亂世跑龍套的配角,就算“其志不小”,又能翻起多大的風浪呢?直到項羽自刎的那一刻,他仍不敢相信,擊敗自己的竟是那個一臉痞相的臭流氓。

這里,就存在一個由量變引發質變的問題,“吳下阿蒙”到“頗有見地的呂將軍”之間相差的絕不止一天,誰也不能一口吃成胖子,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項羽和劉邦前后腳進入關中,似乎已預示天下霸主將會從這兩人中誕生。與劉邦的周密布局相比,項羽來到咸陽后的所作所為只能用四個字形容:鼠目寸光。

他先是干掉了劉邦不舍得殺的子嬰,隨后把二十萬降卒全都推到坑里活埋,最后將阿房宮付之一炬。項羽的作為與暴秦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項大王效仿白起,在一切戰爭中力求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每過一城不留活口,如魔王在世。項大王一生不忘自己是個“江東人”,但他的目光卻僅限于此。

項羽的行軍路線頗具地方主義色彩,阿房宮化為灰燼后,項羽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索性帶著戰利品向東凱旋。當時有部下勸霸王道:“關中地區既有天險屏障,且物產豐饒,尤其咸陽這個地方非常適合建立都城,如果在此常駐定能造就霸業。”然而,此時咸陽城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項羽又是一個“重感情輕大事”的“性情中人”,還特別戀家。

項羽隨口說道:“如富貴不能榮歸故里,恰似錦衣夜行,穿給誰看?”面對固執的項大王,說客嘲諷道:“都說楚人是穿著衣服的猴子,如此看來所言非虛。”意思就是說:項羽做不成大事。項大王惱羞成怒,干脆將這個說客丟進油鍋中炸了,一了百了。與劉邦“越洗越白”相比,項羽的作為完全是“越描越黑”。

劉邦不遺余力將自己的雜牌軍打造成正規軍,項羽則一個勁地將人才輩出的江東子弟變成土匪。項羽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最終,卻失去了爭奪天下的資格,將唾手可得的江山拱手讓給劉邦。

所以,這倆人的故事告訴我們一個道理:人都是在變的,無時不刻,潛移默化,卻無非是“變好”、“變壞”而已。

參考資料:

【《漢書·高帝紀》、《資治通鑒·漢紀》、《楚漢之爭》】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K3Usib3DiaRl5ibBBr5Y29Q2yUNtx4mzGlt8gGhH8oslAo5oQrGfuaQu8Rpvvcr6R6D7tiaMH9FRw6JWhCynXibGz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