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兽世界祖拉萨主线任务:被出軌,遭封殺,憑一部劇秒翻紅,打不倒的他:有實力,不畏懼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被出軌,遭封殺,憑一部劇秒翻紅,打不倒的他:有實力,不畏懼

原標題:被出軌,遭封殺,《白夜追兇》秒翻紅,打不倒的潘粵明:有實力,不畏懼

來源:一日一度(ID:yryd115)

作者:度公子

 潘粵明 

拍戲,是你吃飯的家伙,就好好端著它。

喜歡寫字畫畫,就好好地修行。

其他得失成敗,看淡一些。

——潘粵明

 

潘粵明是地道北京孩子,打小寄住在姥姥家,上房揭瓦,偷棗打架,整個一頑童。

 

姥姥家是一間三戶四合院,院兒里恰好有同齡孩子結伴玩。

 

那時候現成玩具少,樂子都取材于大自然。

 

從垃圾桶里撿到誰家扔的鋁勺,再去胡同口修車鋪要來一塊舊膠皮,擱在勺里。

 

劃著一盒火柴,一點點把膠皮烤化,趁著黏性,將一根雪糕棍粘上去。

 

拿著自制小玩具飛檐走壁,專找趴著不動的蜻蜓,一粘一個準。

 

大人看見總要說上兩句,他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改天照舊。

 

上小學時,父母把他接回自己家,隔三差五他背著書包就溜達回四合院。

 

一進院,姥爺看著外孫既樂呵,又擔心。

 

切上半拉西瓜,給潘粵明抱著,拉起平板車送他回家,爺孫倆走在夕陽里,度過一年又一年的夏天。

 

潘粵明的姥姥派出身京劇世家,是京劇錢派花臉創始人錢金福的孫女。

 

姥姥一生愛戲,老范兒十足,會抽煙,愛品螃蟹。

 

到了晚年總說起祖父錢金福,“慈禧特別喜歡他,現在故宮里還掛著他的照片呢,梅蘭芳也曾經跟著老爺子學過戲?!?/p>

 

巧的是,多年后陳凱歌執導《梅蘭芳》,還給了潘粵明一個角色。

 

出演前,他還跟梅派傳人胡文閣學了一出《玉堂春》,殺青時,陳凱歌評價:“出神入化”。

 

得知外孫飾演的人物原型叫王蕙芳,姥姥抽著煙袋不緊不慢地說:“王蕙芳就住旁邊那胡同,咱們是七條,他們緊挨著?!?/p>

 

上了中學潘粵明一如既往地淘氣,業余發展了不少愛好。

 

足球、搖滾、主持,他都能來。

 

在報紙上看到一則“表演興趣班”的廣告,潘粵明自告奮勇報了名。

 

后來被北京電視臺招募為小主持人,每逢拍攝,拿著臺里開的介紹信,就可以光明正大逃課。

 

面對鏡頭主持,他游刃有余,但第一回表演,他徹底懵了。

 

當時,一位副導演正四處找小演員,恰好碰到潘粵明就請他去跑龍套。因為外形好,臨時又增加了臺詞。

 

這下鏡頭懟到面前,他當即面紅耳赤,腦子嗡得一聲,一片空白,瞠目結舌半天,也沒說出那句臺詞。

 

最后還是領到了20塊錢的演出酬勞,這無疑給了潘粵明另一種謀生的希冀。

 

潘粵明父母都是普通公務員,不希望兒子進演藝圈出風頭,但他一門心思要學表演,家里一氣之下斷了生活費。

 

潘粵明的牛勁兒也上來了,先后報考北影、中戲都失敗后,也不認輸。

 

每天跟北師大影視制作大專班的朋友掃劇組,連制作正經簡歷和藝術照的錢都沒有。

 

真人站到副導演前面,自我介紹一通,再留下父親的BP機號碼。

 

那時他跟人合租在出租屋里,吃了上頓沒下頓,也沒閑錢買BP機,反正也沒多少劇組真的會聯系他。

 

全北京中戲、北影畢業的正經科班生多如牛毛,有時候一連幾個月,他連龍套也沒得跑。

 

數字電影到來前,分鏡頭都需要場記逐個抄給演員,工作量如山,因此專業場記出價都高。

 

有次聽說劇組缺場記,副導演又嫌太貴,預算超支,潘粵明主動請纓:“我不貴,我不要那么多錢。只要拿工資就行?!?/strong>

 

劇組不比家里,沒有暖氣,冬天要用粉筆手寫場記板,手指凍得像雞爪,根本伸展不開,哆嗦著也要捏著粉筆頭寫下去。

 

干一行精一行,潘粵明到后期責任重大,全劇組只有他知道哪個鏡頭印在哪卷帶子上。

 

這份工作也給了他另一種看表演的角度,“以前看片子還是看故事,干完場記再看全都是紋理?!?/p>

 

潘粵明第一次演電影,是在李連杰版《方世玉》中跑龍套。

 

他剃成光頭,扮演家丁,“我們可不懂什么叫龍套,真刀真槍干了就挺開心。站在那兒你也得有戲啊?!?/p>

 

沖著潘粵明的精神頭,《三國演義》劇組看中了這位沒有臺詞的“玉面家丁”。

 

接著,潘粵明就飾演了吳景帝孫休一角。

 

此后潘粵明的活動場地都在北影廠一帶,依舊各個劇組來回轉悠。

 

一次吃飯前,朋友說先去劇組面試,接待的是路學長導演,仨人侃了半個多小時,潘粵明還破例留了幾張照片。

 

幾天后,接到消息,他當選《非常夏日》男主角,搭檔當紅女星馬曉晴。

 

“一個不知道第二天的飯怎么解決的小孩兒,要在一膠片電影里當男一號了,這是什么意義啊?!?/p>

 

他在群演這條路上混了6、7年,一轉眼25歲,事業依然沒有起色,連露臉說話的角色都屈指可數。

 

如果這次不是路學長的青睞,潘粵明已經打算從演員行當退場了。

 

2000年,潘粵明憑借在《非常夏日》,獲得第七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新人獎。

 

2002年,《情不自禁》《驚濤駭浪》屢獲大獎,也斬獲了“民國小生”的頭銜。

 

此后連續接拍多檔愛情戲,鐵打的潘粵明,流水的女搭檔。

 

袁泉、小陶虹、梅婷、李小璐、范冰冰,合作過的女星一個個都紅透半邊天,潘粵明一點起色也沒有。

 

就連和劉濤飾演《白蛇傳》時,人氣也遠不如對方。

 

真正讓他大火的是《京華煙云》。

 

當時,趙薇同意出演姚木蘭,點名讓劇組邀請陳坤飾演劇中丈夫曾蓀亞。后因陳坤檔期錯不開,片方推薦了潘粵明。

 

有場戲,潘粵明拉著趙薇要在父母面前離婚,他指著鏡頭外的趙薇歇斯底里,臺詞說得聲情并茂。

 

連帶著趙薇都被感染,一起墮淚。

 

他用演技征服了劇組,彌補了趙薇沒能和陳坤搭檔的遺憾。

 

終于,潘粵明大火。

 

2008年,潘粵明與董潔因戲生情,在北京低調結婚。一對璧人,羨煞眾生。

 

隔年,董潔產子,潘粵明在《為你而來》劇組發生拍攝事故。

 

在一段雨天駕車的山路戲里,潘粵明駕駛的轎車直沖坡下,一路翻滾到底。

 

工作人員趕到時,車子四輪朝天,潘粵明本人也被甩出幾米遠。

 

這次事故直接導致他創傷性血胸和氣胸,送往醫院后,生命危急。

 

無法正常呼吸的潘粵明在醫院躺了一個月,幾度被下病危通知書,最終幸運得轉危為安。

 

大難不死必有后福,然而三年后,另一場輿論風暴卻將他的事業再次置之死地。

 

2012年10月20日,董潔工作室發表聲明,“已與潘粵明離婚?!?/strong>

 

聲明中夾槍帶棒,數落潘粵明沾染賭博惡習,欠下巨額賭資,順勢將董潔描述為一朵無辜脆弱的盛世白蓮花。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本就不明就里突然被離婚的潘粵明,瞬間被全國人民的怒氣淹沒。

 

他將造謠方董潔經紀人告上法庭,官司勝訴,對方賠償4000元。

而正處在巔峰期的潘粵明幾乎被封殺,事業停滯五年,損失了何止400萬。

 

有半年時間,他都足不出戶,整日在家暴飲暴食,胡子拉碴,身材走形,絲毫不見昔日“民國小生”的清秀俊朗。

 

一夜之間妻離子散,外面更是槍林彈雨的批評詛咒,他滿腹委屈無處可說。

 

對前妻最重的指責,不過是“好好的一個家,怎么能這樣呢?”

 

直到后來,董潔被拍到密會王大治,及大量婚內出軌照片流出,真相大白。

 

董潔終究不是冷清秋。

 

真相爆出后,她的玉女形象大打折扣,前夫潘粵明終于被人想起,這時他的咖位已離一線小生隔了十萬八千里。

 

狗血的八點檔肥皂劇劇情,潘粵明卻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沒讓劇情徹底流落俗套下去。

 

以往娛樂圈夫妻沾到此事,勢必雙方用盡公關伎倆,撕得一地雞毛,何況這對備受矚目的金童玉女。

 

本該有萬語千言來說明的潘粵明,出奇安靜,他可以借機賣慘、訴苦,進一步揭露婚內出軌的實情,但他沒有。

 

他保留了對昔日愛人最后的尊重,對外界緘默。

 

在離婚后,無戲可拍的幾年時間里,他都做了什么呢,從微博上足以一窺究竟。

 

寫寫毛筆字。

 

畫幾幅小畫。

 

沒有參與外界的紛紛擾擾,反而在大是大非后,在書畫中找到一方寄托。

 

2015年,陳思誠一通電話,將潘粵明從三年多的待業狀態里解脫出來。

 

“我現在手上有一個角色,是一個反派,有點變態、有點陰郁,你敢演嗎?”

“這有什么不敢演的?我不僅敢演,而且還能演好!”

 

潘粵明隨劇組在曼谷拍了兩個月,氣溫持續40度,他又招蚊子,每天開機都頂著一身包。

 

但這絲毫不影響演技發揮,最后的醫院戲份,陳思誠臨時提議“一鏡到底”,潘粵明從說話到跳樓,甚至落地出車禍一氣呵成。

 

最后陳思誠再次確信,選擇潘粵明是沒錯的。

 

作為《唐探》中的“變態老爸”,身形臃腫,滿臉陰郁,與當年白面小生的形象千差萬別,好多老觀眾甚至也沒認出潘粵明。

 

但他很滿意,“不同的藝術形式我都想嘗試?!?/p>

 

《唐人街探案》為潘粵明打開了一扇復出的窗口。

 

戲份不多,卻足夠抓人。

 

導演王偉拿著網劇《白夜追兇》是劇本找到了潘粵明,聽完大綱他就心動了。

 

當時很多人覺得拍網劇,太掉身價,他完全沒有這種偏見,藝術形式不同而已。

 

《白夜追兇》里,潘粵明分飾四角,既要演警察哥哥關宏峰,又要演反派弟弟關宏宇,后期又是假扮哥哥的關宏宇和假扮弟弟的關宏峰。

 

為了使觀眾在細節處區分角色轉換,他為關宏宇設計了一個轉脖子的動作。

 

這樣在兩人一模一樣的情況下,僅靠微表情和小幅度的動作,就能讓觀眾辨認出來。

關宏宇的復雜比關宏峰更難演,為了假扮哥哥,他忍痛用刀在臉上割了一模一樣的刀疤。

 

獻血順著臉頰直流,關宏宇閉著眼流淚了。

 

這段哭戲也是潘粵明即興加的,情之所至,心隨角色而共振。

 

導演王偉在監視器另一端驚得咋舌,“沒有練習,沒有預演,拍的時候他直接就哭了?!?/p>

 

那一行淚,讓關宏宇狠辣的背后,人性的無奈和屈辱都圓滿了。

 

最終,第一季《白夜追兇》豆瓣評分9.0,某視頻播放平臺總計播放過40億。

 

至今潘粵明微博上,日常有意猶未盡的《白夜追兇》粉絲催更第二季。

 

出道之初因作品而紅,封殺之后,又因作品而復出,潘粵明不需要硬拗人設,也能站得頂天立地。

 

《白夜追求》唯一不滿是當時太胖。

 

劇組工作人員吐槽,他每天拍戲都要專門帶一個小箱子到片場,打開清一色零食。

 

“他是真的愛吃?!?/strong>

 

組里聚餐時,開局半小時,潘粵明一句不吭,每個菜都要嘗一下,嘴里贊嘆一聲“好吃!”

 

參加活動的時候,別家藝人忙著拍美照,發發微博,漲漲人氣。

 

潘粵明目光緊盯面前的檸檬茶,看到被人拿走,眼神還緊追不舍。

 

就連有期參加《天天向上》,在試吃環節,埋頭專注食物的潘老師也脫口而出:“以后每期都來吃?!?/p>

 

愛吃、會吃,還人畜無害!

他錄節目時的標準坐姿,都是腰背直挺,膝蓋并齊,雙手乖乖放在前面,大寫的乖巧。

 

美食不可辜負,在畫畫面前,顯得不值一提。

 

姥姥是做菜好手,潘老師繼承了這一基因,但凡看過做法,過目不忘。

 

但他在家餓了,一般都吃泡面?!拔頤揮心歉齠?,有這時間畫個畫不行嗎?”

 

潘老師的一天幾乎都在畫畫,現在事業忙起來了,也不松懈。

 

飛機上趕行程時,畫兩筆;拍攝間隙,畫兩筆;背臺詞時,興致來了,再畫兩筆。

 

十個字就能總結完他的生活,“不是在拍戲,就是在畫畫?!?/strong>

 

但潘老師有自己的想法,“真正畫畫得放空自己,把自己擱在一個地方足足畫上幾天,有想法,有色彩,可來勁了。但我鋪不開,也沒時間。這都是拿硬筆瞎畫,屬于消遣?!?/p>

 

就連粉絲探班,他也不忘傳授繪畫精神。

 

“畫畫不見得一定要畫到什么程度?!?/strong>

 

在微博上也以畫會友,每天兢兢業業上來查收粉絲作品,逐個點贊。

 

這也的確影響了很多關注他的人,一步步接觸畫畫,不求高超,但為一樂。

他確實翻紅了,但這在他一貫云淡風輕的生活作派上,根本看不出大明星的氣勢。

 

小時候受過老北京胡同文化的浸潤,他對民俗小玩意兒格外上心。

 

隔段時間都會去潘家園琉璃廠,逛逛各類工藝品,依他的身價,隨便買買買,根本不是問題。

 

但他更喜歡仔細看,看看一塊玉的雕刻,一幅畫的紋理,能在原地站半天。

 

“沒什么好買的,看看就好了?!?/strong>

 

喜歡不一定要擁有,藝術本身足夠攝人心魂了。

 

如果他在北京拍戲,父母家中的水管壞了,也會打電話給他。他收工之后,買好替換的零件,親自去修。

 

一檔在明星不知情情況下,設置狀況偷拍明星反應的節目,在測試到潘粵明時,他在地下停車場,遇到一位車技不佳的司機,需要幫忙挪車。

 

潘老師二話不說,就去幫人挪車了。

 

別的明星酷愛在機場擺拍硬照,潘粵明從來都將自己裹得生怕別人認出來,毛絨睡褲,寬大棉襖,一身居家裝扮。

 

別說是明星,生活里這樣樂于助人的老好人現在也不多了。

 

《怒晴湘西》時,44歲的潘粵明需要吊威嚴完成各類打戲,在“墓穴”拍攝時,每天回家都一鼻子灰。

 

這部網劇又有大量夜戲,最殘酷的時候連續40天沒完整睡過覺。

 

在中國過美國時間,三餐都沒有規律?!?/strong>

 

他出任主演,還要負責片頭曲、主題曲的創作,同時工作室參與攝制,一個人就是一支團隊。

 

直到開播前一個月,導演臨時通知他演唱主題曲。當時潘老師已經開拍新戲,依然應承下來。

 

白天拍新戲,晚上熬大夜唱歌、配音,跨年夜外面熱鬧非凡,潘老師還在棚里忙得團團轉。

 

“拍戲,是你吃飯的家伙,就好好端著它;喜歡寫字畫畫,就好好地修行。其他得失成敗,看淡一些?!?/p>

 

潘粵明有自己的生活哲學。

 

前段時間,有人爆料潘粵明新戀情,評論區清一色祝福。

 

這樣的好人緣,在國內他這個年齡層的男演員里怕是獨一份。

 

“演員就是生旦凈末丑都得能來,不管好人壞人男人女人老人少年,這是老師教育的?!?/p>

 

但在生活里,只有一種角色,“必須做好人?!?/strong>

 

當年,離婚事件,他被眾人以臟水潑深,沒有與人性之惡纏斗。

 

他很愛孩子,愛到愿意原諒施害者。

 

至今,潘老師的微博上還保留著當年三口之家的幸福,他都沒有刪除。

 

“至少讓孩子知道,他是因為愛,所以才來到這個世界上的?!?/p>

 

留給孩子看的,盡管都每一回顧往事都是在傷口撒鹽。

 

孩子被判給母親,在雙方矛盾最深時,潘粵明探望孩子的權利也一并被剝奪。

 

然而每年兒子的生日,他仍舊沿襲習慣,準時準點為他送上祝福。

 

在潘粵明身上能看到這個時代鮮有的長情,他甚至還保留著第一次拍戲時20塊錢的片酬。

 

“一直收藏在家里,不舍得花?!?/p>

 

他向往細水長流的婚姻,渴望柴米油鹽的三口之家,上天卻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給他蒙上一場冤屈。

 

讓他飽受輿論譴責,人氣下滑,事業停滯,但他做了最紳士的舉動:不解釋,不纏斗,不報復。

 

既然憑借作品出道,復出也要用演技再度征服人心。

他不以張牙舞爪的強者姿態示人,卻在風雨后用最優雅的回擊,重回正軌,不舍本善。

資料來源:

1.時代人物:潘粵明 硬漢歸來 2017(05)

2.三聯生活周刊:潘粵明開機重啟 2017(50)

3.陳晶,張旭明:潘粵明:落在童年地上的棗

4.劉玉方:潘粵明 小人物的情結2017(01)

5.世紀人物:潘粵明:明暗之間,變與不變 2019(03)

-END-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s9FEhFSyINMiaTWd5TibhrDdJo9eY05icMicLbLbVI69pPe7ruzMDHNt7wKoaJz2eOgWGcLf9f9qicHRXPlwhqiahic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