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卷轴找到阿祖拉诗文:《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十六章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2》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十六章

  此時的謝文東已帶人到了同山的東據點,到了這里時,場上還是一片的混亂,青幫之間相互殘殺、歐斗,地上的傷者不計其數,隨處可見丟棄于地面上的片刀、鋼管等物,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狼籍。

  

  謝文東看罷,冷笑一聲,對身旁的任長風和張一說道:“該到我們出手的時候了!上!一個都不要放過?!?/p>

  

  張一愣了愣,問道:“對高清風那邊的人呢?”

  

  謝文東面無表情地說道:“一視同仁,無論是誰?!?/p>

  

  “可是……”張一驚訝道:“可是他們已經向我們投降了?”

  

  “是投降了,但卻是被迫投降?!斃晃畝誘乓?,幽聲說道:“何況,他們今天能背叛青幫,日后誰敢保證不會背叛我們?與其收一些不值信任的人入社團,還不如現在就將其消滅,免生禍端?!?/p>

  

  唉!張一暗暗嘆了口氣,人無論到什么時候都不應該生出叛心,不然,自己人不把你當人看,就算你要投靠的對象也不會把你當人看。他點點頭,不再多言,與任長風帶領手下幫眾,沖殺過去。

  

  青幫的派系之爭已使己方元氣大傷,死傷無數,剩下的人員也是打得筋疲力盡,氣喘如牛,面對突然殺出如狼似虎的北洪門幫眾,哪里還能抵擋得住。

  

  北洪門如同風卷殘云一般,橫掃青幫的臺灣和大陸兩大派系人員,青幫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沒有任何的懸念,場面上是徹底的一面倒形勢。

  

  即便是這樣,青幫之間的爭斗還沒有停止,后面的青幫人員已紛紛倒在北洪門的刀口下,而前方的青幫人員還在無休止的相互撕殺著,直至他們被北洪門的人一起打倒為止。

  

  謝文東看著戰場上的局勢,忍不住悠然而笑,正所謂狗咬狗,一嘴毛,眼前的青幫就是這樣。

  

  隨著北洪門的殺出,場上的青幫人員越來越少,最后,只剩下據點內的蔡建軍以及仍在苦苦支撐的高清風。

  

  看著北洪門的人不分敵我,見人就殺,遇人就砍,己方兄弟一個接一個慘死與對方的刀口下,蔡建軍急得滿頭是汗,連聲大叫道:“謝先生,不要再打了,是自己人??!”

  

  沒有人聽他的話,北洪門人員依然在清掃據點外的青幫幫眾,時間不長,據點外的青幫人員只剩下高清風這一波。

  

  此時,高清風身邊的兄弟只剩下三十多人,而且皆是渾身掛彩,站在那里,即使沒人去打他們,身子亦是搖搖欲墜,好像隨時都會摔倒。身付重傷的康磊趴在地上,身下流出好大一灘血,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在他們的四周,圍有數百名北洪門人員,帶頭的,正是任長風。

  

  任長風看著渾身是血、神智已模糊的高清風,連連搖頭,冷笑道:“東哥當初邀請你加入我洪門,而你卻不識抬舉,有今天這個下場,也是你自找的?!?/p>

  

  “我是錯了?!備咔宸縭種附┯駁匚兆牌?,腦袋低垂,有氣無力地說道:“當我被你們俘虜那一刻起,我就不應該回來?!?/p>

  

  “哼!”任長風哼笑,聳肩道:“有條光明大道你不選,卻偏偏要鉆進死胡同里!不過,你現在明白得太晚了?!?/p>

  

  “哈哈!”高清風突然抬起頭,仰面大笑,搖頭說道:“任長風,你身手雖好,但頭腦卻簡單得很!你認為我投降了,謝文東就能放過我嗎?他不會,他還是會殺我??墑?,我錯了,我不應該回來,而應該讓他殺掉,若是那樣,也不至于連累到這許多的兄弟,甚至連累到整個青幫!”

  

  任長風怔住,對他的這番話,聽得不是很明白。

  

  不過,明不明白都無所謂,他要做的是,砍下高清風的腦袋。任長風嗤笑一聲,手中唐刀慢慢提起,幽幽說道:“還有什么話要說,現在一次性說完,一會,你想說恐怕也沒有機會說了?!?/p>

  

  高清風點點頭,說道:“我有最后一個要求,讓我見見謝文東?!?/p>

  

  任長風搖頭道:“東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見的,當初已經給過你機會?!?/p>

  

  高清風強硬道:“我只要見謝文東?!?/p>

  

  不等任長風說話,北洪門的人群左右一分,謝文東在格桑和于虎的?;は?,緩緩走進場中。他的臉上,帶著一成不變的微笑,兩只眼睛彎彎,瞇縫成兩條黑縫,年輕又清秀的面孔滿是無害,甚至在他那燦爛的笑容中還給人幾分天真的感覺。

  

  不過,高清風此時看到他的笑容時,卻從內心最深處打個冷戰,恐懼感不自覺地涌上心頭。

  

  “高先生,我們又見面了?!斃晃畝植褰詿?,笑呵呵地說道。

  

  “是??!”高清風身子一軟,險些無力地坐到地上,他急忙用片刀支地,撐住自己的身子。他喘息道:“這,本來就在你的預料之中,不是嗎?”

  

  謝文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你是故意派出強勢人員,在短時間內攻占據點,然后將我生擒的?!?/p>

  

  “是!”

  

  “你又是故意向我招降,因為你知道我肯定不會投降,你只是在找一個放走我的理由?!?/p>

  

  “是?!?/p>

  

  “你知道放我離開,疑點極多,我回到青幫堂口之后,肯定會受到其他人的猜疑?!?/p>

  

  “是?!?/p>

  

  “青幫的派系矛盾,由來已久,此時幫主不在,北洪門虎視耽耽,青幫上下,人人神經緊張,猜疑很可能會演變成派系之爭?!?/p>

  

  “是?!?/p>

  

  “從頭到尾,都是你設計的一場離間計?!?/p>

  

  “是?!斃晃畝γ忻興檔潰骸盎褂斜邢兆?,欲擒故縱?!?/p>

  

  謝文東的險招是派出精銳,進攻高清風的據點,這個時候,如果青幫的大隊人馬能及時趕到,不僅據點打不下來,而且還會令己方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損失必將慘重。欲擒故縱自然是指釋放高清風以及手下幫眾的事。

  

  現在把話都說清楚了,也讓一旁的任長風等人大吃一驚,難怪東哥當初會那么輕易的放走高清風,原來是早有預謀??!任長風深深看了一眼謝文東,心里又是佩服,又是想笑,佩服謝文東謀略過人,笑他自己當初還以為東哥慈悲大發,一改本性了呢!

  

  高清風點點頭,仰天長嘆一聲,苦笑說道:“人人都說謝文東陰險狡詐,我本沒有體會,現在,我知道了?!?/p>

  

  “恩!”謝文東毫無怒色,反而理所應當、安然處之地應了一聲。陰險狡詐,這是事實,他從來沒有否認過自己不是壞蛋這一點。

  

  “我輸了,輸得一敗涂地……”高清風再控制不住沉重的身體,搖晃幾下,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我只有一個要求?!?/p>

  

  “說?!斃晃畝醋潘?。

  

  “放了我的兄弟,他們是實心實意的想要投奔你!就算你不能信任他們,也希望你能給他們一條活路!”

  

  “不行?!斃晃畝芫酶紗?,搖頭說道:“放走他們,日后必定會成為我的敵人,我不會給自己留下隱患?!?/p>

  

  “謝文東!你做事不能做得這么絕!”高清風咬牙說道:“他們都是無辜的……”

  

  “不是!”謝文東打斷他的話,說道:“他們都該死?!?/p>

  

  “你……你好狠??!你不怕以后斷子絕孫嘛……”

  

  高清風目露火光,臉色漲紅,怒聲吼道。

  

  “該死!”任長風聞言,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一個箭步竄到高清風身側,手起刀落,只聽咔嚓一聲,唐刀直接斬下高清風的腦袋。

  

  咕嚕嚕!高清風人頭落地,但卻沒有噴出多少鮮血,他的血,在剛才的交戰中已快要流干了。

  

  謝文東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首,慢慢轉回身,向人群外走去,同時淡然說了一聲:“殺!”

  

  嘩……隨著他的命令,周圍的數百北洪門幫眾一擁而上,對著僅剩數十號的高清風手下兄弟下了死手。

  

  沒有抵抗,沒有搏斗,場中只有屠殺。

  

  “謝文東,我操你媽的……”

  

  據點內的蔡建軍看得清楚,兩只眼珠子紅得快要滴出血來,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嚎叫,帶著手下人員從據點里沖了出來,直奔謝文東而來。

  

  這些人,躲在據點內還好點,出來之后,立刻成了北洪門幫眾的攻擊對象,沒等到謝文東近前,便被無數的北洪門人員團團圍住。謝文東身旁的格桑嘿嘿憨笑一聲,說道:“東哥,我過去解決他們!”

  

  見謝文東點頭之后,格桑咆哮一聲,從地上揀起兩把片刀,向人群中沖去。

  

  聽著場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謝文東轉頭看向臉色泛白的張一,淡然一笑,問道:“張兄可是覺得我過得太過分了?”

  

  張一身子一震,心臟緊縮,忙低頭說道:“沒有!”

  

  謝文東目光從他臉上掃過,淡然說道:“慈悲有很多種方式,但是對敵人的慈悲,等于是對自己的殘忍,這也是最不可取的。今天我若是放走他們,日后不知會有多少兄弟死傷在他們的手里,我沒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時間去感化他們,所以,我只能這么做,別無選擇?!?/p>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CEH3e8X5IEwzn884YbKEuP7MjibTzg19ibwzeppM5tYL4eCvUSXFASxKrK0qy1Xux1AZVmtZddMHeHu9iakLaqib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