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学科(专业)都是跨学科的交叉学科!

世界上的各类事物运行本来是没有学科(或专业)界线的,人们为了便于学习和认识事物的运行规律,人为地划分为许多学科。学科划分是为学习和研究方便不得已而为之,学科划分使原本完整的知识在某种程度上被割裂。

即使在某一学科内部看起来具有系统性、严密性的知识体系,一旦跳出这一学科,或者以另一学科的体系来解读,就会发现,原来认为系统性、严密性的知识体系也是支离破碎的!例如,地球上的客观事物本来是没有经度、纬度和时区的,为了认识地球上事物的方便,把地球划分为经度、纬度和时区,这一划分是系统的、严密的,但是,如果站在长江、黄河这样的水系角度,纬度和时区就把长江、黄河的水系分割在多个不同的纬度和时区。

任何一门学科都是按照某种知识分类标准(分类标准不只一种维度,而是有多种维度)划分而成的,如果以别的分类标准来看,本来看似边界明确的学科也就成为跨学科的交叉学科了。打个比方,人可以分为南方人、北方人、东方人、西方人,之间的边界并不明确,即使找到明确的边界(如长江或淮河),如果以其它分类标准(如老年、青年、少年;或富豪、中产、穷人)来看,按地域划分的南方人、北方人都会跨到不同年龄、不同收入的类别中去。

由此,可以得出一个令人惊讶的推论:“所有学科(专业)都是跨学科的交叉学科!”

不仅管理学会跨到其它学科,物理、化学这样的看似边界清晰的学科也会跨到其它学科。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举了一个这样的例子,有一门学科叫物理化学,美国化学会主办一份《物理化学》杂志,物理学家投稿总是被拒,因为化学领域的审稿人读不懂物理学家写的文章。于是,美国物理学会就办了另一份杂志《化学物理》,这两者之间有多大差别很难讲。后来,两边的一部分科学家创办了一份新的杂志《物理化学和化学物理》。

杨玉良曾经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司长,对学科之间边界和关系有深入的研究。杨玉良认为,学科是按教学和训练所定义的知识的分类,一定程度上具有人为性和随意性,学科划分虽然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同时存在负面作用,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当然,不同学科的边界清晰程度还是有差异的。与数学、物理这样的学科相比,管理学、经济学、社会学等学科的边界更为模糊,这些学科的边界不像动物、植物的分类(能明确界定某种动物或植物属于某一界、门、纲、目、科...)一样清晰,而是像对地球的表面及内部进行的分类,既可以分为高原、盆地、丘陵、高山、江、湖、海,也可以分为热带、亚热带、温带、寒带,还可以分为某一段经度或纬度,这些分类的边界大多是不清晰的。

管理学与其它学科的边界,就像“温带”这一领域在地球上的边界,从经度或时区的标准来看,“温带”涉及地球上的所有经度和时区,从另一角度(如纬度)来看,“温带”只是在某些纬度的范围内,而且存在高纬度区域与低纬度区域都属于温带的交叉现象。

基于“学科就是对知识的不同角度分类”这一认识出发,也能回答《再问管理学》一文提出的“有中国管理学吗?”的问题。

管理学内部的二级、三学科也可以从不同角度分类。按管理过程来分,有计划(学)、组织(学)、指挥或领导(学)等;按职能(功能)来分,可以分为战略学、人力资源学、财务学、营销学;按国别(文化、地域)来分,则有东方(中国)管理学、西方(美国)管理学等;按时期分,则有古代管理学、近代管理学、现代管理学??杉?,“中国管理学”作为按国别(文化、地域)来划分的一个子领域,是可以存在的,也可以从这一角度进行研究的。

注:本文为约稿评论,发表于《管理学报》2013年第7期,第969~970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