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会是这样的祖拉:終于等到你,還不去流浪。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終于等到你,還不去流浪。

流浪的藝術

舒國志

    純粹的流浪。即使有能花的錢,也不花。     享受走路。一天走十哩路,不論是森林中的小徑或是紐約摩天樓環繞下的商業大道。不讓自己輕易就走累;這指的是:姿勢端直,輕步松肩,一邊看令人激動的景,卻一邊呼吸平勻,不讓自己高興得加倍使身體累乏。并且,正確的走姿,腳不會沒事起泡。     要能簡約自己每一樣行動。不多吃,有的甚至只吃水果及干糧。吃飯,往往是走路生活中的一個大休息。其余的小休息,或者是站在街角不動,三五分鐘?;蛘呤親詰厴?。能適應這種方式的走路,那么扎實的旅行或流浪,才得真的實現。會走路的旅行者,不輕易流汗(“ Never let them see you sweat!”),不常吵著要喝水,即使常坐地上、臺階、板凳,褲子也不臟。常能在較累時、較需要一個大的 break時,剛好也正是他該吃飯的時候。     走路是所有旅行形式中最本質的一項。沙漠駝隊,也必須不時下得坐騎,牽著而行。你即使開車,進入一個小鎮,在主街及旁街上稍繞了三四條后,你仍要把車停好,下車來走。以步行的韻律來觀看市景。若只走二十分鐘,而又想把這小鎮的鎮中心弄清楚,你至少要能走橫的直的加起來約十條街,也就是說,每條街只有兩分鐘讓你瀏覽。     走路。走一陣,停下來,站定不動,抬頭看。再退后幾步,再抬頭,這時或許看得較清楚些。有時你必須走近幾步,踏上某個高臺,踮起腳,瞇起眼,如此才瞧個清楚。有時必須蹲下來,用手將某片樹葉移近來看。有時甚至必須伏倒,使你能取到你要的攝影畫面。     流浪要用盡你能用盡的所有姿勢。     走路的停止,是為站立。什么也不做,只是站著。往往最驚異獨絕、最壯闊奔騰、最幽清無倫的景況,教人只是兀立以對。這種流浪的藝術站立是立于天地之間。太多人終其一世不曾有此立于天地間之感受,其實何曾難了?局促市廛多致蒙蔽而已。惟在旅途迢遙、筋骨勞頓、萬念俱簡之后于空曠荒遼中恰能得之。 

        我人今日甚少兀兀的站立街頭、站立路邊、站立城市中任何一地,乃我們深受人群車陣之慣性籠罩、密不透風,致不敢孤身一人如此若無其事的站立。噫,連簡簡單單的一件站立,也竟做不到矣!此何世也,人不能站。     人能在外站得住,較之居廣廈、臥高、坐正位、行大道豈不更飄灑快活?     古人謂貧而樂,固好;一簞食一瓢飲,固好;然放下這些修身念頭,到外頭走走,到外頭站站,或許于平日心念太多之人,更好。     走路,是人在宇宙最不受任何情境韁鎖、最得自求多福、最是踽踽尊貴的表現情狀。因能走,你就是天王老子。古時行者訪道;我人能走路流浪,亦不遠矣。     有了流浪心念,那么對于這世界,不多取也不多予。清風明月,時在襟懷,常得遭逢,不必一次全收也。自己睡的空間,只像自己身體一般大,因此睡覺時的翻身,也漸練成幅度有限,最后根本沒有所謂的翻身了。     他的財產,例如他的行李,只扎成緊緊小小的一捆;雖然他不時換干凈衣襪,但所有的變化,所有的魔術,只在那小小的一捆里。     最好沒有行李。若有,也不貴重。乘火車一站一站的玩,見這一站景色頗好,說下就下,完全不受行李沉重所拖累。     見這一站景色好得驚世駭俗,好到教你張口咋舌,車停時,自然而然走下車來,步上月臺,如著魔般,而身后火車緩緩移動離站竟也渾然不覺。幾分鐘后恍然想起行李還在座位架上。卻又何失也。乃行李至此直是身外物、而眼前佳景又太緊要也。     于是,路上絕不添買東西。甚至相機、底片皆不帶。 

    行李,往往是浪游不能酣暢的最致命原因。譬似游伴常是長途程及長時間旅行的最大敵人。     乃你會心系于他。豈不聞“關心則亂”?    他也仍能讀書。事實上旅行中讀完四五本厚書的,大有人在。但高明的浪游者,絕不沉迷于讀書。絕不因為在長途單調的火車上,在舒適的旅館床鋪上,于是大肆讀書。他只“投一瞥”,對報紙、對電視、對大部頭的書籍、對字典、甚至對景物,更甚至對這個時代。總之,我們可以假設他有他自己的主體,例如他的“不斷移動”是其主體,任何事能助于此主體的,他做;而任何事不能太和主體相干的,便不沉淪從事。例如花太長時間停在一個城市或花太多時間寫 postcard或筆記,皆是不合的。     這種流浪,顯然,是冷的藝術。是感情之收斂;是遠離人間煙火,是不求助于親戚、朋友,不求情于其他路人。是寂寞一字不放在心上、文化溫馨不看在眼里。在這層上,我知道,我還練不出來。     對“累”的正確觀念。不該有文明后常住都市房子里的那種覺得凡不在室內冷氣、柔軟沙發、熱水洗浴等便利即是累之陳腐念頭。     要令自己不懂什么是累。要像小孩一樣從沒想過累,只在委實累到垮了便倒頭睡去的那種自然之身體及心理反應。     常常念及累之人,旅途其實只是另一形式給他離開都市去另找一個埋怨的機會。他還是待在家里好。 

        即使在自家都市,常常在你面前嘆累的人,遠之宜也。     要平常心的對待身體各部位。譬似屁股,哪兒都能安置;沙發可以,巖石上也可以,石階、樹根、草坡、公園鐵凳皆可以。     要在需要的時機(如累了時)去放下屁股,而不是在好的材質或干凈的地區去放。當然更不是為找取舒服雅致的可坐處去迢迢奔赴旅行點。     浪游,常使人話說得少。乃全在異地。甚而是空曠地、荒涼地。     離開家門不正是為了這個嗎? 

   寂寞,何其奢侈之字。即使在荒遼中,也常極珍貴。

圖片均來自網絡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4scaTXwjFSZp0rjbous9zKPkzVtrnibB3L8H3ANqF0n20ibHopF39S8Dz8jzowCQgbnBk8RAjYHNx0b77G1TYl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