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德烈祖拉斯基:呂雉為啥嫁了劉邦?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呂雉為啥嫁了劉邦?

呂雉嫁劉邦前,呂家根本不是什么豪門大族,在劉邦活動了十幾年的沛縣也毫無根基。

單父人呂公善沛令,避仇從之客,因家沛焉。

《史記·高祖本紀》

呂家原籍單父,在單父惹了仇家,又斗不過仇家,只好跑到沛縣來避上一避。之所以來到沛縣,純是因為呂公跟沛縣縣令交好。

沛縣縣令為什么跟呂公交好呢?是因為呂公和沛縣縣令地位相當嗎?并不是,是因為沛縣縣令對呂家有所圖,所圖者是呂公的女兒呂雉。

(呂媼曰):“公始常欲奇此女,與貴人,沛令善公,求之不與……”

《史記·高祖本紀》

沛縣縣令曾欲娶呂雉,但呂公沒同意。

我們現在已經不知道,沛縣縣令是在什么時候提出娶呂雉的,是呂公舉家遷往沛縣之前,還是呂公遷居沛縣之初,但不管是什么時間點,都不影響我們對呂公和沛縣縣令交好原因的推測,即沛縣縣令對呂家有所圖,呂公又希望能借沛縣縣令的幫助以躲避仇家。

除了沛縣縣令曾欲娶呂雉之外,呂媼的話還透露了另兩個重要信息,即呂公想靠呂雉攀附權貴,沛縣縣令已是呂家所能攀附的極限了。

一個最高能接觸到縣令這一階層的家族,怎么可能是豪門大族?

我們剛剛提到,沛縣縣令欲娶呂雉,但呂公不肯。

既然沛縣縣令已是呂家所能接觸到的最為權貴者,為什么呂公還不肯把呂雉嫁給沛縣縣令呢?

因為呂公心高,且沛縣縣令為人和能力都不行。

劉邦為何能不費一兵一卒便挺進沛縣縣城?還不是因為沛縣縣令是草包?

(沛令)乃令樊噲召劉季。劉季之眾已數十百人矣。于是樊噲從劉季來。沛令后悔,恐其有變,乃閉城城守,欲誅蕭、曹。蕭、曹恐。逾城保劉季。

《史記·高祖本紀》

原本,沛縣縣令要舉反旗響應陳勝,蕭何、曹參等人也站在沛縣縣令的角度,為沛縣縣令出謀劃策,讓沛縣縣令召集劉邦這樣的流亡之人回沛縣輔佐沛縣縣令。

結果劉邦匆匆趕回沛縣城外的時候,沛縣縣令又害怕劉邦鳩占鵲巢,反悔了,并且要誅殺蕭何、曹參等人,蕭何、曹參等舉薦過劉邦的官吏只好逃出城來,堅定地站在劉邦一側。

是沛縣縣令的恐懼和不自信,把蕭何、曹參乃至擁有近百名壯士的劉邦推到了自己的對立面,這事說明,沛縣縣令的謀略、膽略、胸襟都不行。

不單如此,沛縣縣令還貪財。

沛中豪杰吏聞令有重客,皆往賀。蕭何為主吏,主進,令諸大夫曰:“進不滿千錢,坐之堂下。”

《史記·高祖本紀》

呂公一家遷居沛縣,沛縣的豪杰、豪吏都聽聞之后,都去呂家恭祝呂公喬遷。

沛縣的豪杰和豪吏與呂公素不相識,呂公又不是張良那樣擁有“五世相韓”身世的舊貴族,所以沛縣的豪杰和豪吏一定不是沖著呂公去的,他們其實是沖著沛縣縣令去的,他們名義上是恭賀呂公喬遷,實際上是借此機會“孝敬”沛縣縣令的。

沛縣縣令也不含糊,直接任命主吏椽蕭何主持收賀錢的工作。但凡賀錢不足一千錢的,都只能坐到堂下,只有賀錢達到一千的,才能坐到堂上,跟沛縣縣令的好朋友面對面交流。

作為沛縣縣令好朋友的呂公,不過是沛縣縣令斂財的一個道具罷了。能把朋友當作斂財道具的,不是貪財的平庸之輩,又是什么呢?

或許正因為自己被沛縣縣令當作斂財的道具,呂公不僅不同意把呂雉嫁給沛縣縣令,還通過把呂雉嫁給劉邦來疏遠沛縣縣令。

即便呂公要疏遠沛縣縣令,為什么一定要選擇劉邦來做女婿,而不是其他人呢?

因為呂公看出劉邦的不普通了。

據記載,呂公喜好給人相面,或許呂公曾以相面為生,或許相面是呂公的業余愛好,總之,呂公生平曾給很多人相過面,但因呂公接觸的階層比較低,所以呂公從未見過比劉季更好的面相。

呂公曰:“臣少好相人,相人多矣,無如季相……”

《史記·高祖本紀》

這段記載表明,至少劉邦在相貌上,給呂公以吉大的震撼。除了相貌,劉邦的膽識、衣著、氣度也一定深深地震懾了呂公。

高祖為人,隆準而龍顏,美須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仁而愛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

《史記·高祖本紀》

這是司馬遷對劉邦相貌、為人的記載。

這段記載表明,劉邦五官立體且愛打扮,為人仁義,喜歡布施,心胸豁達,常常成大事者才有的氣度。

呂公見劉邦的第一面,也被劉邦給震撼了。

(劉邦)謁入,呂公大驚,起,迎之門。呂公者,好相人,見高祖狀貌,因重敬之,引入坐。

《史記·高祖本紀》

呂公初始為劉邦的“一萬賀錢”驚到,后被劉邦的衣著樣貌、舉手投足、氣質氣度所震撼,因而把劉邦引入上座。

主持收賀錢的蕭何還以為呂公是看在“一萬賀錢”的份上,才敬重劉邦的呢,于是趕緊出來替劉邦打圓場。

蕭何曰:“劉季固多大言,少成事。”

《史記·高祖本紀》

蕭何的意思很明確,劉邦就是在說大話,并不會真掏一萬賀錢出來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蕭何是在為劉邦打圓場,但呂公卻認為,能讓一縣主吏椽主動幫著打圓場的人,一定擁有非凡的能量,所以呂公便對劉邦倍加留心。

其實,當時前無送賀錢的豪杰和豪吏,都跟蕭何一樣,知道劉邦并不會出一萬賀錢,但卻沒有一個站出來揭劉邦的底,而劉邦又大言不慚地坐到上座上去,侮辱了在場的所有豪杰和豪吏,但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劉邦坐到上座的。

高祖因狎侮諸客,遂坐上坐,無所詘。

《史記·高祖本紀》

這樣奇怪的事情,不能不讓呂公犯起思量。

沛縣的豪杰和豪吏明顯是沖著沛縣縣令的面子來的,而劉邦又通過不帶賀錢的方式撅了沛縣縣令的面子,并且狎侮了沛縣所有豪杰和豪吏的臉面,但竟然沒有一個沛縣的豪杰或豪吏站出來指摘劉邦。

這說明什么?這說明,劉邦是沛縣的無冕之王,是無人敢惹的地頭蛇,是沛縣的一股強大的暗流。

一個相貌 、氣度俱佳的無冕之王,不是比沛縣縣令都要強的“貴人”嗎?就算劉邦一輩子都只是一無冕之王,也能比沛縣縣令更能?;に蘭業鬧莧?,所以呂公才迫不及待地想把呂雉嫁給劉邦。

臣有息女,愿為季箕帚妾。

《史記·高祖本紀》

呂公說得很誠懇,我不管你劉邦是否婚娶,如果你劉邦尚未婚配,那是我呂家的幸運,呂雉可以做妻,如果你劉邦已經娶妻生子,我的女兒呂雉可以做妾,可以做操持家務的妾。

劉邦其人,本就好色,對于主動送上門的女人,豈有拒絕之理?

呂公說到做到,呂雉嫁給劉邦之后,盡自己所能地讓劉邦活得更舒坦。

呂后與兩子居田中耨,有一老父過請飲,呂后因餔之。

《史記·高祖本紀》

這時候的呂后,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且劉盈當在三歲以下甚至尚在襁褓中,呂雉就帶著兩個孩子在田地里除草了。

呂后帶著兩個孩子除草的時候,劉邦在做什么呢?

老父已去,高祖適從旁舍來。

《史記·高祖本紀》

劉邦正在鄰居家。劉邦為什么會在鄰居家呢?按照司馬遷的記載,劉邦年輕的時候“不事家人生產作業”,但做了亭長之后就“常告歸之田”,呂后除草時,劉邦應當也是以回家干農活為理由請了假,但劉邦請假之后,并沒有從亭長辦公室直接到田地里,也沒先回家,而是去了鄰居家,這不奇怪嗎?所以,我推測,劉邦去的鄰居家,不是一般的鄰居家,而是劉邦“外婦”曹氏的家,曹氏是劉邦長子劉肥的生母,史書對其身份的記載是劉邦的“外婦”,“外婦”即養在外面的女人,類似《水滸傳》中被宋江養在別院的閻婆惜。就是說,劉邦請假回家之后,先去跟曹氏見了一面,聊聊天,談談耕地除草的相關技術操作,而后才奔赴自家田地,準備除草。這說明,即便娶了呂雉,劉邦也不改本性。

及壯,試為吏,為泗水亭長……好酒及色。

《史記·高祖本紀》

呂雉也只能任由劉邦繼續好酒和好色,并不以劉邦的好酒和好色為意,在劉邦從鄰居家來到田地的時候,呂雉變興沖沖地告訴劉邦,剛剛有個相面的,說我們母子將來都會發達的。

呂后具言客有過,相我子母皆大貴。

《史記·高祖本紀》

呂后的意思很明確,我呂雉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

哪想到,劉邦追上會相面的老父,老父卻當著劉邦的面指出,呂后之所以會發達,雖是因為劉盈,但劉盈的發達是因為劉邦,所以呂后的發達還是因為劉邦。

老父曰:“鄉者夫人、嬰兒皆似君,君相貴不可言。”

《史記·高祖本紀》

呂后本以為,可以通過老父的相面在劉邦面前邀個功,把外面那些女人給比下去,結果什么也沒邀到。

多年以后,劉邦崩逝,呂后掌權,再也不需用邀功的方式來跟其他女人爭寵,于是便把昔日的競爭對手全部圈進,想必被呂后圈進的,也包括曹氏吧。

及高祖崩,呂后夷戚氏,誅趙王,而高祖珀宮唯獨無寵疏遠者得無恙。高祖崩,諸御幸姬戚夫人之屬,呂太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宮。

《史記·外戚世家》

參考資料:《史記·高祖本紀》、《史記·呂太后本紀》、《史記·齊悼惠王世家》、《史記·外戚世家》、《史記·蕭相國世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b8sd4Z23QRr6n2w1DpWC0yN9FPUfiazd2eaibx9vxlqgUz12PJa3rAh7r81WWhphzYLDVB4eDvXU4tgg7FUPD5Q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