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你,还不去流浪。

流浪的艺术

舒国志

    纯粹的流浪。即使有能花的钱,也不花。     享受走路。一天走十哩路,不论是森林中的小径或是纽约摩天楼环绕下的商业大道。不让自己轻易就走累;这指的是:姿势端直,轻步松肩,一边看令人激动的景,却一边呼吸平匀,不让自己高兴得加倍使身体累乏。并且,正确的走姿,脚不会没事起泡。     要能简约自己每一样行动。不多吃,有的甚至只吃水果及干粮。吃饭,往往是走路生活中的一个大休息。其余的小休息,或者是站在街角不动,三五分钟?;蛘呤亲诘厣?。能适应这种方式的走路,那么扎实的旅行或流浪,才得真的实现。会走路的旅行者,不轻易流汗(“ Never let them see you sweat!”),不常吵着要喝水,即使常坐地上、台阶、板凳,裤子也不脏。常能在较累时、较需要一个大的 break时,刚好也正是他该吃饭的时候。     走路是所有旅行形式中最本质的一项。沙漠驼队,也必须不时下得坐骑,牵着而行。你即使开车,进入一个小镇,在主街及旁街上稍绕了三四条后,你仍要把车停好,下车来走。以步行的韵律来观看市景。若只走二十分钟,而又想把这小镇的镇中心弄清楚,你至少要能走横的直的加起来约十条街,也就是说,每条街只有两分钟让你浏览。     走路。走一阵,停下来,站定不动,抬头看。再退后几步,再抬头,这时或许看得较清楚些。有时你必须走近几步,踏上某个高台,踮起脚,眯起眼,如此才瞧个清楚。有时必须蹲下来,用手将某片树叶移近来看。有时甚至必须伏倒,使你能取到你要的摄影画面。     流浪要用尽你能用尽的所有姿势。     走路的停止,是为站立。什么也不做,只是站着。往往最惊异独绝、最壮阔奔腾、最幽清无伦的景况,教人只是兀立以对。这种流浪的艺术站立是立于天地之间。太多人终其一世不曾有此立于天地间之感受,其实何曾难了?局促市廛多致蒙蔽而已。惟在旅途迢遥、筋骨劳顿、万念俱简之后于空旷荒辽中恰能得之。 

        我人今日甚少兀兀的站立街头、站立路边、站立城市中任何一地,乃我们深受人群车阵之惯性笼罩、密不透风,致不敢孤身一人如此若无其事的站立。噫,连简简单单的一件站立,也竟做不到矣!此何世也,人不能站。     人能在外站得住,较之居广厦、卧高、坐正位、行大道岂不更飘洒快活?     古人谓贫而乐,固好;一箪食一瓢饮,固好;然放下这些修身念头,到外头走走,到外头站站,或许于平日心念太多之人,更好。     走路,是人在宇宙最不受任何情境缰锁、最得自求多福、最是踽踽尊贵的表现情状。因能走,你就是天王老子。古时行者访道;我人能走路流浪,亦不远矣。     有了流浪心念,那么对于这世界,不多取也不多予。清风明月,时在襟怀,常得遭逢,不必一次全收也。自己睡的空间,只像自己身体一般大,因此睡觉时的翻身,也渐练成幅度有限,最后根本没有所谓的翻身了。     他的财产,例如他的行李,只扎成紧紧小小的一捆;虽然他不时换干净衣袜,但所有的变化,所有的魔术,只在那小小的一捆里。     最好没有行李。若有,也不贵重。乘火车一站一站的玩,见这一站景色颇好,说下就下,完全不受行李沉重所拖累。     见这一站景色好得惊世骇俗,好到教你张口咋舌,车停时,自然而然走下车来,步上月台,如着魔般,而身后火车缓缓移动离站竟也浑然不觉。几分钟后恍然想起行李还在座位架上。却又何失也。乃行李至此直是身外物、而眼前佳景又太紧要也。     于是,路上绝不添买东西。甚至相机、底片皆不带。 

    行李,往往是浪游不能酣畅的最致命原因。譬似游伴常是长途程及长时间旅行的最大敌人。     乃你会心系于他。岂不闻“关心则乱”?    他也仍能读书。事实上旅行中读完四五本厚书的,大有人在。但高明的浪游者,绝不沉迷于读书。绝不因为在长途单调的火车上,在舒适的旅馆床铺上,于是大肆读书。他只“投一瞥”,对报纸、对电视、对大部头的书籍、对字典、甚至对景物,更甚至对这个时代。总之,我们可以假设他有他自己的主体,例如他的“不断移动”是其主体,任何事能助于此主体的,他做;而任何事不能太和主体相干的,便不沉沦从事。例如花太长时间停在一个城市或花太多时间写 postcard或笔记,皆是不合的。     这种流浪,显然,是冷的艺术。是感情之收敛;是远离人间烟火,是不求助于亲戚、朋友,不求情于其他路人。是寂寞一字不放在心上、文化温馨不看在眼里。在这层上,我知道,我还练不出来。     对“累”的正确观念。不该有文明后常住都市房子里的那种觉得凡不在室内冷气、柔软沙发、热水洗浴等便利即是累之陈腐念头。     要令自己不懂什么是累。要像小孩一样从没想过累,只在委实累到垮了便倒头睡去的那种自然之身体及心理反应。     常常念及累之人,旅途其实只是另一形式给他离开都市去另找一个埋怨的机会。他还是待在家里好。 

        即使在自家都市,常常在你面前叹累的人,远之宜也。     要平常心的对待身体各部位。譬似屁股,哪儿都能安置;沙发可以,岩石上也可以,石阶、树根、草坡、公园铁凳皆可以。     要在需要的时机(如累了时)去放下屁股,而不是在好的材质或干净的地区去放。当然更不是为找取舒服雅致的可坐处去迢迢奔赴旅行点。     浪游,常使人话说得少。乃全在异地。甚而是空旷地、荒凉地。     离开家门不正是为了这个吗? 

   寂寞,何其奢侈之字。即使在荒辽中,也常极珍贵。

图片均来自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4scaTXwjFSZp0rjbous9zKPkzVtrnibB3L8H3ANqF0n20ibHopF39S8Dz8jzowCQgbnBk8RAjYHNx0b77G1TYlg/0.jpeg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