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下3呜呜祖拉:【讀者投稿】(素風同人)風鈴采緣,還需真相傾訴(章十四)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讀者投稿】(素風同人)風鈴采緣,還需真相傾訴(章十四)

十四:最是人間道無常萬俟焉看到風采鈴來到火龍舌,得知了是要為初龍再一次施針,兩天后的子時再用鐘鼓琴三響才能徹底醫治好初龍,當即趕緊客氣地把人給請了進去?! 〉誑吹僥俏桓諾氖檣慘ナ?,萬俟焉本想要趕走的,卻聽風采鈴說,她需要有人用內力相助,于是萬俟焉便讓那人也跟著進去了?! ∫混南愕氖奔浜?,風采鈴便收起了銀針,她將夢先生支開后,與萬俟焉交談:

“萬俟焉,我想問一問,關于龍骨圣刀的來歷,除了你我二人,你可有對外人說過?”

“這個??!在我拿回龍骨圣刀之前,倒是有個叫崎路人的家伙來找我打聽過,說是作為交換會告訴我龍骨圣刀的下落,可等我告訴了他之后他居然反悔了,然后我就給了他一掌讓他忘了這件事。

  怎么?難道說他恢復記憶想了起來找你麻煩了嗎?您別擔心,我這就找他算賬去,順便為你出氣!”  萬俟焉說完,義憤填膺地擼起衣袖,真個要沖出去找崎路人干架?! 》綺閃宸雋朔齠?,喊住了萬俟焉:“站??!  萬俟焉,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向你詢問這件事并不是討要說法,而是想要你給我面子不與他追究欺騙之事,權當你與他沒這回事?! ≈劣諼液退瀉蚊?,你也勿須顧慮,我自有辦法周旋!”“這樣??!要我配合你不是不可以啦!只是你不會武功如何能行?真不要我出手嗎?”  萬俟焉聽話地轉過身來,答應了風采鈴的要求,可既不放心,又不敢大聲說話,因此只得小心翼翼地看著風采鈴?!霸趺??你是不相信我呢?還是不相信風巫世家?”  風采鈴聞言,只不過是冷冷地一瞥,就讓萬俟焉如墜深淵,險些掉入其無間幻境中,于是只得連連致歉?! 》綺閃迨棧匱凵裰?,正好聽到一聲輕微呻/吟,卻是初龍虛弱的睜開眼來,望著風采鈴發出一道不知名的聲音?! 》綺閃寮?,眼底漾開一抹笑意,口中也發出與初龍一樣的聲音與之對話,可苦了一旁的萬俟焉,什么都聽不懂,露出一副好奇的神色巴巴地望著一人一龍對話?! ≈鋇鵲椒綺閃逵氤趿惶竿甌?,萬俟焉又見她拿出一片葉子來將初龍放在上面,又將葉子輕輕放在石臺上?! ⊥蛸寡裳奐獾胤⑾?,初龍躺在那片葉子上后,就被籠罩在小小的結界內,而那小小的結界正是來自于那片葉子?! 〖蛸寡梢苫蟮乜醋懦趿?,風采鈴解釋說道:“萬俟焉,現在你可以放心了!  這片葉子非同尋常,乃是初龍母親棲息過的樹葉,內中存留著母體靈氣,可以不致初龍昏睡,只要別讓初龍離開這片葉子,三天后的子時再以三樂器為他救治后,便可恢復!”  見風采鈴要走,萬俟焉激動地不住點頭道謝,表示記住了?! 》綺閃寮蛸寡梢恍鈉嗽誄趿砩?,只無奈地笑著搖頭,喚來守在火龍舌洞門口的夢先生,兩人便一起離開了。   太黃君帶著秦假仙和蔭尸人來到九層蓮峰,恰逢半尺劍在運功,然而秦假仙注意到了半尺劍頭上隱秘的汗珠?! √憑桓頁鏨蛉?,只安靜待著,并示意秦假仙倆人不要說話?! ∶歡嗑帽慵氤囈J展φ隹劾?,只是那眼中有一絲寒意一掃而過?!疤憑?,你來我九層蓮峰,可是遇到了什么難題?還有,你身邊這二位又是何人?”  聽到半尺劍發問,太黃君趕忙向恩公交待了秦假仙二人的身份,并說了帶他們二人來九層蓮峰的目的?!霸詞敲稅襠系奶煜碌諞槐?!秦假仙我且問你,一頁書可是當真與你這么說的?  云渡山有規矩,九層蓮峰也有規矩,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  半尺劍自是知曉秦假仙是怎樣一個人,因此沒有全然相信秦假仙所說的話?! ∏丶儐曬孀邢趕肓訟?,認真道:“沒想到前輩身為先天高人,居然也知道我老秦!不管你信不信,一頁書確實有說過你和他是多年好友,也確實是他讓我來找你的!至于你是否愿意幫我,隨便你好了!”  秦假仙說完這話內心卻在腹誹:要不是因為不能給風巫世家添麻煩,我秦某人早就去找小姐了!  半尺劍聞言皺了皺眉,隨即一個巴掌隔空飛過來打在了秦假仙的臉上?! ∏丶儐殺簧鵲狗沙鋈?,蔭尸人心里怕的直打鼓,連忙高喊著“大哥”追了出去?! ∪歡?,秦假仙身上忽有霞光熠熠,半尺劍和太黃君看去,各自認出了那分明是來自于風巫世家的護體霞光?! √憑諦牟喚讀?,心里有些擔憂,抬頭看向半尺劍道:“恩公,那秦假仙雖說對您出言不遜,可他畢竟是我帶來的,還請恩公手下留情!”“他身上的霞光你也看到了,他死不了,何況我那一掌并非是要取他性命,既是助他恢復本來模樣,同時也是借他之口告知一頁書實情,讓一頁書過來找我,正好我有事要問他一頁書!”  半尺劍輕撫白須,微瞇著眼望著云渡山的方向?! √憑蕉鞴諞瘓浠?,適才放下的憂心又提了起來,心里不免腹誹起來:  風姑娘,你怎么堂而皇之地將風巫世家的免死金牌交給秦假仙呢?秦假仙的身份難道你是不知道嗎?  回過神來后,這才想到自己來九層蓮峰的目的,于是又趕忙向恩公稽首,道出了自己的來意:  他要讓恩公助他殺死素還真!…………  蔭尸人好不容易接住了再次差點埋進土里的秦假仙?!按蟾?,你沒事吧?”  待將秦假仙扶起來后,這才驚奇地發現,秦假仙居然恢復了本來面目,蔭尸人立刻驚喜連連:“太好了大哥,你終于恢復了!看來那個半尺劍不是無緣無故地給你那一掌嘛!”“你說的這是什么話?就算他讓我恢復了又怎樣?我秦某人可是不會感謝他的!不就是和一頁書是好朋友嘛!拽什么拽???  他敢這么欺辱我,我,我要,要……”  秦假仙說著說著,語無倫次地停下來后,眼睛骨碌碌地轉個不停?!按蟾?,你要怎樣???  你可別開玩笑??!你自己不是才說了嗎,那半尺劍和一頁書不僅是多年好友,還都是先天高人,你可別嚇我??!”  蔭尸人聽得秦假仙此話,不禁額頭冷汗直流,雙腿已經開始微微發抖?!澳閬衷謚沼謚瑯鋁??以后還想不想當武林至尊???”秦假仙自是察覺到了蔭尸人的慫樣,立刻惡狠狠地對著蔭尸人齜牙咧嘴?!按蟾?,我這次是真的知道錯了,真的!求你饒了我吧!別再提這事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蔭尸人此刻已經癱在了地上,一個勁兒地對秦假仙磕頭懺悔?!昂美?!我相信你這次說的是真的,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我帶你去一個莊嚴的地方懺悔去!”“莊嚴的地方?有這么一個地方嗎?我怎么不知道???”“你跟著我走就是了,廢話那么多做甚?到時候不就知道了!”  蔭尸人最后聽話地點了點頭,站起身來跟著秦假仙走了?! ∑槁啡嘶氐攪撕諍?,很快便察覺到了不對勁,這里果然有人來過?! ∠亂饈兜乜聰蠔?,透過慧眼發現風云琴還在湖水底下,不禁納悶了,怎么回事?那個來過黑湖的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剛一回頭,乍一見到活生生的普九年出現身后,崎路人仿佛見鬼了似的,慌得他險些沒掉進湖水里去,說話都開始結巴:

“你……你是?你是普,普九年?你是普九年?你真的是普九年?你如何醒過來的?”

“好友,多日不見了!說實話我自己也很意外,我也沒想到竟會因禍得福。

  只是讓我意外的是,崎路人,我很好奇你又是如何認識風巫世家的傳人?  你和那位姑娘,莫非真是情人關系?”  普九年實在忍不住,終于還是將心中的這一點疑惑給問了出來?! ∑窳掀槁啡吮凰夥案旱?,當即有些惱羞成怒:

“普九年你怎么突然這么八卦?什么情人關系,別亂說!”

  崎路人甚至有些驚訝,敢情來過黑湖的竟是不夜天的朱雀云丹,不對是風姑娘。

“不,不是嗎?那,那為何那位姑娘讓我轉告你,說你故意做了件事惹她生氣,為了報復你才將我給救活的?”

  普九年對于崎路人的話莫名有些尷尬?!班??她當真是這么說嗎?那如此一來,她所說的應當就是被我扔進湖底的風云琴了?! ∴?!沒想到她居然以守為攻,救活你后,利用你來勸我撈出風云琴,然后親自給她送過去?!薄 ∑槁啡艘揮锏萊齜綺閃寰繞站拍甑淖鈧漳康?,不屑地撇了撇嘴?!昂糜尋?!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是按照常理來講,哪有姑娘家不愛琴的?   該不會這什么風云琴是定情之物或者聘禮嫁妝之類吧?要不然人家姑娘為何要為了這么一把琴而與你生氣呢?”  普九年依舊認定,崎路人是為了面子才不承認與風姑娘是情人關系,故此揶揄道?!?p>“普九年,你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我跟她真的沒有什么關系!”

  崎路人哭笑不得,不知該如何解釋了。

“因為我知道一件事,風巫世家的存在,是付出了代價的,也因此,風巫世家是值得天下人信任的!”

  聽得普九年如此信誓旦旦地話語,崎路人徹底無話可說了?!昂糜?!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非要認定我和她是那種關系??!再說了,據我現在所了解的情況,那位姑娘很有可能是我的師妹!”  崎路人不得不承認,他已被普九年給帶偏了,將重點完全放在了如何解釋他和風姑娘之間的關系上了。

“這樣的話不就更好嗎?師兄妹關系可是更容易來感情??!

  哎呀崎路人你就莫要與我解釋了,我看得出來你是為了面子才不承認你喜歡她的?! ∥醫ㄒ檳慊故竊縲┤フ宜暮?,與她道個歉,然后再哄哄她,這樣一來什么事情都好說?! 】烊グ?!去吧!”  崎路人還要再說什么,就見普九年雙手推著他離開黑湖來到外面,完了還一個勁地給他使眼色?! ∫渙澈諳叩鈉槁啡俗沸∩贗倫挪郟骸笆裁唇形蟻不端??我才不喜歡她呢!就算她真的是我師妹,我也不會做這種事!  不過,普九年從哪里看出我喜歡她的?難道是我哪里漏出了破綻不成?不可能??!我明明掩飾的挺好??!怎么會漏出破綻呢?真是奇怪!”  看著崎路人帶著疑惑的神情離開黑湖,普九年輕笑著道出了自己的判斷:“將風云琴扔進黑湖這么明顯的舉動,分明就是為了引起人家姑娘的注意,不是喜歡又是什么?”  秦假仙帶著蔭尸人又來到了云渡山,一頁書見他已經恢復,也就不再多說:“秦假仙,你真不愧是天下第一辯,居然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說動半尺劍救你復原!”  誰知秦假仙一聽到半尺劍,不由得怒火叢生,當即破口大罵了起來,說那半尺劍一看就不是個好的,二話不說就直接一個巴掌將他扇飛出去九層蓮峰,那力道之大分明就是下了死手,險些讓他窒息,要不是命大,要被埋進土了?!澳閎肥得?!若非有風巫世家免死金牌護身,你就連與我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一頁書故作高傲之態,分明一副不屑的表情,看得出來一頁書所說是真的?! 〉喬丶儐篩揪筒還懿還?,對一頁書話中的“護身”二字極為驚喜,當即就厚著臉皮耍起無賴來:

“呀!原來你真是小姐的師父??!哎呦那個半尺??尚琢?,一頁書??!你可一定要為小姐做主哇!”

“嗯?你在命令我?”一頁書狠狠地瞪了秦假仙一眼。

“什么呀!一頁書你不能這樣講啦!我的意思是,半尺劍要見你,所以讓我來跑腿啦!

  還有,蔭尸人這個家伙這次終于認識到了之前的錯誤我是帶他來找你懺悔的!”  秦假仙慌忙擺著手解釋起來再來云渡山的目的,內心暗道:開玩笑,這人可是小姐和異佛的師父??!千萬不能得罪了?!班?!你倒是說對了!半尺劍給你的那一巴掌,的確是要你跑腿?! 『冒?!我會去九層蓮峰,至于蔭尸人,既然能夠認清自己的過錯,懺悔就不用了,沒那個必要,只需以后聽從吩咐就是!”  蔭尸人聞言,頓時對一頁書感激涕零:“前輩??!多謝,多謝前輩恕罪之恩!”  一頁書對此不再言語,只揮揮手讓兩人離開,就閉上了眼睛?! ∏丶儐梢膊緩靡饉莢俅蛉?,即刻拉著蔭尸人走了?! ×餃死肟歡嗑?,好一會一頁書才睜開眼來。

“記得十年前吾徒鈴丫頭四境人的身份被傳出后,是吾與摯友風肅以及百里泣一起暗中將之平息下去,只是后來聞得異佛傳訊回來說是風肅被一神秘人重傷,險些殞命,說那神秘人所用招式極像半尺劍。

  前不久八百里結界現世,現在異佛又為救素還真而舍命犧牲,看來鈴丫頭也將會命在旦夕,我得想法救她一救!  只不過,半尺劍,那人當真是你嗎?”  一頁書念叨完,翻手間,一串梵文自掌間浮現,又一凝指,梵文輕飄飄地飛出云渡山,輕撞上不遠處的八百里結界后,便融了進去?! 》綺閃寤氐講灰固?,才換下衣裳走出房間來,抬眼便見一串文字從天而降浮于眼前,只一眼,風采鈴便看懂了文字的意思垂眸想想后,點了下頭:“師尊,你放心,徒兒會盡快離開這里,絕不給你添麻煩!您請保重!”  說完這話,伸出一只手指輕觸了一下眼前的文字,隨即就見那串文字盤旋著飛升,再次與八百里結界相融?! ∷敬蛩閎ッ鍰ú賈謎蠓?,推演一下天機,卻見夢先生急慌慌地向她跑過來,不由分說地拉起她就往外走,“表妹,快跟我走!燈蝶他來了,我看他殺氣沖天的樣子似乎是要對你不利。趁現在刀獸劍禽與他在外面交手,我先帶你離開!”  然而沒走兩步,夢先生就停住了,因為他發現他居然拽不動風采鈴?! ∽楓等壞贗趴徊歡蔥σ慪倘壞姆綺閃?,驚訝道:“表妹,你怎么……”  話還未說完,就聽風采鈴開口了:“你,叫我什么?我何時允許你這么稱呼我了?”“……瞧你說的,我是你的表哥??!你忘了?你母親風紅珊和我母親風如煙,可是孿生姐妹??!”  夢先生聽她話中帶了冷意,以為她是在生氣自己剛剛的莽撞,趕忙松手解釋道?!昂?!你居然連這都知道?怪不得十年前你能夠找到我家!對吧?燈蝶修萬年??!”  說完這話,風采鈴眼神一凜,手中驀然出現一柄劍,正是軒轅石劍?! 】吹澆<庵敝缸約?,就差一寸便要自己心口,夢先生不由得仰天大笑,隨即變幻了另一副模樣,正是燈蝶修萬年?!熬尤徽餉純煬褪鍍屏?,真是無趣!不過無所謂,只要你承認你就是風紅珊的女兒,承認你是四境人,這就夠了!”“那真是辛苦你了!為了試探我的身份,你竟然舍得花掉整整十年的時間!  可惜了!你如今不但功力盡失,就連剛才那一番變化,又費了你不少功力吧?”  風采鈴又一聲冷哼,道出了這十來年燈蝶對自己溫柔體貼背后的真實目的?! 】尚ψ約旱背蹙尤徽嫻慕弊髖笥?,若非后來燈蝶有意將三青交還給她,她根本不會對燈蝶恨之入骨,相反會陷進他的懷柔之計,從而依賴上他?! ⌒葉嗟某魷旨笆比盟辭逭嫦?,否則她會落得與母親一百八十年前同樣的下場,因為她的兄長慈郎,正是在那種情況下出生的?! ∪歡頻剖敲惶竺嫠檔幕?,壞笑著說道:“嘖嘖嘖!你這么說,我倒是后悔了,當初就不該將三青還給你,不然我就可以讓你和你母親一樣的下場,成為禁臠?! 〔還衷謖庋餐?,當初交給你三青,既為物歸原主,也為試探你能否看出三青的來歷過往?! ∧愎簧系?,暴露出你四境人的身份,自此對我冷言冷語,還設下陣法阻擋我進入不夜天??晌蟻衷誆換故墻戳??哈哈哈哈哈!  若非前日冥海龍靈告知,你真的是風紅珊的女兒,我還不信呢!”  燈蝶故意說出她母親當年的事,帶著調侃與調戲的口吻,將禁臠二字咬得極重,卻是很好地掩飾住了自己怦動的情意?! 】醋諾頻⒄趴竦難?,聽著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風采鈴只覺得惡寒,但在聽他說到母親當年的事情,眼中一絲恐慌一閃而過,隨即殺意席卷全身:“你如今氣數將盡,居然還笑得出來?那冥海龍靈千年之前因為被遠古邃龍打敗,這才與我風巫世家結下仇怨,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殺我?  何況我風采鈴從來就不曾將你放在眼里,因為我要的,從來都是那條惡龍,以及天下蒼生?!薄 〉頻叛?,一時怔住了,雖然早就猜到龍靈可能是將他們幾人當作棋子,如今聽風采鈴這么一說,已是信了大半,但又怕風采鈴是在挑撥,便瞪著她惡狠狠道:“你說的,可是真的?”“你在害怕?難道那條惡龍沒有告訴你,我是殺不死的嗎?這八百里結界便是我的護身甲胄,他自己都找不到我,如何殺我?更何況是你?”  風采鈴本就胸有成竹,如今看燈蝶有些怯場,又覺勝券在握,不覺間高傲自信了起來?!昂冒?!竟敢威脅我?真以為我殺不了你嗎?”  察覺到被威脅,燈蝶惱羞成怒,抬手向前去緊緊扼住風采鈴的脖子,絲毫不顧對著自己心口的那柄劍此時已直入胸膛,任由血跡順著劍鋒滴落在地,手中力道也因胸口疼痛加大了幾分。往期回顧:【讀者投稿】(素風同人)風鈴采緣,還需真相傾訴(章十三)【讀者投稿】(素風同人)風鈴采緣,還需真相傾訴(章十二)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43jP7cPBG9SsSiaYF5Qqj0DuOREbZAAtUlp4ca3PLXMQOGtibZicoK6diaU5bLSewiaib5retGO11ErIe4vljVL90H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