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拉的世界

《三皇五帝》第一章:開天

                                                                                          圖片選自網絡

話說在天地萬物沒有生成之前,宇宙不過是茫?;煦緄囊黃?。形成天地萬物的物質以極微小的粒子狀態,充斥著整個宇宙。這些粒子都以極高的速度運動著。在運動過程中,這些粒子中最活躍的粒子便將周圍的粒子吸附在自已身上,形成較大的粒子。而這些較大的粒子在運動過程中,又被其中最活躍的大粒子吸附在身上,形成更大的粒子.如此周而往復,粒子在不斷的吸附過程中,終于在宇宙中形成了一個極點。

這個極點仍在不停地吸附著周邊的粒子,這使它的體積不斷地膨脹。同時,這個極點內部的粒子也在不停地運動著。在運動過程中,極點內部的粒子漸漸分化成陰陽兩種不同性質的粒子,這兩種性質的粒子便在極點內部形成了兩種不同性質的氣流,即陰陽二氣。

陰陽二氣若即若離地在極點內運動著。它們因性質不同而各自獨立,因相互吸引而互為依存。它們在運動中都發現了對方的存在,相互深深吸引著。這樣運動到某個時刻,因陰陽二氣始終都能感應到對方的存在,于是他們便生成了能感受到對方的心。有了心的強烈感知之后,他們又渴望能看到對方,終于在某個時刻他們又生出了眼??吹蕉苑街?,他們又渴望能于對方交流傾訴,于是在某個時刻又生出了口。為了能聽到口的傾訴,他們又生出了耳。為了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他們又生出了鼻。這樣他們就能完全感應到對方了。他們在極點內相互追逐和嬉戲著,感覺到無窮的樂趣。在這種相互追逐嬉戲中,他們又生出了身軀、手臂和腿腳。

至此,世界上最早的一對男人和女人便出現了。他們是因相互感應到對方而生成的,這種感應后世的人便叫做愛,人類正是因愛而誕生的。

這最早的一對男人和女人自然而然地順應相互的感應——愛,彼此嬉戲或愛撫。人類就在相互的愛中變的完美起來。隨著時間的流逝,男人和女人漸漸熟悉起來。于是女人呼男人為盤古,男人則呼女人為女媧。

盤古和女媧在相互的追逐和嬉戲中,發現他們并不是置身在一個無窮的空間里,而是生活在一個有限的空間里。因為他們無論是向前或向后,向上或是向下,向左或是向右,最后都能碰到一層硬壁。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發現上下前后左右的硬壁是合在一起的,硬壁組成的是一個圓圓的殼。他們就生活在這個殼里。起初他們對這一狀況并不在意,只要二人能廝守在一起,在什么地方有什么要緊呢?

可是,盤古和女媧雖然由陰陽二氣演化成了人,但他們畢竟是先天元精的產物,他們仍在吸收著周圍的活躍粒子,他們的身軀仍在不斷地長大。漸漸地,他們感受到硬殼內的空間變得的越來越小,他們的活動越來越受到限制。最后,兩人的身軀長大到了塞滿整個硬殼,倆人只能面對面、胸貼胸地擠在一起,連翻轉一下身軀都做不到了。

女媧感受到自已的身軀還在吸附著活躍粒子,這就意味著自己的身軀還會長大。她急忙問盤古道:“古,我們怎么辦?這樣下去我們會憋死的!”盤古說道:“我們得設法出去,我試試這硬壁能不能砸開?!?說著,盤古舉起拳頭朝硬壁砸去,硬壁發出“咚咚”的回音。雖然沒有砸開,但盤古覺得硬壁并不太厚,于是他繼續揮拳朝硬壁砸去。同時叫道:“讓我們看看外邊是什么樣子!”

盤古連續砸了幾十拳之后,硬壁終于“咔”地一聲裂了一條縫。盤古興奮地大叫一聲,揮拳奮力朝裂縫處砸去。只聽“嘣”的一聲,硬壁上被砸開了一個洞。一股清新之氣迎面撲來,兩人頓感渾身一陣清爽。

盤古和女媧從洞口向外望去,外邊是一片白霧茫茫,他們存身的硬殼就被包裹在這片白霧之中。盤古朝著白霧吹了一口氣,頓時白霧便翻卷起來,同時伴隨著呼呼的風聲。女媧問:“外面就只有這白氣,別的什么也沒有嗎?”盤古道:“不管怎么樣,讓我們先從這硬殼里出去再說?!彼底?,他繼續揮拳朝硬壁上的裂紋砸了起來。隨著盤古的奮力打擊,硬壁上的裂紋越來越大。最后只聽咔嚓一聲,包裹著盤古和女媧的硬殼裂成了兩半,盤古和女媧從硬殼中一下站了起來。

“啊——”,盤古和女媧興奮地大叫起來。倆人一邊叫一邊手舞足蹈,慶賀他們擺脫了桎梏。隨著兩人的呼吸和跳躍,他們身邊的白氣更加巨裂地激蕩起來,他們的叫聲化成呼嘯,在白霧中久久回蕩。

盤古和女媧歡呼過后,回頭來仔細打量他倆曾經存身的那個硬殼。硬殼雖說已裂成碎片,但還可以看出那硬殼原來圓圓的,極象后來世界上出現的雞蛋。原來這個硬殼就是這一極點的極核,盤古和女媧就是在極核中生成的最早的男人和女人。

此刻,圍繞在這世間最早的男人和女人身邊的,除了白茫茫的霧氣之外,就什么也沒有了。這白茫茫的霧氣是吸附在極核周圍的活躍粒子演化而成的,他們腳下踩著的也是這樣的氣體,只不過腳下的氣體渾濁一點。原來極核內的氣體演化成陰陽二氣的同時,極核外的氣體也分離成了輕清之氣和滯重之氣兩部分。輕清之氣浮在上,滯重之氣沉在下,但是二者還粘連在一起,沒有完全分開。

只有在極核周圍,由于極核的碎裂和盤古女媧的鼓蕩,輕清之氣和滯重之氣已經分開了。形成一個如同扣著的碗似的空間。在空間的邊緣可以清晰地看到清輕之氣和滯重之氣粘連的界線。

盤古回頭看著自已的愛人。女媧一臉茫然地問盤古道:“古,我們就一直站在這空蕩蕩的地方嗎?這還有什么樂趣?”盤古道:“不,我們當然不會永遠呆在這里,我們一定要到白霧外邊去,去找一個可以讓我們快樂生活的地方!”

說著,盤古將雙臂往起一舉,將清輕之氣又托高了一些。只聽“吱”地一聲,清輕之氣和滯重之氣的粘連部分又被撕開了一截。清輕之氣被撕開的部分自然而然地向上浮起。盤古一瞧清輕之氣和滯重之氣可以分開,忙努力挺直身軀,好讓二氣分開的面積更大一些。當盤古完全站直身軀之后,清輕之氣和滯重之氣就再不能因他的支撐而被撕開了。

兩人同時愣了一下。女媧靈機一動,彎腰撿起一塊極核的碎片,跑上前去朝二氣結合的縫隙一劃。只聽“吱”地一聲,二氣應聲又分開了一截。女媧見自已的辦法很有效,繼繼揮動極核碎片朝二氣結合的縫隙劃去。只聽“吱、吱”連聲,女媧又劃開了一大片云氣。女媧興奮地叫道:“等我劃開這些云氣,我們就可以到外邊去了!”

可是,云氣結合在一起的面積太大了,女媧單是劃開盤古面前的云氣就用了好長的時間。而更令她失望的是在云氣分離的盡頭,依舊是茫茫一片,什么也沒有。女媧沮喪地回來,把這一消息告訴了盤古。盤古就讓女媧劃開自已右邊的云氣。為了不讓云氣再結合在一起,盤古則一直站在那里,支撐著兩股云氣。女媧用了和劃開盤古面前的云氣一樣長的時間,才劃開盤古右邊的云氣??紗乩吹南⒑頹氨叩囊謊?,外邊什么也沒有。接下來,女媧又劃開了盤古左邊和后邊的云氣,依然什么也沒有找到,但同樣花去了很長的時間。這段時間太漫長了,據說如果用后來人們計算時間的最大單位年來計算的話,女媧劃開所有云氣所用的時間足足有一萬八千年。

為了不讓云氣再合到一起,盤古就那樣支撐著二氣足足站了一萬八千年。他站的太久了,身體幾乎都僵硬了。當他放下雙手,發現云氣已無法合攏時,四肢都已經沒有了知覺。盤古晃了兩晃,便轟然倒在了下邊的滯重之氣上。

女媧急忙跑過來,想扶起盤古,可盤古已經不能動了。他依戀地看了一眼自已的愛人,便閉上了眼,連句話也沒有留下。

女媧撲在盤古身上使勁地搖啊,大聲地叫啊,盤古卻絲豪沒有反應。過了好久,女媧才明白盤古是不會醒過來了,他的生命已經結束了。女媧伏在盤古身上放聲痛哭起來,她哭啊哭啊,流下的淚水聚在滯重之氣上,流滿了盤古尸身的四周。

這樣又經過好長時間,用后人計算時間的最大單位年來計算,足足過了有一萬年,女媧已是身心疲憊。加之盤古死后,女媧得不到陽氣的感應,心靈遲鈍了,神志也模糊了,女媧不知不覺得昏睡了過去……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GyJQWBWCbzEVnfwcML6tMaUUTumCXJeF8DwQL5oULpUMJN9TkTYDpf2CiaHRp76JjoDc8COUOt8drS8Z0q5Ciag/0.jpe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