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卷轴5阿祖拉祭司:我想像著去了一座陌生的小城市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我想像著去了一座陌生的小城市

我一直有一種感覺,我會去到某座小城市。是一座陌生的,且不大的城市。

穿州過省,行走在陌生的小城市或是縣城,并不是覺得深圳大,而是陌生所帶來的感覺、向往。不熟悉的城市會有更奇妙的腳步去探索。

正如我曾說過,火車穿過黑森林,在黑夜里,窗外的世界。我很喜歡在火車上或汽車上,看著外面,掠過視線所及的地方。

尤其是,窗外的燈光令人好奇,也令人著迷?;鴣蕩┕爍呱醬蟠ê?,或疾馳,或勻速的經過城市的邊緣,馬路上的燈光,和行駛的汽車,成為想象的畫布。

生活在鐵路旁的人。是一家人的晚餐,是瑣碎生活的小日子。

一瞬間火車劃過陌生過客的思緒。

遠處城市中心的燈光,鐵路繞著圈,在不同城市間;在鄉村,山間云霧所在的地方。曾經經過江西或是安徽,遠處樓房,只有一戶人家開著燈,斑駁的燈光在房間散發著,夜是墨藍色的,并不漆黑。

掰手指一數,為數不多的遠行。在昆明、成都的街頭,走在屬于陌生城市的夜晚。

我是陌生人。陌生的透明在當地人的生活中。特別是傍晚時分,提著菜,在公交車上。味蕾就這么簡單,來源于鄉間農夫的菜園。

對于我這種不愛旅游的人來說,出現在外地的街頭是件稀罕事,也是難得的體驗。

我喜歡夜幕下的城市,華燈初上,它掩蓋了許多,適合低像素的社會。能有悠閑夜晚的人屬于少數,在城市公共空間的更是少數。除了廣場舞。

二十多年前,在火車站候車廣場。熬夜等待天亮,夏季的熱風,嘈雜的喧囂,壓抑的空氣。四處亂竄的氣味。

如今的火車快了,黑森林被車內的燈光所照亮,若是一個彎道,能從車尾看到火車頭的前照燈在變向。

看到黑森林的機會少了,但萬家燈火多了。

城市逐漸侵略到城市的外圍。炊煙裊裊是我的矯情,清晨農家院子外,那跑動的小孩,是撲面而來的生活。

當火車緩慢的經過村莊時,那種反客為主,過客的主觀解讀陌生生活的概念,開始縈繞著想象。但破敗的老舊村舍,亦或是經濟騰飛后,隨改革春風拔地而起的三層小樓,又讓鄉村成為無從解讀的老版模擬試題。不用去解答,因為所有的因和果都在城市里。

包括那跑動的小孩。炊煙裊裊不容許客觀,更懼怕柴火的燃盡,成為城市人所唾棄的霧霾。

狗吠打破漫無邊際的幻想。

穿行于城市,用腳步熟知城市。記得有段時間,在夏季的夜晚暴走,在老城區的街道上、小區里,那是開放式的小區。投放在夜晚的坐標,走一段路,沒有流連忘返,只有生活的煙火氣息,飄散出家常飯的猜想。

可能這就是沒有異鄉客的感覺,哪怕忙碌了一天,疲倦慵懶在身心上,甚至浸透了思維邏輯。但聞一下飯菜,家鄉的味道。移民城市不需要傳統文化,每一個外來者都是文化的締造者,城市的拼圖。

我們不要苛求他人的生活,畢竟飯菜的溫存能抵御外界的冷漠。

我又想起了昆明的雙層公交車上,那提著晚餐食材的婦人,領著孩子回家的家長。那是十多年前,昆明的夜晚與深圳有時差,但沒有加班的寫字樓完全融入到夜色里。

與層層群山,林立的樹木所不同。后者的燈火點綴其間,可惜不是文人墨客,沒有對影成三人。

火車沿著地平線,分割出了歸途與等待。一座高樓中,只有那間房亮著,獨盞并不孤獨。沒有孤單,或許等待歸家,也許是另一場旅行的燈光。

火車呼嘯而過,沿途的人們是如何度過,又如何看待?

未曾踏足的陌生小城,風景無需劃一,生活不要人為的規劃,不是博物館里的陳列。我們需要安靜,即便是當今空間距離的拉近,更需警惕那份陌生感的消失。

帶著陌生感,縹緲的目的,簡單的腳步,還有透明的角色,某個小城市?;乩?,忘記,又偶爾記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UyQX7KooeCgsHz9ibV0khLomuErCOMEvrV5DOsvJgbiarkwUbKvwa5BwakJmnibkjHJYXHIVVjQXmcribSxoDjyD5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