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拉的世界

如有神明

▲我站在山最頂端,向夜空祈禱,如有神明。

 

神啊。我有許多困頓。

說說看。

我所理解的“神”,也就是心目中的你,什么形象也沒有,為什么我會在此時此刻此地向你提出疑問(即你的出現作為當前時空的必然結果)?

因為我通過你表征出來,我理解萬物,但是我不能通過自身表達出來,而你此刻的疑問,即是你長久困頓積累的結果,作為神的我在你身上的顯現。

可這不是很荒謬嗎?我好端端地活在一個大都市里,窗外是汽車鳴笛聲,到處都是人擠人,神怎么可能存在呢?我的意思是說,在人類世界,“神”不是用來供奉著、人類頭腦自己幻想出來以便讓人們心安理得的投影嗎?

神存在著,并且一直會存在下去,只是神“不顯現”?!安幌韻幀輩壞扔凇安淮嬖凇?。神是一切事物的總和,你想想,對于神自己來說,這個“總和”,怎么會有可能顯現呢?只有通過部分的你,才能夠成為一個使神“顯現”的載體。信息是同我對話的媒介,你們人類如何絞盡腦汁地將其歸納為這樣一個詞匯:“投影”?重要的是,你們,你,每一個作為部分的個體如果不能通過信息這個媒介的話,是不能體會到神的。

所以,其實你一直都在,是我逐步發現了你。

沒錯,你的發現就是我的表征。猶如將水注入了容器一樣。

好吧,既然這樣,你給我一些錢,讓我遠走高飛吧?

我創造了物理定律,不僅是你人類遵守著,世間萬物都得遵守著。

你的意思是說,這樣的要求,有悖物理定律?

當然。物質不能憑空產生,也不能憑空消失。你可以有觀念上的“錢”,這一點問題也沒有,但你的實際不會發生改變。

那你給我帶來什么?

物質層面上的一概不能,因為連我自己都不能打破這個定律。但我或許可以改變你靈魂層面的事,可以改變你的本質。

我的本質?

對。

什么是我的本質?

人。

這意味著什么?

很多。首當其沖的是自然屬性,然后是社會屬性。

自然屬性?

對。你的自然屬性先于人的存在,這就是說,你作為個體并非無中生有,而是存在物-生命體-動物體的漸進中得來的。作為存在物,宇宙法則在你身上適用,比如引力定律,能量守恒定律;作為生命體,你必須同外界交換能量——盡管我知道在你的觀念里,你并不想這么做——吸收陽光、水、養分,排出廢料以及適當休息;作為動物體,你要使自己動起來,然后趨利避害,你們的達爾文先生已經說得很好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這些都是我的本質?

沒錯。包括交配繁衍。抱歉,在動物那兒更直接一些,你們人類卻創造了一個詞兒:做愛。這是因為除了你的自然屬性外,你還有社會屬性。當然,前者是基礎。

似乎我現在的社會屬性,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很“低”?

本質沒有高低之分,就如神一樣,它一直在你身上。只是你沒有將它通過行為展現出來,顯然你已經認識到你就身處在一個社會中,而且是某一段時期內,你每天向外看的手機屏幕上面的電影也好,視頻也罷,都是社會展現的媒介,而你自己卻厭惡親歷它,尤其反感的一點是,為了對外交往也就是社交所進行的同你同外界交換能量一樣的“吸收排泄”行為所要遵循的規律也是同生命體相吻合的。

你的意思是,社交就跟“排泄”一樣?

你是在指能量交換這一過程的屬性吧?

好像是這么個意思。

自然了,basic law(基本定律),社交不過是衍射。

但是,不參與這個能量交換呢,會發生什么事情?

你是指主動選擇地不參與,還是被動選擇地不參與?

有什么區別呢?

被動選擇面前,你沒有選擇權,只是別人選擇了不參與,你只不過是跟隨;主動選擇是你自己有選擇項。

我好像沒有選擇項。

所以,你找到了我。

那么,是誰選擇了不參與?

別人。

哪些人?

你間接經驗中的人,相當一批作家、哲學家,甚至還有畫家梵高。

你把我搞糊涂了。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但這是你的情況。這構成了你。你獲取間接經驗所用的時間遠遠大于直接經驗。這是你的情況。

我看,這是我的“癥狀”。

奇怪。你為什么用這個詞?

因為正常的人生不應當是直接經驗大于間接經驗嗎?

在神看來,沒有分別。

可是,我不是神!

你當然不是。但你是極小的一部分。而且具有向神顯現也就是同神對話的能力。

我有點厭惡你了,你處處都透露著一股老學究的味道。

可惡!老學究怎么了!那也是我創造的!也是我的一部分!

你生氣了。

生氣有什么不好嗎?

原來神也會生氣。

神是一切,當然會生氣。不僅會生氣,還會撒嬌呢。小子,聽我一句,抬起你的右手食指。

(抬起了手指)干嘛?

盯著它看。

我盯著呢。

你相不相信,你的手指同世間萬物息息相關?

從來沒這么想過。

你還沒有完全靜下來。如果你又一個電話要去接,有一個朋友要去拜訪,有一首歌要去聽,有一個信息等著你回復,有想離開排泄的欲望,或者要早點下班不得不離開,精神已經疲憊想要休息,荷爾蒙極速分泌又想釋放這份火熱,為鄰居的小肚雞腸感到一陣惡心,等待著和朋友一起逛街,任何有動機的時刻都不對,沒關系,如果現在就是那樣的時刻,你就停止對話吧,不然后面我即使對你說了,也沒有作用,如果現在想跟人約會就快去吧,在公交車上那么擁擠就先等一等吧,等你完全靜下來再繼續看下去,答應我。

好,我答應你。

嗯,去吧。

(過了許久)

我靜下來了。所以我來了。

好,那我們開始吧,上一個問題是?

我的手指為什么會同萬物息息相關?

錯了,我沒問這個問題,你再仔細想想?

你讓我伸出了手指,我盯著它看……然后你問我,是否相信手指——

沒錯,這才是我要問的。

這不是一回事兒嗎?

這當然不是。你剛才的問題是說,手指是否同萬物息息相關,這根手指,顯然,即使他的主人死了、病了,庸庸碌碌、渾渾噩噩,無論你怎么形容,都是一種客觀事實;而一開始我問你的問題是,你是否相信,這是信仰層面上的事情。

這我就不懂了。如果一件事情不是客觀事實,你讓我怎么相信它呢?

太陽東升西落,你說你相信它,可是不管你是否相信,那就是實在的事情,換句話說,客觀事實用不著你相信,它就在那里成立著。而某些東西若要成為一種事實,則必須同你的相信有關,連結而成為一種關系,這種關系便是人類智慧的基本元素:底層認知。舉個簡單例子,有人相信上帝存在,因此他秉持上帝對他的教誨,技藝精湛,在社會生活中獲得了成功,可是上帝是否存在?這并不重要。在他的底層認知里,上帝的存在使得他同上帝存在著相信與被相信的關系,而這層關系的存在使得那些所謂的教誨得到了應有的效用。

你或許在想,這不是自欺欺人嗎?可是你看到了,問題并不是具體的,并不是“圓周率是6.1”之類的,不是客觀事物的真理,也不是人類實踐的經驗法則,而是抽象的、似不起眼的,對無生命物體未必適用的,而且答案在不同的發問者看來,就不成問題,哪怕是關于我的問題。也許有一天你會停止發問,那個時候就像我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你已經無需將一個完整的你分裂成為你自己、神、他人了。

我好像有些懂了??贍閎夢蟻嘈盼沂種竿蛭鏘⑾⑾喙?,這似乎很難做到?做到后又有什么收獲呢?

你們的物理學將我創作的世界視作一個四維時空,其中三個維度是日??占?,一個維度是時間,時間這個維度特殊之處在于,它不像空間維度,可以有相反的反向,它只能沿著一個方向運行??墑瞧臼裁粗揮姓餳父鑫饒?,你的腦袋里或許就藏著其他的維度,只是被蜷曲起來,整個三維空間用以維持日常宏觀的物體,將這個映像投射到你的眼中,可是眼睛又能看到什么呢?你盯著手指看,你看到的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可是如果你用心靈去看,用你那可能存在的更高維度來觀看,在任何時刻任何地方看,你都會將這種命運了然于胸:這不是一根普通的手指,指面上的指紋,指背的指甲,皮膚下流動的血液、用于制成關節活動的趾骨,憑借你的意念,你可以將這手指彎曲、給它沾上水、彈奏美妙的音符、寫出煌煌巨著,它能做的事情太多了。除此之外,它處在一團空氣的包圍中,而這團空氣連接著這根手指,也連接著其他地方,既客觀處于四維時空,又在你意念更高的維度中存活,所以說,它同萬物息息相關,而誰真正相信了這一點,誰就擁有一根這樣的手指。

我好像自己都快相信了,盡管我不知道有多少的相關度。就其屬性而言,應該沒有差別吧?

一把鎖可以配多把鑰匙,但是每一把打開這把鎖的鑰匙都是相同的。但是這把鎖在什么門上面,那不取決于你的思維,而取決于你同周遭世界達成的事實。所以,你只是有了這一把鑰匙,它是什么形狀的,可以打開哪樣的一扇門,對于神來說都具有意義,但對于你,你的選擇才是更為重要的。

我完全明白了。這樣的手指不在別處,就在這里;這樣的手指無可復制、獨一無二,而又要通過手指使用的結果,來改變鑰匙的形狀、大小,不斷打開一扇又一扇的門,然后迎接那束從門內射進來神圣的光!

沒錯,對于人類來說,那便是我創造了光的意義所在!

(完)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5ic24wqmCwZNrNibwFlXWAbtmwh6gSfYMTffYAnZG3icJb9eY1Cs43BnIZqDibjzgLBA73OgGIibK6cP7ibKBDN6yUcQ/0.jpe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