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祖拉:清華五博士瞄準軍用無人直升機領域 從全球457萬大學生中脫穎而出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清華五博士瞄準軍用無人直升機領域 從全球457萬大學生中脫穎而出

創業四年,五位出自同一實驗組、同樣擁有飛機夢的清華博士,書寫了一份靚麗的青春答卷:創立公司,研制出世界首架交叉雙旋翼復合推力尾槳無人直升機,打破國外壟斷;先后融資近1.2億元,獲得專利69項,量產和重點規劃出四款無人機。

本月中旬,在第五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總決賽上,憑借該技術,他們成為“明星團隊”,從全球457萬大學生、109萬項目中脫穎而出,一舉奪冠。

突破常規

瞄準軍用

無人直升機領域

愛飛機、學飛機、造飛機,在清華求學九年,從本科到博士,“85后”工科男李京陽在飛機之夢上一路向前。說來也是奇遇,他創業融資的起點,也始于一次飛行。2014年雙創浪潮興起,出差路上,李京陽正修改飛機設計PPT,鄰座恰好是一位投資人,細聊之后,認定有前景,萌生投資意向。李京陽的公司還沒注冊好,投資款已經打過來了。

2015年,李京陽拉上實驗室里一起摸爬滾打的鐵哥們兒王賢宇、印明威、包長春、海日汗,成立清航裝備,開始了無人機之旅。

經過周密調研,他們得知,我國尖端無人直升機研制落后美國近半個世紀,軍用無人直升機更是空白,需求迫切,于是他們瞄準這一領域研制軍用產品。

傳統的直升機設計中,主旋翼不能耦合,無法既提供推力又提供升力,通過查閱國內外文獻,他們決定突破常規,采用功能解耦,以交叉旋翼提供升力,并增加新式尾槳,保證推力,也就是交叉雙旋翼復合推力尾槳無人直升機。

深夜街頭

廢棄停車場里忙測試

五個人從一開始就分工明確,動力系統、飛控系統、機械系統、測試系統和總體設計,每人負責一部分。

清華航院老樓的實驗室,成了他們最初的根據地,因為飛機測試動靜太大,為了避免干擾他人,他們干脆搬到實驗室外一處廢棄的停車場做測試。每天從傍晚吃完飯,一直忙活到凌晨三四點鐘,搬磚、和水泥、電焊,樣樣都要上手,印明威開玩笑說,“半年熬下來,發際線都后移了?!?/p>

一天夜里,五個人忙得熱火朝天,干脆脫掉上衣,光膀子上陣組裝零件,這一幕被抓拍下來,成為賽場上廣為流傳的“肌肉秀”,抓拍者正是印明威。

創業路上,這樣的歡樂時刻還有不少:第一次發動機點火成功,大家高興得集體吶喊;第一次雙槳起舞、交叉旋轉,激動得半夜向導師報告喜訊。

造無人機,危險也時刻相伴。一次,在剛性旋翼試驗中,因試驗臺發生故障,劇烈震動之下,飛機脫離試驗臺,一支旋翼飛出來打在地上,騰起的槳葉將護欄砸出一個大窟窿,要是沒有護欄,李京陽差點就沒命了,“我們只能趁著夜色灰溜溜地拖走殘骸,在實驗室分析歸零?!貝幽且院?,每次試驗,他們都要在方艙外加上防彈玻璃。

四年磨礪

才下手術臺又進試驗場

首款交叉雙旋翼復合推力尾槳無人直升機,被李京陽命名為JZ-300,JZ意為建設中華。按照計劃,他們要攻克交叉雙旋翼的構型設計、剛性旋翼和高性能電傳飛控系統三大技術難關。

與傳統的旋翼由一顆螺絲鎖住的設計不同,清航裝備的無人直升機,采用了剛性旋翼,它是固定的、結構部件一體化,可減少局部無效率的晃動,從而保持飛機整體升力方向的一致性。

要讓兩個槳交叉且不相撞,須保證兩者之間的相位相隔90度,這需要超級強大的飛控系統來實現。為此,印明威構建了一套完整的動力學模型,測算出兩個旋翼之間的干擾率,通過半物理仿真、全物理仿真,設計了一套可靠的控制律(飛行控制系統形成控制指令的算法),之后再利用系列試驗完善參數和模型。

為了給無人機安上這套“最強大腦”,邊讀博邊創業的印明威也是拼了。2015年冬天,意外骨折的他,打著石膏來到昌平接受無人機培訓,兩個月后以全國第一個理論與實操均滿分的成績,取得了無人直升機機長證。隨著無人機駕駛技術的精進,他對無人機飛行有了更多感性認識,對設計控制律的理解也更加深入。在那之后,他帶頭突破了飛控系統的控制律。第二年9月,做完骨折手術才兩天,他就和團隊伙伴們一起去學校做試驗了,女朋友心疼得直抹眼淚。

在無人機試驗之余,印明威只能利用深夜和別人休息的時間來撰寫博士論文。為了擠時間,去年除夕,他沒回家,大年三十還在實驗室寫論文。

隨著項目推進,無人機需要更加開闊的試驗場地,學校的停車場已經不能滿足需求,他們開始了頻繁的“遷徙”,先到昌平、順義的廠房過渡了一年多。但在一次試驗中,目睹無人機氣流把地毯全部掀起后,他們一致決定繼續“搬家”。去年1月2日,五個人開車從順義去太原,走了一天最終在太原找到一處通航機場,可用于試飛。也是在那里,他們的首款飛機JZ-300完成懸停試驗,首飛成功。當時走的時候,女朋友問“啥時候回”,印明威說“去幾天”,結果在太原待了好幾個月。之后,他們又在石家莊一處廠房待了一年多。去年國慶,印明威結婚時,作為證婚人,李京陽把這段經歷編成了段子,“你說走三天,我等了三個月。你說走三個月,我等了一年。你還會回來嗎?”

在石家莊,科研進展迅速,JZ-300完成了四邊航線的飛行、高度飛行、帶載荷飛行,研發的兩款60公斤級的新產品也完成首飛,進入中試階段。

今年10月,清航裝備迎來第六次“遷徙”,如今延慶八達嶺新能源谷的一處灰色小樓,成為公司新的研發總部,大廳里陳列著多款自主研發的無人機機型,辦公設備也已到位。

燃情時刻

進入全軍武器系統采購網

雖然創業過程曲折,但在融資上,清航裝備還算順利:融資3輪資金將近1.2億元,獲得專利69項,如今在福建大田建立的研發基地占地100畝,空域52.7萬畝,公司規模超過50人;2017年,首次實現清華大學“校長杯”創新挑戰賽全滿貫。

在這次的“互聯網+”雙創大賽上,李京陽驕傲地宣布,目前團隊研制的世界首架交叉雙旋翼+推力尾槳復合推進直升機,具有載重大、操控穩、突防快優勢,載重相比傳統構型提高約30%,速度相比同級機型提升約100千米每小時,打破國外在復合推進高性能直升機領域近半個世紀壟斷,填補國內空白。公司還完成了直升機三大動部件核心技術突破,并構建了直升機軟硬件測試體系,旗下兩款型號均以競標第一名成績獲陸軍裝備預研和科研經費支持,并列入全軍武器系統采購網。目前,他們規劃的產品包括交叉雙旋翼武裝無人直升機、系留無人直升機、仿生人工智能飛行器等,今年企業采購訂單約2000萬元。

第五屆中國“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總決賽上展示的交叉雙旋翼復合推力尾槳無人直升機。 清華大學供

創業者說

“不妥協,直到變老!”

回顧創業歷程,李京陽坦言,“創業確實是一件很苦的事兒,需要拋棄很多東西?!?造無人直升機,周期長、投入大,清航裝備的創始團隊從一開始就做好了過苦日子的準備,印明威記得,剛開始五個人每個月就拿兩千元,有三四個月甚至發不出工資。等到2017年,新的融資進來后,投資人說“你們工資太低了,至少應該提到一萬多,保證一下基本生活”,他們才把工資漲到六七千元。今年,他們的工資有小幅提升,可即便這樣也不及同級同學薪水的一半。印明威說,大家心里想得很明白,“造無人機投入大、風險高,我們不能把投資人的錢都裝到自己口袋里。不拿高薪,也是表明我們的態度?!?/p>

手指被齒輪鉸進去,在試驗廠房遭遇蛇和老鼠,在零下25攝氏度滿是墳地的荒谷里試飛……逐夢之路,從不是一帆風順,挑戰一路相隨,但他們從未想過放棄。

問及創業動力,李京陽朗誦了一首詩:在創業的日子里,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甜,只知道確定了便義無反顧。要輸就輸給追求,要嫁就嫁給幸福。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協,直到變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