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非世界杯乐器呜呜祖拉:“還算有點救,知道不該宵想不該想的人”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還算有點救,知道不該宵想不該想的人”

第1章 上錯花轎嫁錯人

  永泰十年,太后懿旨。

  靖安候府大小姐鳳卿,溫良敦厚,秉性端淑,擇黃道吉日,入主中宮為后。

  二小姐鳳瑤,才貌雙全,品德賢良,賜婚當朝攝政王容翎為正妃。

  懿旨一下,滿京嘩然,靖安候府一后一妃,滿門榮耀,一時風頭無兩。

  八月十六,黃道吉日,宜婚嫁。

  靖安候府兩位小姐準時上了花轎,一抬往宮中,一抬往攝政王府。

  京城大街小巷,酒樓茶肆皆擠滿了人,人人爭相觀看這場盛世婚禮。

  ……..

  攝政王府婚房內,身著紅艷嫁衣頂著紅蓋頭的女子安靜的端坐在大紅的婚床上。

  婚房一側,兩位喜娘和兩個容貌秀美的丫鬟靜靜的立在一邊,一聲不吭。

  屋外隱有嘀咕聲傳進來:“靖安候府二小姐乃是我大晏朝第一才女,年年都是白鹿女學的頭名,陛下將她賜婚于我們殿下,真正是再般配不過的一對了?!?/p>

  “嗯嗯,也只有二小姐這樣出色的人,才配得上我們殿下這樣的人中龍鳳,要知道我們殿下可是大晏第一美男子?!?/p>

  紅蓋頭下的鳳卿,好一陣茫然,她本是21世紀醫術精湛的天才醫生,因為不肯替一個大貪官做手術,所以被大貪官派來的手下給捅死了。

  可現在又是怎么回事?鳳卿正想著,腦子嗡的一聲響,無數記憶從她的腦海中滑過。

  只是她來不及深想,聽到身側有恭敬的聲音響起來:“奴婢見過王爺,請王爺用喜秤挑起喜帕,從此后稱心如意,恩愛白頭?!?/p>

  “嗯,”一道清冽低沉的聲音響起,這聲音雖冷,卻極其的好聽,仿若玉珠落盤。

  隨之一只骨節分明的修長大手,伸向了喜娘手中的托盤,托盤上擺放著一柄纏著紅綢的喜秤,喜秤伸到鳳卿面前,很快挑開了她頭上的紅蓋頭。

  蓋頭一掀,鳳卿覺得整個人清爽了很多,她一抬頭,看呆了眼。

  饒是以前看了不少俊男美女,還是被眼面前的男人給驚艷到了。

  精致立體的五官上,狹飛入鬢角的黑眉,一雙深邃幽暗的鳳眸中,好似隱藏著最耀眼的黑曜石,讓人看一眼便被深深的吸附住了。

  此時的他身著一襲黑色繡金描紋邊長袍,長袍襯得他面容越發的精致華美,仿若墨玉一般完美無暇。

  舉手投足間更是威儀天成,仿若君王駕臨一般,讓人不敢輕易的靠近。

  只是此時的他薄唇緊抿,鳳眸之中折射出凌厲的戾氣,直直的射向她。

  鳳卿下意識的回避他的視線,耳釁忽地響起數道驚慌失措的叫聲:“啊,蜘蛛?!?/p>

  “鬼啊?!?/p>

  “妖怪?!?/p>

  洞房內,幾個穿著古裝的女人正一臉驚恐的望著她,似乎她是什么嚇人的鬼怪似的。

  鳳卿正奇怪,忽覺脖勁一緊,先前挑下她紅蓋頭的絕美男人,已迅疾的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冷冷喝道:“是不是你在花轎上動了手腳?憑你也配嫁給本王,癡心枉想?!?/p>

  他話落,眼中冷意愈發幽暗,深不可測,同時手下力道陡加。

  鳳卿被掐得呼吸急促起來,顧不得多想,身形忽地一動,一腳狠狠的踹向了對面的男人,同時沒好氣的冷聲道:“以為我稀罕嫁給你啊?!?/p>

  男人微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鳳卿會忽然出手,再加上鳳卿踹的乃是他腿上的穴道部位,所以他一著不慎,竟然被踹了開去。

  鳳卿一得到自由,身子迅速的后退,對面的男人已經站穩,絕美的五官上,瞬間攏上狂風暴雨,一雙狹長的鳳眸布滿了嗜血的戾寒之氣。

  這一刻的他仿若地獄的修羅一般令人望之遍體生寒。

  “你竟然膽敢踹本王,找死?!?/p>

  他話落,閃身上前欲擒拿鳳卿,鳳卿趕緊的后退,同時頭疼不已,不過這時候,她腦海中多了不少的東西。

  她也終于知道眼面前是什么樣的局面了。

  她穿越了,魂穿到了古代,成了大晏朝靖安候府的大小姐鳳卿,而眼面前的這個人,乃是大晏手握重兵,權傾天下的攝政王殿下容翎。

  三個月前,太后懿旨,把靖安候府二小姐鳳瑤指婚給了攝政王容翎為正妃。

  靖安候府二小姐鳳瑤,乃是大晏第一才女,鳳卿則是第一丑女。

  不但人丑,還一無是處,最重要人人說她受了咀咒,因為她的半邊臉上竟然長了一個灰色的蜘蛛,蜘蛛活靈活現,就好像真正的蜘蛛趴在人臉上似的。

  這樣的她,怎么和才貌雙全的鳳瑤相比呢,可偏偏今日大婚,她和鳳二小姐上錯了花轎,本該入宮為后的她,竟然入了攝政王府。

  難怪攝政王殿下看到她如此震怒!

  鳳卿眼見著容翎再次閃身過來拿她,飛快的舉手阻止容翎近前:“王爺,稍安勿燥,眼下最要緊的是把我送回宮中,把真正的攝政王妃換回來?!?/p>

  鳳卿的話,很好的阻住了容翎的腳步,他眼神冷森的望了她一眼,然后大步往門外走去。

  “南楓,立刻備一輛馬車過來,從側門出,記住不要驚動任何人?!?/p>

  有手下應了一聲,很快備好了馬車過來。

  容翎回身走進婚房,冷驁的命令鳳卿:“走,跟我前往宮中走一趟?!?/p>

  這一回鳳卿沒有再拒絕,跟著他的身后,迅速的上馬車,馬車悄無聲息的一路從攝政王府的側門而出。

  馬車內,鳳卿縮在一角,盡量遠離軟榻之上的男子。

  雖然男人美得像一幅畫,但明顯是招惹不得的,所以她還是離得他遠一點。

  可即便她如此想,男人依舊臉色不善的睨著她:“呵呵,還從來沒有人敢踹本王,這筆帳本王記下了?!?/p>

第2章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攝政王殿下清冽幽冷的話,使得鳳卿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先前她之所以敢踹容翎一腳,也是出于本能,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若是現在,她大概會想別的辦法。

  鳳卿想著不去看軟榻上的容翎,反正踹已經踹過了,再后悔也沒有用,她該想的是接下來的局面。

  鳳家二小姐鳳瑤,本來該是容翎的王妃,而她該是新帝的皇后。

  雖然她名聲不好,但她卻是先帝為新帝定下的皇后人選。

  只是新帝容澈怎么可能會娶她這樣一個被咀咒過的女人為妻呢,所以一拖再拖,最后定下了一條計策,換親,先讓太后下了一道懿旨給攝政王殿下,把靖安候府二小姐賜婚給攝政王容翎為妻,然后在成婚這一日,換了親事。

  本該是新帝皇后的靖安候府大小姐,被換上了攝政王府的花轎,可就算是這樣,新帝和靖安候府的人還不打算放過她,強行的灌了一杯毒酒給她。

  鳳卿想到這些,胸中忽地涌動起鋪天蓋的地恨意,她知道這是前身留下來的恨意,就算是她,也覺得憤恨難消。

  所以她抬手按住胸口,下意識的在心中低喃,你放心,我定然替你報了這血海深仇。

  她這意念一動,胸中恨意果然消淡了很多。

  馬車一側,攝政王容翎斜歪在軟榻之上,單腿支起,一只手放在膝蓋之上,明明是很隨意的姿態,可偏偏如一幅畫般令人驚艷。

  鳳卿不敢多看,只在心里暗罵一聲妖孽。

  只是她不敢看容翎,容翎則不時的掃過她的面頰,眼神之中滿是譏嘲之意,好似她是什么別有用心的女人似的。

  鳳卿雖然沒有看他,卻知道他在看她,最后忍不住掉頭望向他。

  一眼看清,眼面前的這個男人很討厭她,他幽深的黑瞳中毫不掩飾的嫌棄,唇角更是勾著涼薄的笑意,這笑竟若二月冰刀一般的寒澈骨。

  鳳卿看著他的神色,忍下住開口辯解道:“王爺,今日之事并非我所為,希望王爺不要怪罪到我的頭上?!?/p>

  容翎眸色陡沉,冷冽的出聲:“你最好祈禱自己說的是真的,若是讓本王知道今日之事是你所為,本王定不輕饒你?!?/p>

  鳳卿心神一凜,知道這個男人難纏,所以今日最好是把鳳瑤那個女人換回攝政王府。

  只是這事有可能嗎?新帝容澈好不容易才想出了這么一招偷龍轉鳳的招數,他會同意把鳳家二小姐換回攝政王府嗎?

  如果他不同意,她該怎么做?

  鳳卿只覺得自己此時陷入了困境,前面是狼,后面是虎,不管前進還是后退,于她來說,都是困局。

  攝政王府的馬車一路駛往宮中,眼看馬上就要到帝后大婚的玉鸞宮。

  馬車一側的容翎忽地朝著外面的手下命令道:“南楓,弄套宮女裝來?!?/p>

  “是,殿下?!?/p>

  名為南楓的手下閃身便走,不大的功夫弄來一套宮女裝遞進了馬車。

  容翎冷眸示意鳳卿接過去換上,鳳卿只得伸手接過來,不過并沒有立刻換上,再怎么說她也是個女子,當著男人的面換衣服算怎么回事?

  “王爺能不能回避一下,容我換下衣服?!?/p>

  軟榻之上,容翎幽幽笑了,其笑冷魅至極,一雙幽寒的鳳眸上下睨了鳳卿一眼道:“你就是脫光了,本王也看不上,立刻給我換上?!?/p>

  他話落,倒底是微微瞼目,不再看鳳卿。

  鳳卿眸色微涼的掃了軟榻上的男人一眼,不再多說什么,動手換起衣服。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現在可沒有她說話的權力,她只能聽命行事。

  容翎,你最好祈禱不要有一日落到我手里,若是落到我手里,我不會就這么算了的。

  鳳卿一邊想一邊卸下滿頭珠翠,脫下身上紅艷的嫁衣,換上了宮女服,宮女服略大一些,好在她穿上身沒有大問題。

  “王爺,換好了?!?/p>

  鳳卿話落,馬車停了下來,玉鸞宮到了。

  容翎掉頭望了她的臉一眼,沉聲命令道:“用帕子把臉蒙上?!?/p>

  鳳卿的半邊臉上趴著一只蜘蛛,這樣的標志太醒目了,只要她一下車,就會被宮中宮女和太監發現,若是被人發現,哪怕最后兩個人換了過來,皇家也會成為笑話。

  所以容翎才會命令鳳卿把臉蒙起來,鳳卿已懶得再多說什么,攝政王殿下如何說,她就如何做。

  她俐落的從袖中抽出一方帕子,蒙住自己的半邊臉。

  馬車一側的容翎望著她,慢慢的蹙起了眉,深幽的瞳眸中滿是若有所思,這個女人和傳聞中的靖安候府大小姐似乎不太一樣。

  傳聞靖安候府大小姐,膽小卑怯,一無是處,言行舉止更是十分的小家氣。

  可自從他揭開這女人的蓋頭,這女人一言一行都十分的大膽,若膽子不大,敢踹他這個王爺嗎?

  想到這女人竟然踹了他一腳,容翎絕美的面容冷了兩分,馬車里一股冷凝的寒氣浮起。

  鳳卿瞄了他一眼,內斂的開口:“王爺,還是辦正事要緊,再耽擱下去……”

  人家都要洞房花燭了,洞過房了,王爺還要嗎?

  鳳卿話未完,容翎身形一動,閃身出了馬車,后面鳳卿緊隨其后的下了馬車,一行人直奔玉鸞宮而去。

  玉鸞宮總管太監鄭安一看到容翎,心里咯噔一聲響,這位主臉色好難看,這是發生什么事了嗎?今天可是他的大婚啊,不會是出什么事吧。

  鄭安心里想著,人已恭恭敬敬的迎了過來:“王爺,您怎么來了?”

  容翎抬手拂開鄭安的身子,直奔大殿而去,同時沉聲開口:“陛下呢?!?/p>

  鄭安趕緊的跟上前:“陛下正在寢宮陪皇后娘娘呢?!?/p>

  “立刻讓陛下出來,我有要事見陛下?!?/p>

  鄭安雖然不大樂意,卻也不敢不聽這位主的話,這位可是大晏的攝政王,雖然不是皇帝,可朝中的要事全都握在這位的手里。

  皇上雖然是皇帝,可眼下還沒有攝政呢,所以他們誰敢得罪他啊。

第3章 一石三鳥之計

  鄭安想著恭敬的應聲道:“王爺請稍等,奴才立刻去稟報陛下?!?/p>

  鄭安說完,吩咐人去給攝政王殿下上茶,自個則帶了兩個太監,直奔玉鸞宮的寢宮而去。

  玉鸞宮寢宮里,新帝正摟著皇后娘娘,哄她別擔心攝政王府那邊的情況,不會有大事的。

  “你別擔心了,不會有事的,鳳卿被下了毒,那毒不會當場發作,等到她進了洞房,哪怕我王叔發現她不是你,也沒辦法了,人都死了,他至多報個暴斃而亡?!?/p>

  “到時候我們就把所有的責任推到鳳卿的頭上,就說她愛慕王爺,所以大婚之日偷梁換柱的換了你?!?/p>

  容澈話落,一側的鳳瑤,滿目傾慕的望著容澈道:“陛下真是太聰明了,一出手便是一石三鳥之計?!?/p>

  既換了自己的丑后,又除掉了那個丑女人,把所有的錯推到那女人頭上,還可以把鳳卿的死栽臟到攝政王殿下的頭上。

  雖然不能明目張膽的把鳳卿的死算到容翎的頭上,可謠言卻是可以傳傳的,謠言傳多了就是真的了。

  雖然沒辦法拿這件事扳倒攝政王,卻可以讓他落得一個暴戾兇殘之名,何樂而不為。

  寢宮里,兩人相視一笑,眉眼間不自覺的染上了情意,容澈俯身想吻住鳳瑤。

  不想寢宮外面忽地響起太監的稟報聲:“陛下,攝政王殿下求見?!?/p>

  容澈臉色一變,瞳眸一閃而過的慌亂,不過很快恢復如常了。

  “看來鳳卿毒發而亡了,朕出去看看王叔如何說?瑤兒你先在這里坐一會兒,朕很快就回來陪你?!?/p>

  “陛下去吧,我等你,”鳳瑤嬌羞的輕笑,目送著容澈離開。

  玉鸞宮大殿上,容翎眉含戾氣的輕倚在座椅上,雖然沒說話,有眼的人都看得出來,攝政王殿下眼下很不高興,相當的不高興。

  這位可是大晏攝政王,不但位高權重,權傾朝野,還心狠手辣,朝堂上曾有一位朝臣不滿他的專權,讓他還政于陛下,直接被攝政王一掌拍成了重傷,到現在還在家里養著呢。

  不要說朝臣了,就是太后和陛下也都不敢招惹他,何況是別人。

  玉鸞宮大殿上,宮女和太監個個噤若寒蟬,連一點的聲響都不敢發出來,就怕招惹到這主,丟了一條小命。

  容翎眸光冷寒的隨意掃著殿內的一切,心內分外的厭煩,本來他就無意娶正妃,偏太后下旨賜婚,他也不想讓太后和皇帝為難,沒想到最后事情竟然變成這樣。

  容翎想著,眼神落到了身后一直站立不動的女人身上,女人雖然身形單薄纖瘦,但身姿筆直,眼神從容,仿佛并不為眼前之事影響。

  容翎想到這女人先前竟然踹了他一腳,嘴角的笑意勾了出來,只不過這笑陰冷至極。

  鳳卿雖然知道容翎在看他,卻一聲沒吭,直到太監的稟報聲響起來。

  “陛下駕到?!?/p>

  殿內,容翎矜貴優雅的一撩袍袖,徐徐起身,朝著那明黃的身影施禮道:“臣見過陛下?!?/p>

第4章 大小姐愛慕你

  容澈三步兩步走到了容翎面前,親自伸手扶起了容翎。

  “王叔,快起來?!?/p>

  其聲分外溫和,一張俊秀的面容上滿是和風細雨,舉手投足間更是敬重至極,就好像眼面前的男人是他最敬重愛戴的親人。

  容翎神色如常,只是進退之間依舊牢記著君臣之禮:“臣謝陛下愛護?!?/p>

  話落起身退開。

  待到兩人站好,容澈溫和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安和惶恐,就好像犯了錯的小孩子似的,輕輕的低語道:“王叔恐怕知道了吧,靖安候府的大小姐和二小姐上錯了花轎,本該是朕皇后的大小姐,竟然上了攝政王府的花轎?!?/p>

  “先前朕問了鳳二小姐,聽她說,大婚前她和大小姐一起說了會兒話,后來眼看著吉時到了,兩個新嫁娘便蓋上了蓋頭,被各自的丫鬟攙扶著上了花轎,可沒想到竟然出了錯?!?/p>

  “不過我仔細的問了鳳二小姐,聽她說,她姐姐靖安候府的大小姐,一直很喜歡王叔,纏了她好幾回,想嫁給王叔,我看今日之事,只怕有大小姐的手筆?!?/p>

  容澈話落,容翎眉色陡的森冷,鳳眸寒光四濺,他緩緩的掉頭,眸色凌厲的直逼向身后的鳳卿。

  “你愛慕本王?!?/p>

  鳳卿心神一凜,緩緩的半福身稟道:“我并無愛慕殿下之心?!?/p>

  容翎聽了鳳卿的話,本認為此話正常,可細想想卻又覺得這話也不是什么好話,臉色依舊不好的開口:“本王不值得你愛慕?”

  鳳卿臉色有些不好了,男人真是自私虛榮至極,愛了嫌她別有用心,不愛了,又覺得丟面子。

  “殿下,眼下正事要緊?!?/p>

  鳳卿話落,容翎掉頭望向身后的容澈。

  此時容澈的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盯著蒙著臉的鳳卿,不過眼見著容翎回頭,他心咯噔一沉,努力的壓抑下心頭的焦燥,努力保持鎮定。

  不,說話的人絕對不是那本該死了的鳳卿,鳳卿中了朱雀丹,絕無生還的可能。

  這說不定是王叔在試探他,想看看他是不是摻與了這件事,所以他不能自亂了陣腳。

  容澈意念落,心定,臉色已恢復如常,他望著容翎道:“這位是?”

  容翎不緊不慢的說道:“陛下口中愛慕臣的靖安候府大小姐?!?/p>

  這一回饒是容澈再冷靜,也不禁失了顏色:“怎么,怎么會?”

  容翎抬眸,鳳瞳深暗,隱含詭譎之光,忽爾,他唇角一勾,似笑非笑的命令身后的鳳卿道。

  “摘掉臉上的面紗,讓陛下看看你是何人?”

  鳳卿抬手摘掉了臉上的面紗,露出面紗之下的真容,不是鳳家大小姐,又是何人,那活靈活現的蜘蛛,是別人想冒充也冒充不了的。

  “你,你?”

  容澈心下驚懼至極,這是怎么回事?明明灌了朱雀丹毒,怎么一點事沒有。

  鳳卿已徐徐上前,恭身道:“臣女鳳卿見過陛下?!?/p>

  容澈望著鳳卿臉上的灰色蜘蛛,生生的被嚇得倒退了兩步方站定。

  “你,起來吧?!?/p>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xhtVrvqicLh4VRTtpf0uuags2S1ZSveiaGVJia02TTMUsXLjFf1xenhRB9Fy2WlwIhH0QqOakyfXNu0BMKBUbsxo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