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拉的世界

合伙人和內生驅動

        重新更新公眾號,慢慢地有同事開始關注。有同事留言:我就每天搬個小板凳。我回了一個憨笑。我知道很多人在潛意識里都在懷疑,每天一篇,幾乎都是和工作、客戶相關的思考,能堅持下去嗎?我也懷疑,但我不會因為懷疑而停止思考。        來大都會壽險,每天都會有不同的人,不同范疇的問題,砸過來,應接不暇。也許有些人說過,就忘記了,但我記得,只是當時,我還沒有獲取足夠大的信息,和足夠多的證據來支持和佐證我的某一個觀點。我只能說:等一等,再給我一點時間。        所以,就公眾號更新這個問題,除非我停止思考,否則,根本不用擔心每天一篇的問題。這就是為什么我會選內生驅動做為題目的一部分的原因之一。不停的提問,來自外部的某一個朋友、同事、客戶,而我要通過大量的學習、思考、過濾、排序,最后呈現的或者是自己體驗的感悟,或者是思考后的邏輯,慢慢地形成系統性思維,完成自己的二次成長。這是我本身的內生驅動。當然,也可以說是習慣。        和合伙人聊天,我說我因為某種原因,不相信任何人,無論他是男人、女人、上級或下級。所以,我也不會要求他相信我。當我做事的時候,我會努力呈現事物本身內在的邏輯,也許剛好是這個原因,我反而被信任。我當時的原話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        大都會壽險有種工作形式:workshop。我的理解:游山玩水,喝茶聊天,順便談談工作。什么時候老板和合伙人請你喝咖啡的時候,基本上不是找你談工作,就是找你解決問題。當然,還有一種更為高尚的理解:共生。這個大家應該可以理解,你如果打算了解一個人內心的真實想法,那就盡量讓他放松下來,沒有戒備之心。如果,他突然因為某句話、某件事、某個人變得緊張,那問題就簡單了。借用老板的口頭禪:聚焦。幫他把這個問題解決掉,workshop就在很愉快的氣氛中結束。而且,接下來的工作不是結果就是持續的follow,然后,還是結果。       之所以講workshop,是因為合伙人請我喝咖啡。這是第二次,主動請我喝咖啡,第一次宇在。我要做記錄,是因為我見證了合伙人的成長。在之前的文章里,我稱呼他為同學;后來說,我加入大都會是被他騙來的。        我天性好奇,又沒什么防備。我特別好奇是什么改變了一個特別抗拒保險的人,如此堅定地選擇了保險行業。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給我如此的印象,無比堅定。雖然后來,我多次質疑他的堅定,堅定這件事,第一次可以說,但后續是要靠行動的。知行合一嘛。       他:你對保險怎么看?        我:挺好的呀,保險是人生的第一道防火墻啊。        他:你有買保險嗎?        我:有啊。我一年差不多要交30多萬保費。        他:那你買了什么保險?        我:醫療、健康、壽險。        他:保額有多少?        我:不算意外,五六百萬吧。        他:為什么買那么多?        我:買得早。工作忙,覺得會早死。如果早死,賠償金剛好夠孩子還完房貸,上完大學。       他:那你對我從事保險行業有什么建議?       我:挺好的。但需要堅持。       他:還有呢?       我:我特別好奇是什么改變了你。       后來,因為好奇,我就被騙來大都會了。上培訓班的時候,覺得,同學聊天,全是套路。出班之后,我和宇對我的同學,和我的老板各種折磨。然后,美其名曰:折磨使人成長。        第一次喝咖啡,就是因為同學每次開MID,如果只有我和宇在,都會被我倆控場。同學每次都稱呼我為合伙人,如果對別人表述,會在合伙人前面加上優秀的。我想他是把我做為合伙人的。但很明顯,剛剛入司,我還不太適應。我倒是覺得老板更像一個優秀的合伙人,因為他一直在代替同學照顧我和我的情緒。我覺得,大都會人壽最大的自由是你可以自由地表達你的觀點,有沒有人聽,取決于你的管理職夠不夠敏感。而我能看出來,我的同學急于像老板那么優秀,但我看不到他的努力。所以,我說我多次質疑他的堅定。在我的不斷質疑下,他第一次主動請我喝咖啡。        當他第二次主動請我喝咖啡時,我看到了他的改變。比如說:他會說,他有很優秀的X市場,但他覺得他的銷售技巧不如我好。哈哈哈哈,看上去我更像管理職,對嗎?但你知道,人在什么時候開始成長?就是向內覺知的時候。比如說我,我很簡單,很open,但我也很尖銳,我常常出于好奇給別人提供超出其能力范圍的挑戰,其實,我也做不到。而且,我很少對一件事堅持足夠長的時間,比如10年以上。如果一個人能認識自己的不足,并且開始改變,其成長,或達成目標,是早晚的事。        接下來的聊天就很有意思了,比如說:合伙人說,我覺得我的銷售技巧差。我會說:不,我不那么認為。你只是不肯開始。上次你說見的Xxx怎么樣了?他答……。她給了我5萬預算。FF拿到了,方案也做好了,下周一見面。我會說:這不是挺好嗎?;褂猩洗瘟斕幾閫萍齙娜?,有結果了?差不多一路下來我都在提問,誰也不能定義手里拿了4、5個5萬保費預算,準備方案的人銷售技能差。我說了,我誰都不相信。workshop最后的結果是我第一次承認我的同學是我的合伙人。當然,在沒看這篇文章之前,他還不知道這件事。然后,在第二天,我安排了八訪。MID的時候,我總結:堅持才有結果,開始才有可能。        主動成長,是合伙人的內生動力。合伙人是前某大型國有銀行支行行長,合伙人有困惑,大都會同事也有困惑。最有意思的是,我前職也是某大型國有銀行的人,銀行的人也有困惑。        合伙人和大都會的同事困惑,銀行的同仁用煎熬來形容他們現在的生存狀態,邀請來聽MCS也來,讓填表也填,但就是不參加培訓班,不簽合同。銀行人的困惑職業晉升通道狹窄而漫長,效益好的時候不能參予分配,效益差的時候卻要背鍋,收入急劇下降,時間和健康被雙重壓榨,想來,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行。        我始終想對銀行的前同事說一句,如果你想得到你要的東西:自由、時間或位置,那請你一定保持可以隨時離開的能力。我當時,放棄年薪辭職回家,因為我知道,我縱使不會活得更好,但我絕不會活的太差。時間會證明這一切。        銀行的人之所以煎熬和困惑,是因為外部經濟環境的因素、員工老齡化、場景智能化、融資多元化,導致了銀行經營環境變差,在企業生命周期表中已經進入衰退的周期。企業的內生驅動力是需要收入分配機制的二次革命曲線,員工可以充分參予企業成長的紅利分配,企業也可以用平臺吸引高價值創造的員工。這件事,很難。但張瑞敏做到了,海爾做到了。希望我的大建行也能做到。        至于人會不會來,不必糾結。如果銀行可以完成內生驅動的升級,銀行的核心員工不會來,如果完不成,來是早晚的事。當然,在銀行痛苦轉型的過程中,等得起的核心員工不會來,等不起的,或者是被邊緣化的會來。        所以,來或不來,只是時間問題。        銀行的人為什么要來,或者其他行業的人為什么要轉職大都會人壽。我現在只能給出一個理由:參予中國大陸保險行業爆發式增長的行業紅利和企業本身成長的紅利。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X7Uf6ByL4OF1hDucxvZxoQdBQOA67fep6d5TMiaiaOeAvZr6rrRcqkYUFvZfWeP5EpK18kCZib5adKF9pK4kA7zkA/0.png
我要收藏
個贊
被踩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