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拉克祖拉体育:魏紀七(2)--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魏紀七(2)---天道輪回  

司馬懿遇到了兩個震鑠古今的人。曹操使司馬懿走上了政治舞臺,并奪了自己的天下;諸葛亮練就司馬懿軍事才能,把自己拖死。

曹操招賢納士、籠絡人心奪了天下大半,而司馬懿雖鄙視曹操的身世和行為,忌憚曹操喜怒無常的性格,但卻繼承并超過曹操的陰險和殘忍。

曹操對司馬懿還是存一種對未來的戒心,曹操曾聽人說司馬懿極具傳說色彩的 “狼顧”,也就是你在后面叫他,他不用轉身,頭便可一百八十度回旋,面部對著后面的人。這種“狼顧”之相的人陰險而奸詐。曹操曾在司馬懿走后,喚作:“仲達,一等”,司馬懿便顯“狼顧”之相。曹操大驚,便想殺掉他。

司馬懿依附于曹丕,曹丕多次從中周旋,加上司馬懿超強的政治頭腦,曹操一時也無計可施。司馬懿抓住了曹操性格上的這個弱點,在曹操在世的時候也沒有出現什么紕漏,反而在曹操身上學到了不少的東西。

在曹丕奪權的過程中,又出力非凡,成了曹丕最信任的人。從此,司馬家族在曹氏政權的地位開始上升,并取得了鞏固,司馬懿兩次成為曹氏家族的托孤重臣。

雖然《晉書》和《資治通鑒》在一些戰爭的勝負上描寫不盡相同,但最后獲益的還是司馬懿。正是這兩個人,使司馬懿在政治的詭譎多變和戰爭的生死存亡中變得游刃有余。從而也直接導致了在以后曹馬的權利相爭中,司馬懿大獲全勝,一下子鞏固了司馬家族在整個曹氏政權中獨一無二的地位。

善于示弱的司馬懿,干了幾件使人意想不到和令人發指的事情。

首先,孫劉聯盟的破壞來自于司馬懿的計謀,他利用東吳對劉備在荊州問題上的不滿,促使東吳反戈。

征伐遼東,既入城,立兩標以別新舊焉。男子年十五已上七千余人皆殺之,以為京觀。偽公卿已下皆伏誅,戮其將軍畢盛等二千余人,受曹操徐州、雍城、彭城、鄴城、柳城屠城影響很深。

高平陵之變,司馬懿對曹爽及其黨羽何晏、丁謐、鄧揚、畢軌、李勝、桓范等,并滅三族。嘉平三年王凌起兵被泄露,仰鴆而死,司馬懿收其余黨,皆夷三族。

在曹操初次征召司馬懿時,司馬懿便裝病逃過了一次征召。在曹馬權利的爭奪中,司馬懿同樣演繹了一出裝病的好戲,從而使曹爽徹底的失去了對司馬懿的防范。

作為司馬懿和他的兒子們,用血腥和屠戮為司馬炎的稱帝打下了基礎,為那個亂世腥紅的天空暫時性的風輕云淡做了最后一個殘忍的注腳。僅僅是幾年之后,司馬炎的繼承人便把晉朝陷入了飄搖之中,那個被稱為白癡皇帝的司馬衷終于讓司馬懿的在天之靈看到了,司馬氏的智慧同樣殘殺了自己的家族,這就叫天道輪回,必有報應。

[8]太傅懿陰與其子中護軍師、散騎常侍昭謀誅曹爽。

嘉平元年(己巳、249)[1]春,正月,甲午,帝謁高平陵,大將軍爽與弟中領軍羲、武衛將軍訓、散騎常侍彥皆從。太傅懿以皇太后令,閉諸城門,勒兵據武庫,授兵出屯洛水浮橋;召司徒高柔假節行大將軍事,據爽營;太仆王觀行中領軍事,據羲營。因奏爽罪惡于帝曰:“臣昔從遼東還,先帝詔陛下、秦王及臣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為念。臣言‘太祖、高祖亦屬臣以后事,此自陛下所見,無所憂苦。萬一有不如意,臣當以死奉明詔?!翊蠼?,背棄顧命,敗亂國典,內則僭擬,外則專權,破壞諸營,盡據禁兵,群官要職,皆置所親,殿中宿衛,易以私人,根據盤互,縱恣日甚。又以黃門張當為都監,伺察至尊,離間二宮,傷害骨肉,天下洶洶,人懷危懼。陛下便為寄坐,豈得久安!此非先帝詔陛下及臣升御床之本意也。臣雖朽邁,敢忘往言!太尉臣濟等皆以爽為有無君之心,兄弟不宜典兵宿衛,奏永寧宮,皇太后令敕臣如奏施行。臣輒敕主者及黃門令‘罷爽、羲、訓吏兵,以侯就第,不得逗留,以稽車駕;敢有稽留,便以軍法從事!’臣輒力疾將兵屯洛水浮橋,伺察非常?!彼密滄嗍?,不通;迫窘不知所為,留車駕宿伊水南,伐木為鹿角,發屯田兵數千人以為衛。(司馬懿發動政變。)

懿使侍中高陽許允及尚書陳泰說爽,宜早自歸罪,又使爽所信殿中校尉尹大目謂爽,唯免官而已,以洛水為誓。泰,群之子也。

初,爽以桓范鄉里老宿,于九卿中特禮之,然不甚親也。及懿起兵,以太后令召范,欲使行中領軍。范欲應命,其子止之曰:“車駕在外,不如南出?!保ㄍ侗疾芊跡┓賭順?。至平昌城門,城門已閉。門候司蕃,故范舉吏也,范舉手中版示之,矯曰:“有詔召我,卿促開門!”蕃欲求見詔書,范呵之曰:“卿非我故吏邪,何以敢爾?“乃開之。范出城,顧謂蕃曰:“太傅圖逆,卿從我去!”蕃徙行不能及,遂避側。懿謂蔣濟曰:“智囊往矣!”濟曰“范則智矣;然駑馬戀棧豆(劣馬貪戀馬房的草料),爽必不能用也?!?/p>

范至,勸爽兄弟以天子詣許昌,發四方兵以自輔。爽疑未決,范謂羲曰:“此事昭然,卿用讀書何為邪!于今日卿等門戶,求貧賤復可得乎!且匹夫質一人,尚欲望活;卿與天子相隨,令于天下,誰敢不應也!”俱不言。范又謂羲曰:“卿別營近在闕南,洛陽典農治在城外,呼召如意。今詣許昌,不過中宿,許昌別庫,足相被假;所憂當在谷食,而大司農印章在我身?!瀕誦值苣徊淮?,自甲夜至五鼓,爽乃投刀于地曰:“我亦不失作富家翁!”范哭曰:“曹子丹佳人,生汝兄弟,犢耳!何圖今日坐汝等族滅也!”(蔣濟把曹爽一窩鼠輩看得如此透徹?;阜犢慈瞬煌?,聰明反被聰明誤。)

爽乃通懿奏事,白帝下詔免己官,奉帝還宮。爽兄弟歸家,懿發洛陽吏卒圍守之;四角作高樓,令人在樓上察視爽兄弟舉動。爽挾彈到后園中,樓上便唱言:“故大將軍東南行!”爽愁悶不知為計。

戊戍,有司奏“黃門張當私以所擇才人與爽,疑有奸?!筆盞備鍛⑽究際?,辭云:“爽與尚書何晏、鄧、丁謐、司隸校尉畢軌、荊州刺史李勝等陰謀反逆,須三月中發?!庇謔鞘賬?、羲、訓、晏、、謐、軌、勝并桓范皆下獄,劾以大逆不道,與張當俱夷三族。(你死我活。曹爽之事只是導火線,關鍵是朝廷上下已依附司馬懿,曹爽被人瞧不起。)

初,爽之出也,司馬魯芝留在府,聞有變,將營騎斫津門出赴爽。及爽解印緩,將出,主簿楊綜止之曰:“公挾主握權,舍此以至東市乎?”有司奏收芝、綜治罪,太傅懿曰:“彼各為其主也,宥之?!鼻曛?,以芝為御史中丞,綜為尚書郎。

魯芝將出,呼參軍辛敞欲與俱去。敞,毗之子也,其姊憲英為太常羊耽妻,敞與之謀曰:“天子在外,太傅閉城門,人云將不利國家,于事可得爾乎?”憲英曰:“以吾度之,太傅此舉,不過以誅曹爽耳?!背ㄔ唬骸叭輝蚴戮禿??”憲英曰:“得無殆就!爽之才非太傅之偶也(無法相比)?!背ㄔ唬骸叭輝虺梢暈蕹齪??”憲英曰:“安可以不出!職守,人之大義也。凡人在難,猶或恤之;為人執鞭而棄其事,不祥莫大焉。且為人任,為人死,親昵之職也,從眾而已?!背ㄋ斐?。事定之后,敞嘆曰:“吾不謀于姊,幾不獲于義!”(女流也有高見。猶豫不決,生死存亡之際,選擇大義。)

先是,爽辟王沈及太山羊祜,沈勸祜應命。祜曰:“委質事人,復何容易!”沈遂行。及爽敗,沈以故吏免,乃謂祜曰:“吾不忘卿前語?!膘鐫唬骸按朔鞘悸撬耙?!”(記載一些智慧火花。)

爽從弟文叔妻夏侯令女,早寡而無子,其父文寧欲嫁之;令女刀截兩耳以自誓,居常依爽。爽誅,其家上書絕昏,強迎以歸,復將嫁之;令女竊入寢室,引刀自斷其鼻,其家驚惋,謂之曰:“人生世間,如輕塵棲弱草耳,何至自苦乃爾!且夫家夷滅已盡,守此欲誰為哉!”令女曰:“吾聞仁者不以盛衰改節,義者不以存亡易心。曹氏前盛之時,尚欲保終,況今衰亡,何忍棄之!此禽獸之行,吾豈為乎!”司馬懿聞而賢之,聽使乞(收養)子字養為曹氏后。

何晏等方用事,自以為一時才杰,人莫能及。晏嘗為名士品目(品評)曰:“‘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夏侯泰初是也?!福ㄏ鋼氯胛ⅲ┮補誓艸商煜輪瘛?,司馬子元是也?!ㄔ祝ㄉ衩睿┮膊患捕?,不行而至’,吾聞其語,未見其人?!備怯隕窨鮒羆閡?。(想以神來比擬自己。何晏很自負。)

選部郎劉陶,曄之子也,少有口辯,鄧之徒稱之以為伊、呂。陶嘗謂傅玄曰:“仲尼不圣。何以知之?智者于群愚,如弄一丸于掌中;而不能得天下,何以為圣!”(以權力和利益作為圣人的標準。這類人至今還很多。)玄不復難,但語之曰:“天下之變無常也,今見卿窮?!奔安芩?,陶退居里舍,乃謝其言之過。

管輅lu之舅謂輅曰:“爾前何以知何、鄧之敗?”輅曰:“鄧之行步,筋不束骨,脈不制肉,起立傾倚,若無手足,此為鬼躁;何之視候則魂不守宅,血不華色,精爽煙?。ň襝篤〉難蹋?,容若槁木,此為鬼幽;二者皆非遐福之象也?!保ㄐ紊窠勻綣?。)

何晏性自喜,粉白不去手,行步顧影。尤好老、莊之書,與夏侯玄、荀粲及山陽王弼之徙,競為清談,祖尚虛無,謂《六經》為圣人糟粕。由是天下士大夫爭慕效之,遂成風流,不可復制焉。粲,之子也。(一群昏昏然、飄飄然的人。)

[2]丙午,大赦。

[3]丁未,以太傅懿為丞相,加九錫;懿固辭不受。

[4]初,右將軍夏侯霸為曹爽所厚,以其父淵死于蜀,常切齒有報仇之志,為討蜀護軍,屯于隴西,統屬征西。征西將軍夏侯玄,霸之從子,爽之外弟也。爽既誅,司馬懿召玄詣京師,以雍州刺史郭淮代之。霸素與淮不葉,以為禍必相及,大懼,遂奔漢。漢主謂曰:“卿父自遇害于行間耳,非我先人之手刃也?!庇鮒鹺?。姜維問于霸曰:“司馬懿既得彼政,當復有征伐之志不?”霸曰:“彼方營立家門,未遑外事。有鐘士季者,其人雖少,若管朝政,吳、蜀之憂也?!筆考廄?,鐘繇之子尚書郎會也。(以上展現政變中各種人性和智慧。)

[5]三月,吳左大司馬朱然卒。(朱然(公元182-249年),字義封,丹揚故鄣人。本名施然。史書中記載的朱然,終其一生,戰功赫赫,官職越來越高。是東吳朱氏家族中很重要的一個人物,到后來也算是聲名遠播。)然長不盈七尺,氣候分明,內行修潔。終日欽欽,若在戰場,臨急膽定,過絕于人。雖世無事,每朝夕嚴鼓,兵在營者,咸行裝就隊。(一生居安思危,警惕性很高。)以此玩敵,使不知所備,故出輒有功。然寢疾增篤,呈主遲晝為減膳,夜為不寐,中使醫藥口食之物,相望于道。然每遣使表疾病消息,吳主輒召見,口自問訊,入賜酒食,出賜布帛。及卒,吳主為之哀慟。

[6]夏,四月,乙丑,改元。

[7]曹爽之在伊南也,昌陵景侯蔣濟與之書,言太傅之旨,不過免官而已。爽誅,濟進封都鄉侯,上疏固辭,不許。濟病其言之失,遂發病,丙子,卒。(蔣濟(188年-249年5月18日),字子通,楚國平阿(今安徽省懷遠縣常墳鎮孔崗)人,曹魏重臣,四朝元老。歷仕曹操、曹丕、曹睿、曹芳四代,官至太尉,為曹魏出過不少有價值的建議。 蔣濟在漢末出任九江郡吏、揚州別駕。后被曹操聘為丹楊太守,不久升任丞相府主薄,西曹屬,成為曹操的心腹謀士。魏文帝繼位之后出任右中郎將。魏明帝繼位之后出任中護軍,封侯關內。曹芳繼位之后,出任領軍將軍,封昌陵亭侯,又任太尉。公元249年(正始十年),蔣濟隨司馬懿誅殺曹爽之后,晉封都鄉侯,同年因失言愧疚而卒,謚曰景侯。)

[8]秋,漢衛將軍姜維寇雍州,依山筑二城,使牙門將句安、李歆等守之,聚羌胡質任,侵逼諸郡;征西將軍郭淮與雍州刺史陳泰御之。泰曰:“城雖固,去蜀險遠,當須運糧;羌夷患維勞役,必未肯附。今圍而取之??剎謊卸紋涑?;雖其有救,山道阻險,非行兵之地也?!被茨聳固┞侍質窕ぞ熘?、南安太守鄧艾進兵圍城,斷其運道及城外流水。安等挑戰,不許,將士困窘,分糧聚雪以引日月。維引兵救之,出自牛頭山,與泰相對。泰曰:“兵法貴在不戰而屈人。今絕牛頭,維無反道,則我之禽也?!彪分罹骷嶗菸鷯胝?,遣使白淮,使淮趣牛頭截其還路?;創又?,進軍洮水。維懼,遁走,安等孤絕,遂降?;匆蛭骰髦釙?。

鄧艾曰:“賊去未遠,或能復還,宜分諸軍以備不虞?!庇謔橇舭桶姿?。三日,維遣其將廖化自白水南向艾結營。艾謂諸將:“維今卒還,吾軍人少,法當來渡;而不作橋,此維使化持吾令不得還,維必自東襲取洮城?!變竊謁?,去艾屯六十里,艾即夜潛軍徑到;維果來渡,而艾先至據城,得以不敗。漢軍遂還。(每一步都被看穿,漢軍困。)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