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拉康:“ 凡是讓你不舒服的關系,都是錯的 。 ”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 凡是讓你不舒服的關系,都是錯的 。 ”

 

 凡是讓你不舒服的關系,都是錯的 

 

-01-

三觀不同,不必強融 

 

高中時候,曾經有一個朋友,好得鉆一個被窩,吃一碗面,混穿彼此的衣服。 無論什么事,都會第一時間和對方分享,甚至同時喜歡一個男孩子,都彼此謙讓。 別人見到一個,就會問:怎么你自己,她呢? 原以為可以這樣好一輩子,沒想到,高中畢業后,便漸漸失去聯系。 去年閨蜜的女兒考上了某部委公務員,我陪她去商場買生活用品的時候,竟然遇到高中同學。 激動的寒暄擁抱之后,說起閨蜜女兒的事兒,她羨慕之余,脫口而出:“你們家背景很強大啊……” 我說了句“其實現在的公務員考試真的很透明很公正啊”,不料,卻引起了她的各種吐槽。 聽著她對生活的種種不滿與偏執的理解,我忽然不知道說什么。 腦子里閃過一句話: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在你面前,卻無法靠近你。 臨走加了微信,看她的朋友圈,基本是各種促銷活動求贊,偶爾給我發個砍價的鏈接。我默默幫她砍了幾回,沒說話。

 

難怪陳奕迅唱:“為何舊知己,到最后變不到老友,來年陌生的,是昨日最親的某某”。 不知道從哪一刻開始,彼此都覺得了累,也曾試著想挽回,卻更覺心力憔悴。

 

其實,如果一段感情維持地很累,那就不要繼續了。愛情是這樣,友情更是如此。因為好的關系,都應該是舒服的。

 

 

-2- 

費勁的關系,都是錯的 

 

學生時代讀魯迅,最喜歡的就是他和閏土的友誼。 兩個人是少年閏土跟隨父親給魯迅家幫傭時認識的。由于年紀相仿,很快玩到一起,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閏土健康活潑,教給魯迅捕鳥、抓獸、看西瓜,還告訴魯迅好多高墻大宅內見不到的新鮮事兒,讓魯迅羨慕不已,親熱地喊他“閏土哥”,兩人情同手足。 后來,幫傭結束,閏土父親要帶他回鄉下時,急的少年魯迅大哭,閏土也躲到廚房里不肯出來。 兩人再次相見,已經是中年。魯迅吃過飯正在喝茶,閏土忽然來了,魯迅激動的站起來說“閏土哥,你來了?” 閏土此時已經有六個孩子,而且接替父親,成為魯迅家的幫傭。他體態臃腫,一臉滄桑,望著魯迅,半天囁嚅著,本能地喊了一句:老爺…… 曾經兩小無猜的好朋友,真情還在,中間卻已經隔了一條河。這條河太寬,里面隔了歲月,盛滿了人生酸甜苦辣,再也無法逾越。 就像《半生緣》里曼貞對著昔日的戀人說的那樣,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往日真情猶在,只是生活環境大不相同,我可能再奮斗十八年,也無法輕松地坐下來與你喝杯咖啡,曾經兩小無猜的我們,終于活成了不同的階層。

 

 -3-

真正的情誼,無需討好 

 

凡高與高更是同時代的藝術家,而且有過一段“同居”歲月。 那時候,意氣風發、充滿自信的高更一直是凡高向往的對象。 向往到極致,35歲的凡高邀請40歲的高更來自己的小鎮上同住。 基于藝術家的相互欣賞,高更欣然答應。 凡高喜不自禁,為了迎接高更,他畫了《房間》,并按照畫中的情形布置房間,還畫了那幅著名的《向日葵》,掛到房間墻上…… 凡高對高更這個朋友,包含著熱情與期待,敬畏與嫉妒。復雜的情感,使得他們在一起的日子并不愉快。 除了藝術上的分歧,高更很快厭煩了凡高的過分的體貼與討好,覺得友誼不應該是這樣的;而凡高對高更的迷戀已經近乎瘋狂,那段日子,高更經常半夜醒來,被床邊凝視他的凡高驚出一身冷汗。 友情是平等的,情誼的天平一旦傾斜,就無法維系。 在凡高近似瘋狂的舉動中,高更落荒而逃。凡高發現高更離去后,絕望地割下自己的耳朵寄給高更。 想一想,如果自己有這樣的朋友,會不會也心驚肉跳地逃走? 有句話說得好,友情生于共鳴,毀于分歧。

 

 如果一段關系讓你覺得不舒服,那么大概率是要快刀斬亂麻的。 

 

-4-

 擁有一份真情,是一種幸運。

 

但是,感情也是有保質期的,很多時候,有些東西會在原本親密無間的兩個人之間,悄悄劃開一道口子,你的觀點我無法認同,我的三觀你覺得不爽,走著走著,彼此成了兩條路上的人。 其實,結束一段關系,有時候并非壞事,畢竟,人生大部分的遇見,都指向別離。

 

有結束,才有開始,失去一份真情,再去迎接下一份真情,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tx3NiasrlsM4iazPKjl5Yficp8gbp37trX9bBL7CzxsSLpCd8GOauDAtxWpSrRWwpbRQicrfAWQH4MzvbF9YIPeeG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