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拉和迪拜谁更强:勞動合同糾紛刑玉芳與宜興富藝家具店勞動合同糾紛用工主體(2015)錫民終字第1057號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勞動合同糾紛刑玉芳與宜興富藝家具店勞動合同糾紛用工主體(2015)錫民終字第1057號

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錫民終字第105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邢玉芳。

委托代理人林國征,宜興市法律援助中心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宜興經濟開發區富藝家具店,住所地宜興市經濟開發區紅星美凱龍國際家居廣場B8058號。

經營者許凌云。

委托代理人丁春強,宜興市經濟開發區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楊洋,宜興市經濟開發區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上訴人刑玉芳因與被上訴人宜興經濟開發區富藝家具店(以下簡稱富藝家具店)勞動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2015)宜民初第9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5年4月24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富藝家具店一審訴稱:富藝家具店與邢玉芳未建立勞動關系。富藝家具店在2013年3月份從經營場所紅星美凱龍商場主樓撤場,停止經營。2014年2月份,許凌云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名義公開招聘導購員,邢玉芳應聘。美家美戶家具館實際經營場所位于紅星美凱龍商場二期大樓,因美家美戶家具館與紅星美凱龍一方對承租商鋪的租金未能協商一致,故美家美戶家具館一直未辦理相應的工商營業執照,尚未正式營業。邢玉芳在美家美戶家具館工作期間發生勞動爭議,以富藝家具店為被申請人向宜興仲裁委申請仲裁,宜興仲裁委裁決富藝家具店承擔法律責任。富藝家具店不服,認為其作為被申請人主體錯誤,故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富藝家具店在本案中不承擔勞動法律責任。

邢玉芳一審辯稱:富藝家具店雖然從原經營場所撤場,但仍然在紅星美凱龍商場二期選擇繼續經營。富藝家具店遷移經營場所后,雖然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名義招聘經營,但實際經營中仍然使用富藝家具店的公章,所以她是與富藝家具店建立勞動關系。她于2014年2月18日應聘,但雙方一直未訂立勞動合同,根據法律規定應當向其支付二倍的工資。2014年11月2日,負責人許凌云將她辭退。她認為解除勞動合同的原因在于用人單位一方,應當支付經濟補償。故請求判令富藝家具店:一、支付2014年2月18日至2014年11月2日期間的二倍工資差額21600元;二、支付病假工資1332元;三、支付經濟補償2000元。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

富藝家具店是一家經營零售家具的個體工商戶,經營者是許凌云,經營場所租用紅星美凱龍商場主樓的商鋪。2013年4月20日,富藝家具店撤場。2014年2月份,許凌云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名義對外招聘導購員。美家美戶家具館的經營場所選址在紅星美凱龍商場二期大樓,但未領取工商營業執照。2014年2月18日,邢玉芳應聘并被許凌云招用,但雙方未訂立勞動合同。2014年9月17日,邢玉芳至醫院實施人流手術。2014年9月18日-2014年10月4日,邢玉芳術后在家休息。2014年11月2日,許凌云辭退邢玉芳。

另查明,富藝家具店工商登記狀態為在業,至起訴之前,未有商戶名稱、經營場所的變更登記。

上述事實,有富藝家具店提供的仲裁裁決書、商戶撤場程序表、情況說明、招聘信息,邢玉芳提供的醫療診斷證明書、考勤表以及法院開庭筆錄等證據在卷佐證。

審理中,富藝家具店主張美家美戶家具館營業期間是以自己名義對外經營,并提交銷貨單、訂購合同以證明。邢玉芳提出異議,稱銷貨單或訂購合同一式四聯,第二聯是客戶聯,由客戶持有,其上有加蓋富藝家具店的公章。富藝家具店辯解美家美戶家具館尚未刻印公章,應一些客戶權利保障的要求,在銷貨單或訂購合同的客戶聯加蓋富藝家具店的公章,使得客戶安心。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富藝家具店與美家美戶家具館在法律上是否是同一主體。根據富藝家具店的工商登記資料,富藝家具店從核準注冊始未進行過任何變更登記。根據雙方當事人的陳述與舉證從中查明的事實,雖然美家美戶家具館與富藝家具店的經營者是同一人,但是富藝家具店從原經營場所撤場當時及之后,沒有對外告知變更經營場所或者變更商戶名稱,而美家美戶家具館也是以自己的名義經營。因此,美家美戶家具館與富藝家具店是相對獨立的經營實體,并沒有產生混淆。邢玉芳認定美家美戶家具館就是富藝家具店沒有具體的事實依據。邢玉芳是許凌云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名義招聘的工作人員,在美家美戶家具館工作,與富藝家具店未建立任何聯系。故邢玉芳請求富藝家具店對其在美家美戶家具館工作期間發生的勞動爭議承擔法律責任沒有事實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一審法院判決如下:駁回邢玉芳的仲裁請求。本案案件受理費5元,由邢玉芳負擔。

邢玉芳上訴稱:一審法院認定富藝家具店與邢玉芳不存在勞動關系與事實不符,適用法律不當。富藝家具店于2013年4月20日從宜興紅星美凱龍商場一樓撤出后,一直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為商業宣傳廣告在宜興紅星美凱龍商場副樓正常經營,且仲裁和一審庭審過程中已經證實在此期間一直用富藝家具店公章對外銷售,且富藝家具店與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實際經營者均為許凌云,其經營的產品亦相同,事實上應是富藝家具店在實際經營,只是沒有對外告知變更經營場所或變更名稱,富藝家具店與美家美戶家具館實為同一經營主體,因此邢玉芳與富藝家具店存在勞動關系。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富藝家具店支付邢玉芳未按法律規定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的差額17559元,流產期間的工資1133元,經濟補償2000元;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富藝家具店承擔。

富藝家具店答辯稱:一審法院查明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上訴人邢玉芳與富藝家具店未建立勞動關系,請求駁回上訴人訴請。

二審中,邢玉芳對原審法院查明的“許凌云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名義對外招聘導購員”有異議,認為招聘時沒有美家美戶的名字。對于其他雙方無異議部分事實,本院予以確認。二審中,雙方均未提交新證據。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首先,富藝家具店在一審中提交的商戶撤場程序表、情況說明、證明、招聘信息等已形成證據鏈,足以證明富藝家具店已于2013年4月20日從宜興紅星美凱龍商場一樓撤出,許凌云于2014年2月以美家美戶家具館的名義對外招聘導購員,邢玉芳于2014年2月18日應聘并被許凌云招用?;諫鮮鍪率?,邢玉芳應聘并被招用時,應明確知道其系在美家美戶家具館從事導購員工作,與富藝家具店并無關系。邢玉芳在二審中稱其應聘時未看到美家美戶家具館字樣,且在未簽訂合同的情況下,其一直認為是在富藝家具店工作,但就該主張,邢玉芳未能提交相應證據予以證明。其次,邢玉芳上訴認為美家美戶家具館對外經營期間一直用富藝家具店公章對外銷售,且兩者的實際經營者均為許凌云,經營的產品亦相同,富藝家具店與美家美戶家具館實為同一經營主體。根據富藝家具店在一審中提交的銷貨單、訂購合同等,美家美戶家具館對外銷售時,銷貨單、訂購合同上供貨方均寫明為美家美戶家具館,邢玉芳一審中亦對此予以認可,因此美家美戶家具館在營業期間是以自己名義對外經營,而富藝家具店從原經營場所撤場當時及之后,亦未對外告知變更經營場所或者變更商戶名稱。故在邢玉芳就其上述主張未能提交具體事實依據的情況下,僅憑富藝家具店與美家美戶家具館實際經營者均為許凌云,美家美戶家具館的銷貨單或訂購合同的客戶聯上加蓋有富藝家具店公章,并不足以認定富藝家具店與美家美戶家具館在法律上為同一主體。

綜上,邢玉芳的上訴主張及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元,由邢玉芳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韓 蓓

代理審判員  單甜甜

代理審判員  包文炯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日

書 記 員  陶夢婕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