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拉的世界

【大東北詩刊?總第6期紙刊備選】||戚亞周:城市的房子

戚亞周詩五首

★ 尋狗啟事

             

一只善解人意的寵物狗

曾經和我步行鵝卵石道

在香煙和礦泉水的情節里晃蕩身子

載歌載舞

這只寵物狗

從不會為我豎起大拇指

尖叫著向我討賞

一年四季

它都用無限敬慕的眼神

注視我變幻無常的表情

并向我搖頭乞憐

 

如今它失蹤了

我常常用悲傷的歌謠

喚它回家

 

我不能忘記

它從出生就蹲在我身旁

陪伴春夏秋冬四季里

夜以繼日瘋狂喝茶飲酒的我

饑渴的時候

它總是擦亮黃黑的牙齒

在我窄小的洞穴里

用彩虹般的目光

打量我

 

如今它失蹤了

這張尋狗啟事該張貼在哪兒呢

 

它失蹤了

歸巢的鳥兒沒有帶回它的

任何消息

我圍著火爐一邊煮酒

一邊哭泣

 

它失蹤了

我怕它迷路

一遍遍張望門外

 

或許  它已穿草木而去

它這生和我相遇而來

如今失蹤成玉

親愛的鳥們

如果你們有幸見到它陰魂不散的軀體

請向它叩首

讓它的靈魂盡快在雪萊曾經仰臥的

那塊青石板上棲身

我將在路邊的尋狗啟事里咳嗽

在風中擰緊思念的發條

把觀看尋狗啟事那些人的流言蜚語

用堅硬的果核擊中

 

★ 紀念祟禎同志駕崩375周年

         

崇禎同志

昨夜  你又在草民的瞳孔里復活

向天國伸出了護佑的羽翼

 

把大明朝375年前的朝堂

用你北風中呼嘯顫抖的手

打開

可以聽見大明朝的雷聲雨聲

和一陣能把你吹得無影無蹤的風聲

 

此刻  你在想些什么呢

 

最終我看見你

氣喘吁吁走向煤山上一棵

滄桑干枯的歪脖子樹

你手持三尺白綾  臨危不亂

凝霜的眉

在風景之中

掛上枝頭

大霧漫天  你穿上草木賞賜的外套

把375年前的微塵

砸在了黑夜的封鎖里

 

你別無選擇   

你放不下的是

那杯在你手中哆嗦的毒鴆

是怎樣把死亡的請帖

三兩聲鳥鳴

靠近你引以為榮的太陽

 

你的嘴唇如沐晨露

明月施展了你旨意中的誘惑

在你把軀體掛上樹枝前

沒有誰曾為你披上一件

御寒的衣裳

 

崇禎同志

大明王朝沒有為你披上

金色的執衣

你的腳步有些踉蹌

你的身體最終掛在樹的東邊

月亮也掛在東邊

只有奈何橋畔的各種聲音

在你耳邊繁密地索債

 

崇禎同志

375年后

人們依然在瘋狂地跳舞

別忘了你曾來過人世

我會為你焚燒那些

以布道者身份

在你上吊的歪脖子樹下

言語泛濫的苦修之人

 

紀念駕崩了375周年的崇禎同志

我在流水中誦經

用清澈的大明王朝的水

清洗你肉身成塑

寂寞的靈魂

 

★ 一個農民工兄弟從六樓縱身一躍

         

一個被金子拋棄的農民工兄弟

從六樓縱身一躍

身軀在空中翻滾

閃著青色的寒光

 

他把淚水砸在了大地的心臟

被陽光遮閉

被高樓獰猙地甩出

被傷痛的鞭子驅趕進

陰陽的分界

 

他的靈魂  騰云又駕霧

隱于天空純粹的碧藍中

尋找歸宿

他的眼淚流淌進大地的膝蓋中

大地的蟲子們

為他敞開了一個幽亮的湖面

他可以在湖面上和鴛鴦戲水

用幸福的手掌

撫摸草木褶皺的臉

 

我想為他演奏一曲

大地的安魂曲

用鍍金的夕陽

覆蓋他死不暝目的雙眼

 

雷聲已遠  兄弟啊

你的眸子已掉進天堂的圍城

你潮濕的破襪子

磕碰著你潦倒的腳踝

 

你從六樓縱身一躍

把粗魯的言語和不為人知的姓名

從陽世一并刪除

圓的月不會為你哀鳴

你破碎的肉體將會被焚化

只有那些肆無忌憚的唾沫

在你的軀體上翻飛

 

兄弟啊  安息吧

我已無力展示

你跳樓的過程

對于你  我無法評說

我也是一只被季節囚禁的候鳥

在張開大口的瓶子里棲身

茍延殘喘地活著

 

★ 我多災多難的先人  都埋在向陽的山坡

 

我多災多難的先人

一生都握緊鋤頭  披星戴月

和夏蟲私語   

和糧食傾心交談  

虛構的好日子被霧霾收留

一路呵出的白氣

在他們憔悴的額頭纏繞

 

我多災多難的先人  死后

被貧瘠的黃土掩埋在

故鄉向陽的山坡上

他們把佛的表情

用鳥鳴簇擁在晴空萬里的天國

 

我多災多難的先人

睡在故鄉向陽的山坡上

一動不動   

流水與樹根在周圍的泥土里舞蹈歌唱

他們口中的滾滾紅塵

已化為蜂蝶

在人世翩翩起舞

 

曾經的饑荒已污染季節

與天地血肉融合的祖先

把對大地的聲明

已從曾經的老年斑里

傾瀉而下

山坡上的荊棘花

低聲說話的甲蟲

語無倫次的風聲

都和你們的靈魂一起

在山坡的美麗景色里搖晃

 

我多災多難的先人

我永遠不會和你們說再見

我已迎著粗獷的逆風

手持香火

奔向你們瘦小的墓冢

把新年的問候

用裊裊香火送往你們棲身的山坡

愿你們在山坡上

能得到天神的護佑

 

此時  我正屹立山坡

以下跪的姿勢

咽下祭奠你們時疼痛的眼淚

 

★ 城市的房子

          

城市的房子  長得很胖

我這個窮詩人

想為親愛的房子獻身

 

人民幣是逗號

房價是句號

房貸是破折號

首付是省略號

 

我用瘦小的身軀謝過天神

向城市的高價房致敬

 

曾經  我坐在城市的波西米西式餐桌旁

構思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

長滿胡茬的臉

時常掛滿陰晴圓缺

猥瑣的故事里  總是把佝僂的身軀

穿梭在買房大軍的人馬車隊

 

在城市  房子是迷宮

你要三更起早  四更勞作

一身塵土的姿態

把茍延殘喘的腳印延伸

 

我從農村來

把低賤的身子橫在城市的

紅色墻體上

一次次被欠扁的惡犬

反復狂吠

 

想買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

我就必須把饑餓干瘦的腿

閃進夜色

把臉上七情六欲的復雜表情

系在城市的腰間

在黑心工廠里

揮汗如雨

 

城市的房子啊

請給我一個容身的空間吧

我不是精神病院的病人

每到黃昏  我都會去城市的郊外

做短暫的停留

然后把一瓶憤怒的老酒

灌進翻騰的腸胃

吐出大口大口的煙圈

把眼淚砸在  城市的大地

把買房子這個奢侈的神話

拋向九霄云外

作者簡介

    戚亞周,男,70年代生,陜西咸陽人,實力派詩人,咸陽友誼大學中文系畢業,《大東北詩刊社》社長。詩作分別發表在《人民文學》《中國詩歌》《星星詩刊》《北方文學》《草葉詩人》《先鋒文學文摘》《北方詩歌》《中外文薈》《散文選刊》《大西北詩人》《陜西詩歌》等國家級省級刊物及詩歌網站平臺,發表各類文學作品一千多首(篇),作品分別被《百度》《搜狐網》《騰訊視頻》《百度文庫》《今日頭條》等官方網站轉載收藏,被山西電視臺著名主持磊明,遼寧營口電視臺閃亮等名家經典朗誦,有部分作品被收入《星星詩刊》2016《星·詩叢》《芙蓉國文匯》《陜西詩歌》《中國2017散文詩經典》等書。散文《我時?;孟搿坊襠攣魅嗣窆悴サ縑ā扒匾┍鼻ё稚⑽拇筧攀そ?。

    作者獨白:用人性原層的欲望,筑起美妙的良緣佳肴,心永遠處于獨特的歷程。

大東北詩刊社

管理團隊

社長:戚亞周        

副社長:戚小科  

詩評審:余新明  華意  段愛鋒  杜曉旺

              原來的我  碧蕊芳菲  蹉跎

主編:杜曉旺

副主編:春蕾  狂傲藐視今生

執行主編:李淺淺

群總管:踏雪尋梅

紙刊執行總編:時燁

編  輯:王志敏  踏雪尋梅   時燁  春蕾  

             陽春三月  水的溫度  蝶鳶   

主播:齊爽  晨然  雪里松  幸福  阿榮

 

投稿須知:

1.來稿須為原創首發,本人自選詩3~5首,嚴禁抄襲,文責自負

2.欄目設置:同題詩?詩人專輯?詩苑采風?古詩古韻?為你讀詩

3.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社長微信:15771789562

4.稿酬:10元以上的微信打賞一半歸作者,一半用于平臺維護;10元以下的用于平臺維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UZbc4OM1t49o4G9BBM5SEORJxskQlFfgKBbt5CzxQZ7gcwU7SzicPXCtVuwyZslicBrgOZaLqxWKbE98T0Y0VpA/0.jpe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