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卷轴5找到阿祖拉:離奇合同,牽出母親和公公之間的驚天秘密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離奇合同,牽出母親和公公之間的驚天秘密

文:程不諾  圖:攝圖網

來源:她家小酒館兒

01

劉郁佳覺得自己可能被下蠱了。

從第一眼看見公司新來的陳致遠,她的心就不受控地狂跳。后來熟悉些,那個初出校門的毛頭小子,便徹底俘虜了她的視線。

他毛茸茸的圓寸發型,他害羞時揉鼻子的動作,他下嘴唇中間微微下凹的紋路……都令劉郁佳心馳神往。

陳致遠許是覺察到了她異樣的目光。幾個月后,一個初春的傍晚,他紅著臉發出邀約:“郁佳姐,可以一起吃飯嗎?”

那餐飯,他們吃得格外漫長,從飯店轉戰咖啡館,聊著聊著,時針分針一起越過最頂端的數字??傷嵌忌岵壞沒丶?,在馬路邊漫步許久,說了許多。

跟戀愛中的大多男女類似,兩人的每個共通點,都具有令人雀躍的魔力。仿佛,他們的心動昭示了上蒼的旨意,是命運造就了這段姻緣。

所以,他們知道了,兩人來自同一座內陸城市。劉郁佳住在城南的富庶之地,陳致遠家以前住在城東,后因拆遷搬去了開發區。他們曾坐吃同一家館子,逛過同一座書店,上過同一所學?!?/p>

多么幸運,擁有相似的曾經;又多么遺憾,沒有早一些相識。

藍幽幽的夜色中,一株株?;ㄊ髡婪旁諑返頻墓庠衛?。溫暖的四月風悄然經過,為他們的前路拂上一層嬌嫩的粉白。

戀愛來得猝不及防,生活像按下了快進鍵的明快樂曲,激昂,跳躍,活色生香。

轉眼即將度過農歷新年,陳致遠試探著問劉郁佳,能不能抽空去他家見父母。劉郁佳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其實,她也預備帶陳致遠回家見媽媽。她想讓媽媽知道,即使從小缺乏母愛,她照樣可以過得很好。

她再也不需要母親偶爾施舍的親情了!

02

熱戀中的女人,無論五官多么平淡,都蕩漾著甜蜜的光彩。

劉郁佳歡喜地在母親的試衣間流連了大半天,紅橙黃綠青藍紫,各色衣服換了個遍。她媽忍不住探頭問:“有什么大喜事???這么隆重!”

劉郁佳莞爾一笑:“見家長!”

“見什么家長?”劉媽媽一臉嚴肅,顯然在責怪女兒的先斬后奏。

劉郁佳佯裝看不見,滿不在乎地應承:“見我男朋友爸媽唄!怎么,你會關心?”

劉媽媽被噎得說不出話。她多年忙生意,疏于照料女兒,彼此并不親厚。在劉郁佳的心里,媽媽如同提款機,富裕、冰涼、遙不可及。

好在,她的童年始終有父親相伴。

劉郁佳從小是遠近聞名的乖寶寶,年年三好,次次考試名列前茅,但媽媽從沒出席過她的家長會。每一次和她共同分享喜悅與緊張的,都是父親。

然而,在她考上大學那一年,父親爬山不幸落入懸崖,尸骨無存。劉郁佳得知消息后,哭得差點昏過去。

從小沒有媽媽疼愛,之后又失去父親,她的世界恍若經歷了一場山崩海嘯。

大學畢業后,她遠走他鄉,改了名字,打算活出另一番人生。不料,她遇到陳致遠,又與闊別的小城生出羈絆。

當然,劉郁佳的心路歷程,母親是從不參與的。她的心目中只有訂單和客戶。

劉郁佳心想,如果父親活著該多好。得知她交了體貼的男朋友,爸爸一定很高興。

她最終挑了那條白色的裙子,下擺有一點蓬蓬的,穿上像小公主。是爸爸送她的十八歲禮物。她當時覺得老氣。爸爸卻說,將來和男朋友約會時穿,一定合適。

可惜,他看不到女兒一襲白裙、美若天使的模樣了。

03

盡管陳致遠反復強調,他父母都是非常溫和淳樸的人,但初次上門的劉郁佳還是管不住自己顫抖的小心臟。

站在樓下,她偷偷問男友:“你爸媽不喜歡我怎么辦?”

陳致遠好笑:“不可能。我喜歡的,他們一定也喜歡!”說著,他一手接過劉郁佳帶去的禮物,一手牽起她冰涼的小手,揣進自己衣兜。

見準兒媳進門,陳致遠的媽媽趕忙過來迎接。劉郁佳環視一周,幾乎立刻愛上了這個家。

房子一百二三十平,正適合一家人居住。屋內打掃得纖塵不染。沙發背后有一副精心裝裱的毛筆字,龍飛鳳舞地寫著“家和萬事興”。

見劉郁佳目光停留,陳致遠得意地炫耀:“我爸寫的。怎么樣,棒不棒?”

劉郁佳含笑點頭。她驀地懷念起自己的爸爸。

他也愛好書法,總趁媽媽不在時偷偷寫。有一次,爸爸揮墨正酣,媽媽突然返家,看到父女倆臉上手上都是墨汁,大發雷霆,逼迫父親保證,從此再不寫了。

爸爸沉默許久,最后還是點頭應下。劉郁佳清楚記得,父親眼里有晶瑩的光閃過。那匆匆的一瞬,讓她也跟著沾染了受辱般的委屈。

有時候,她甚至懷疑,父親不是意外身亡,而是有心了結自己被長久欺壓的人生。

劉郁佳發愣時,飯菜準備停當了。陳致遠帶她去衛生間洗手的功夫,餐桌上已擺出七菜一湯。劉郁佳驚喜非常,竟然都是她喜歡的,就差一道糖醋排骨了!

正思忖間,系著圍裙的陳爸爸從廚房出來,朗聲報菜名:“糖醋排骨來咯!”

劉郁佳循聲抬頭,登時愣怔如石像。

陳爸爸訝異地張開嘴,好半天才緩緩吐出兩個字:“菲菲?!”

劉菲菲,是劉郁佳的曾用名。

呼喚劉郁佳的,分明是她的爸爸!可是,他不是死了嗎?怎么會出現在陳致遠家?

04

劉郁佳匆忙逃離,連罩在裙子外面的大衣也忘了拿。春節前的北方城市寒氣懾人,她凍得直哆嗦,反復揉搓自己裸露在外的胳膊。

可比起內心洶涌的寒意,皮肉所經受的這點冷算什么。一波又一波惡心在她的胃里、喉頭輪番上涌。

如果那是陳致遠的爸爸,那么她和陳致遠……她不敢想。

明明已逃去了天涯海角,怎么會被戀愛沖昏頭,傻里傻氣地與這城里的人相愛,不管不顧地回來!

劉郁佳悔恨不已,滿臉的淚水冰冷如刀。

等等,她突然想起什么。大一那年秋天,她打了好幾次電話回家,要求跟爸爸通話,母親卻閃爍其詞,始終不肯轉接。

她發覺不對,再打電話時揚言要買機票回家。母親這才告訴她父親身亡的噩耗。母親還說,之所以瞞著,是怕她受不了。

劉郁佳使勁回憶。當時哀痛迎面撞來,她喪失了基本的思考和辨別能力。但毋庸置疑,母親的語調里夾裹著如假包換的哀愁。

劉郁佳猜測,一向以女強人自詡的母親,一定不知道父親另外有一頭家,還養了個僅僅比劉郁佳小四歲的大兒子。

當她發現這一切時,自尊與自信同時崩潰,但卻煞費苦心編造了那個墜山橫死的謊言,以安慰女兒。

劉郁佳越想越心碎。媽媽這些年所承受的,定然比女兒知道的多很多??傷永床喚?。兩人偶爾通電話,她只會說:“有空回家看看?!?/p>

然而,劉郁佳的心實在太狠。她已經三年沒回家了。

走到雙腿麻木時,家門依舊遙遙不可望,她禁不住蹲在路邊放聲大哭。

她說不清是為誰,只覺得體內堵滿了綿密的痛楚,似有千萬支細小卻鋒利的毛刺,一點點扎入骨肉,令她分崩離析。

05

不知何時,家里的車停在了劉郁佳的面前。母親迅速從后座取出寬大的羽絨衣,不由分說裹住凍得冰涼的女兒,并將她拖拽著塞進暖烘烘的車里。

“媽……”劉郁佳只說了一個字,淚水便如滂沱大雨,沖垮了接下來的話。

該給媽媽理解和撫慰?還是繼續詢問和了解?她沒想好。這么多年彼此疏離,讓她遺忘了親近母親應有的姿勢。

等她哭得累了,母親才悠悠開口:“事情不是你以為的那樣,我會慢慢講給你聽。雖然事到如今,我仍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可在當時,那是我唯一的辦法?!?/p>

劉郁佳豎起耳朵,仔細捕捉母親吐露的每一個字,但依舊茫然。她有一肚子的問題,亟待解答。

回到家,母親給兩人分別泡好紅茶,緩緩揭開謎底。

劉郁佳的外祖父是1978年后,先富起來的那波人??上底襯?,便因病去世,將生意交給了唯一的女兒,也就是劉郁佳的母親。

母親二十出頭便步入商界,以果決和聰慧,將家族生意不斷發揚光大。23歲時,她戀愛結婚,次年生下女兒。

在劉郁佳兩歲多時,母親的原配與她的秘書公私勾結,一邊不忠于婚姻,一邊不忠于企業,給母親造成雙重打擊。為重整旗鼓,她只能全情投入到工作中。

當時家里有得力保姆照料,不用為女兒的吃喝拉撒擔心。但她發現,小小的劉郁佳越來越怯懦,總會莫名啼哭。

專業人士指點說,沒有父親陪伴的孩子問題多多,如果不能及時有效地干預,還可能對性格形成長久的不利影響。

于是,母親打起了司機陳峰的主意。陳峰出了名的耐心寬厚。

彼時,陳峰新婚燕爾,租住在城東的舊居民樓里。劉郁佳的母親大手一揮,便為他買下了那處房子。

無人知曉,一個秘密合同悄然達成。

06

簡單來說,那是一份雇傭扮演合同。

在劉郁佳母親不在的日子里,陳峰負責扮演父親,陪伴劉郁佳,使她有機會享受父愛。除了房產之外,劉媽媽還提供非常豐厚的報酬。

起初陳峰不同意,怕這樣會耽誤他陪伴家人。母親又許諾,只要肯配合,她可以保證陳鋒未來的孩子上全市最好的學校。

陳峰夫妻都是外地人。他做司機,妻子做女工,收入微薄。別說買房了,供孩子在城里讀書也不容易。如此誘惑擺在面前,他抵御不了。

這份工他打得很好,劉郁佳被照顧得十分妥帖。人心都是肉長的,久而久之,他們相互生出父女般純粹的親情。

另一面,陳峰常年在外輸出父愛,回到家面對自己的親生兒子陳致遠,難免有所疏失。于是,在劉郁佳18歲那年,他決定終止合同。

將近十六年的陪伴,已經讓劉郁佳的母親感激不盡。她提出補償,陳峰謝絕了。后來老房子拆遷,賠了一筆款子,他又從積蓄中取出一些,在城郊開發區買了新房,舉家搬遷。

臨別前,他去往從沒逛過的名品商城,為劉郁佳買了那條天使一般的白裙。

然后,便是那個失足墜崖的謊言。

劉郁佳靜靜聽著,眼淚如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其實,那么漫長的時光里,怎么可能沒有破綻呢?

父親從來不與母親同寢而眠,他對待母親的態度,像下級多過像丈夫……

很多次,他正與劉郁佳在一起時,接到不知是什么人的電話,整個面目都軟和下來,輕聲細語,很是纏綿。想必,電話那端連接的,正是他真正的親人吧。

其實,疑點還有很多很多。但劉郁佳情愿相信他是真的,哪怕自欺欺人也好。有一位像爸爸的爸爸,總好過從來沒有爸爸。

盡管兩人各懷心事,但那些年,她從陳峰身上,都收獲了真確的父愛。

07

母親含淚說:“可能你們注定是一家人。兜兜轉轉,你竟與他的兒子相愛了?!?/p>

很巧嗎?似乎不盡然。劉郁佳回想與陳致遠相識的點滴。那份熟悉和親切,正是因為他像爸爸??! 

想到這里,劉郁佳連忙去浴室洗臉,然后腳步不停地沖向門邊。

大門拉開的一瞬,她愣了,又笑了。陳致遠正拿著她的大衣,一臉焦急與疼惜。他的背后,站著同樣心急如焚的陳峰。

冬日斜陽從他們身后照過來,勾勒出相似的璀璨金邊,毛茸茸的圓寸倔強又清爽。

劉郁佳忽然被幸福撞了滿面,禁不住熱淚盈眶。她的愛人和她的父親,都還在。

溫暖和溫暖重逢,善良和善良相對?;褂惺裁純刪瀾??

她決定,接受這份命運的安排。

END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nJHibZqH8XJIbibBzUBrrTorduCXBZwsr2Zbu6DaaaLggqXlyC0KovrHJh6Ad30EIbM17uvIJjTLNeRFFs0FG0d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