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拉顿公主故事:醫學筆記1-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醫學筆記1--12

筆記1. 開絡滌飲煎

功效:苦辛開絡,健脾滌飲。主治:懸飲(滲出性胸膜炎、胸腔積液難消者)。

方藥:生香附15g 旋覆花12--15g 廣陳皮12g 生半夏15g 云茯苓30g 生薏米30g 葶藶子15 --20g 白芥子12g 生黃芩15g 紫丹參20g 生姜3片 大棗4枚。

注:倒取藥汁時,必須用紗布過濾。歌訣: 胸液難消胸膜炎, 半夏薏香生藥先;

陳旋苓芥葶藶子, 姜棗丹參芩共煎。

結核性胸膜炎、胸腔積液屬“懸飲”之類。主方為十棗湯,因藥力猛峻,副作用大,長期以來醫家不敢輕用,病家亦難接受,是為弊端。本人仿《溫病條辨》“苦辛淡合,芳香開絡法”,取香附旋覆花湯加減之,擬訂開絡滌飲煎。重癥可配服香戟膠囊(大戟40g(醋炒)、木香10g,研至細粉,裝O號膠囊(每粒含凈藥0.42g),服法:初服2-4-6粒遞增、退后酌減:6-4-2粒遞減至停。慢性胃炎、潰瘍病患者慎服,孕婦忌服),同樣具有破癖逐飲、消堅行水的作用,服藥全過程很少出現胃腸道不良反應。使病人的水飲不知不覺地消于無形之中,且能控制滲出。

方中香附生用是保全其辛燥化濕,行氣開結的固有療效,用以加大推動旋覆花消痰、下氣、通絡、行水的力度。旋覆花、葶子、香戟膠囊等均為性猛耗氣,味惡傷正之品,遵循“衰其半而止……”的準則,當胸腔積液顯著消退后,酌情減量,或用旋覆花全草——金沸草,加大劑量,比較穩妥。臨證接診此病,一般已是用大量抗結核(抗癆)藥或胸穿的經治病例。

其一,胸腔積液不多,但難以消除者;

其二,胸腔積液泛濫每抽每滲者;

其三,少量胸腔積液或包裹性積液久久不能吸收者。

一般10-20劑,每見奇功。不過包裹性積液,非常頑固,必須配服水蛭膠囊,方見消水散結之功。

《臨證碎金錄---張瓊林 張善堂著》

按:此方是治療胸膜炎及積水的有效方,最初是溫病學家吳鞠通創制的,上方是張瓊林先生以此方為主進行加減而成,四川名老中醫余國俊先生亦是運用吳氏方的高手,余氏師徒兩代運用此方治療懸飲也是屢取佳效。我臨床運用治療多例結核性胸膜炎積水全部治愈。

我曾治一中年男子,汪姓,系蹬三輪車夫,以右側胸脅掣痛求診于我,我先以柴胡疏肝散合活絡效靈丹治之半月不效,經仔細問診,得知還有微咳癥,乏力。感覺應是肺病,令其到醫院拍個胸片再治。結果證實為肺結核性胸積水引起的懸飲證,于是改方為香附旋復花湯加減,治療一個月,痊愈,右胸脅不在疼痛。

上方張瓊林先生說:倒取藥汁時,必須用紗布過濾。是因為旋復花有纖維毛,濾不凈易刺激咽喉,引起嘔吐,此點不可不注意?;褂幸壞鬩鉤淶氖竊擻么朔降墓丶Γ何餼賢ㄈ銜酥中餐?,即《金匱》水在肝而用十棗湯之證。因其為患尚輕,僅用香附旋覆花湯滌飲通絡即可。為了準確無誤地使用本方,最關鍵的是要掌握這種脅痛的特征---掣痛。注意不是脹痛、刺痛或隱痛,而是牽掣作痛。即體位固定時不痛或僅微痛,一旦移動體位,如翻身、轉側、俯仰、走路等,便牽掣疼痛不已。一方有一證,一證有一方,方證對應才能取效。這一點尤為重要,故識證為先,否則方再好,不對證也枉然。

筆記2. 女子以肝為先天

回憶初涉臨床時觀摩某位何姓醫生診病,所治的門診病人中以20—50歲左右的婦女為多。問其服藥之后的效果則常說:“服何醫生的藥舒服?!焙罅粢庥諍我繳Ψ?,大多是疏肝理氣藥如柴胡、青皮、枳殼、香櫞、香附、陳皮、木香等,養血活血藥如當歸、白芍、川芎、桃仁、紅花等。另一部分必用之藥,乃養肝腎、益肝陰、補肝血之品,如何首烏、桑寄生、雞血藤、夜交藤、川斷、枸杞、懷牛膝等。由此而明白:治婦人當疏肝理氣、活血化瘀、健脾調腎,但重要之處,必須用養肝、柔肝之品。

《臨證指南醫案》說:“女子以肝為先天?!備九匝?,行經耗血,妊娠血聚養胎,分娩出血,以致女子有余于氣而不足于血?!俺邐?,任主胞胎”,《醫學真傳》說:“蓋沖任之血,肝所主也?!憊食迦味鲇肱由砘芙裘芟喙?,肝主疏泄,可調節沖任二脈生理活動,助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帶下分泌正常,妊娠孕育,分娩順利。因此,所謂調理沖、任,實際上就是調肝?!噸厙烀街ぶ渦奈?---戴裕光》

按:這是重慶名老中醫醫案醫話集的一段話,專講婦科病治療,語言樸實,總結扼要?;贗房次頤侵瘟聘究撇?,為什么常用桃紅四物湯、逍遙散、

定經湯之類,至此就全明白了。這些認識并非憑空而來,完全是經驗的總結,理論的升華。作為一個中醫者,不但要注重實踐經驗,而且還要善于用理論指導具體的醫療活動,治婦人當疏肝理氣、活血化瘀、健脾調腎,但重要之處,必須用養肝、柔肝之品。只有這樣才能游刃有余的處理好各種婦科疑難雜證。

筆記3. 乳香妙治頸椎病 (施海)

乳香來源于橄欖科植物卡氏乳香樹經刀割滲出的樹脂,具有活血止痛、消腫生肌的功效。常用于跌打損傷、瘀滯疼痛、瘀血阻滯所致的心腹疼痛、癥瘕積聚、風濕痹痛等。

乳香始載于成書于漢末的《名醫別錄》,按三品分類列為上品。乳香和沒藥的配伍使用最早出自明代王肯堂《證治準繩》乳香止痛散。

《本草綱目》云:“乳香活血,沒藥散血,皆能止痛消腫生肌,故二藥每每相兼而用?!本收卟樵拇罅課南追⑾?,現代研究表明乳香提取物對佐劑誘導的關節炎路易鼠的治療效果很好。從乳香中提取的18個單體成分在動物實驗中被證實有明顯抗炎活性,迄今已發現3種倍半萜烯成分有強烈鎮痛作用。

筆者相信這個結果還僅僅是一個開始,隨著研究手段的不斷提高,乳香中更多的成分將被發現并開發利用。筆者在臨床診療中對用乳香的患者進行過療效觀察,從臨床角度有感而悟,乳香有神奇的修復人體局部損傷的作用。其實乳香就是乳香樹在刀割、蟲咬、雷劈受傷時自身分泌的樹脂,是一種植物“抗體”,可能有天然修復因子幫助乳香樹修復創口。類似作用的還有沒藥樹的樹脂——沒藥,麒麟竭的樹脂——血竭,更有甚者,古代松樹、楓樹的樹脂埋藏于地下萬年,即眾所周知的琥珀也有活血化瘀、破癥的功效,實在讓贊嘆大自然的力量。下面介紹乳香巧治頸椎病的一個案例。

2005年1月的一日,天氣陰沉沉的,特別的冷,筆者正在門診,突然接到同學的電話,說自己的同事頭頸痛很嚴重,想到筆者醫院試試中醫,筆者沒加猶豫滿口答應。掛斷電話后心想等患者來了以后,直接找骨傷科醫生診治就可以了。

當日下午同學帶患者來了,筆者上下仔細打量患者,發現他頭部僵直不敢亂動,右手也搭在了左肩上,身體傾斜著右肩高左肩低,步履緩慢,給筆者的第一印象是痛得挺厲害。簡短寒暄幾句便請患者坐下?;頰咂鴣踅不盎顧闈崴?,但沒說上幾句就顯露出痛苦表情,講話也不敢大聲了,生怕震動而加劇疼痛。

詢問得知,患者有頸椎病史3年了,頸椎嚴重骨質增生,椎間孔狹窄,韌帶鈣化。這次發作持續時間已2星期,在外院拍片明確診斷,并服用過戴芬、散利痛,但效果不明顯,尤其到晚上睡覺時那簡直是受罪,不翻身也痛,翻身更痛。筆者建議他先到骨傷科門診,再到推拿科,誰知他一口回絕,原來此前他已經做過牽引,試過針灸,拔過火罐,今日一心要吃中藥,同學還在一旁要求筆者開中藥處方。這下筆者有點左右為難了,內科醫生診治骨科病行嗎?

再細問病情,這位男性患者52歲,機關干部,形體略胖,面目稍顯虛腫,平時活動量少,出門經常以車代步,上班時久坐電腦前,愛抽煙喝酒,喜吃油膩食物,怕熱出汗多,夏天開冷空調睡覺,頸部肌肉僵硬,頸椎兩側有壓痛點,頭頸不敢靈活轉動,食少夜寐不安,舌質偏暗紅,苔白厚膩,脈弦滑。辨證屬于痰濕體質,感受寒氣,寒濕阻遏陽氣,經絡痹阻,氣血運行不暢,不通則痛。治療采用活血散寒,祛風除濕止痛的原則,藥用:

乳香9g 降香3g 桂枝5g 川芎9g 當歸9g 羌活9g 桑枝9g 薏苡仁30g 砂仁3g 蒼術9g 甘草6g上藥以水煎,服7劑。并叮囑患者停用電腦工作,注意頸部保暖。

上方中乳香、降香活血止痛,桂枝、當歸、川芎溫經活血,羌活、桑枝、薏苡仁、砂仁、蒼術祛風除濕。3日后患者電告疼痛大減50%,1星期后患者獨自前來復診,判若兩人,表情輕松,語聲宏亮,頭頸活動已看不出異常,并一再表示感激之情,筆者心中暗喜,但卻不露聲色地以老醫生的口吻說繼續服藥7劑鞏固療效,隨后數月筆者調理患者痰濕體質,頸椎痛未再發作。

頸椎病疼痛發作是由于頸椎骨質增生,椎間孔狹窄壓迫神經,局部組織肌肉充血水腫,而用乳香這種天然藥材,它所具有的修復創傷的能力正好為筆者所用。乳香的抗炎、鎮痛、調節免疫、抗腫瘤、抗菌作用都已經被國內外學者在動物實驗上得到證實,而更深入的臨床研究還將繼續?!兌徽鏌壞寐肌?/p>

按:乳香治療頸椎病是一個好思路,尤其使人感興趣的是提出乳香、沒藥、血竭是同一科屬的類藥,并詳細論證,邏輯推理正確,這樣一來就可以解決血竭的替代問題。

醫學筆記4.-------下法不畏男女老少

筆記4. 下法不畏男女老少

例一.憶1940年6月,家母高熱一個星期,口干,胸悶,汗出不斷,進食很少,大便數日未下,曾服用辛涼解表劑和小陷胸湯,不見好轉,反增煩躁,日夜不能合眼,欲吃冰塊,置身冷水中,適有孫姓老醫,為家君學友,素習《景岳全書》,診畢即言屬瘟疫,認為脈滑有力,舌苔黃厚,雖無芒刺也應攻下,處方大承氣湯加味,大黃用了30g,囑更衣后,飲1劑,分2次服。果然藥下如神,解出軟便穢物半盆,小水顏色如血,病去大半,事過3天便下床操持家務了。老人莞爾笑道,投藥依據不是仿效吳又可,而由“四維”得來,且說《本草正》一百二十八條之論大黃,就已廣采了古今經驗?!墩胖駒讀僦て呤晁榻鷴肌?/p>

例二. 1972年國慶節前夕,家母因過食膏梁厚味,夜脘腹劇痛,輾轉反傭、痛苦萬分,經吞服開胸順氣丸一包暫緩癥狀。次日仍胃痛脅痛不巳,暖腐厭食,腹部脹滿,尿道澀痛,溲中帶血,舌質絳,苔黃膩,口渴思飲,脈象弦有力,一派食積停聚,濕熱蘊結之象。家母當年已是82歲高齡,病情發展如此迅猛,闔家驚駭。我反復思量,如投內金、三仙等消導之品,恐怕病重藥輕,貽誤病機??悸竊偃?,遂與消食和胃之品中,加入熟牽牛20克,僅服一劑,癥狀大減,繼服一劑,病趨穩定遂停服湯劑,僅以米粥調理而告全愈?!讀跎苧交啊?/p>

古道瘦馬按:臨床上現在用攻下法的醫生巳不多見了,更不要說老人小孩了。這實在是一個遺憾,也是中醫取得一劑知,二劑已療效影響的損失。通過上述兩位已耄耋之年的名老中醫自述治療家母的案例,應引起我們的深思。中醫治療有八法,攻下就屬其中之一,后學者不應廢之。其實此法很實用,也很安全,只要認準證,立見功效。

我曾治一4歲小兒,男性,患咳喘鼻衄近三個多月,多醫百治不應,我接手后,也是先走老套,清熱、化痰、平喘,兩診七付藥,僅癥狀減輕,仍是不愈,夜咳重,偶鼻血,大便干,思之良久,恍悟此乃陽明證也,下之即愈。出方大柴胡湯加當歸,其中生大黃用了10克,后下,兩天后解下大便一次,仍不稀。但咳嗽明顯減少,還是有點拘謹膽小,再續三劑,其中大黃用到25克,一劑后即瀉大便2-3次,三劑服完,多日咳喘痊愈。內火熱結一撤,咳喘鼻衄即愈,真乃神速。由此可見該用下法而不用,反而只知清法,技薄也,效少也。作為一個臨床醫生一定膽大心細,智圓行方,該出手時就出手,不可拘泥死板。但是也要提醒一句,下法雖好,但也要對證,干萬不要學“神醫”胡萬林,什么人,什么病都是一大碗芒硝大黃水,最后把自己也神到了四堵墻里去了。

醫學筆記5. 一例頑固性呃逆的治療經過(李孔定)

患者陳某,49歲,干部。XX年6月,患外感風寒,頭痛身痛食欲不振,醫以辛溫解表藥治之,外癥悉解。轉見呃逆頻作,醫以丁香柿蒂湯合針灸治之,癥不少減。急轉西醫治療,初服鎮靜藥,能控制1小時左右呃逆不作,繼則雖加大劑量亦只能維持半小時許,甚則僅十幾分鐘、幾分鐘。呃逆日夜不休,湯水難人,得食則.吐,輔以輸液維持代謝。如此三晝夜,患者不勝其苦。神倦惡寒,又兼惶懼,體力難支。雖時值盛夏,臥必厚被,起必棉衣。

邀余往治,診見面色憔悴,少氣懶言,脈細數無力,苔白厚,舌淡少神。診為呃逆。辨證為陰津不足,陽氣大虛,胃氣上逆。補虛則氣逆愈甚,降則正氣難支,治療頗感棘手。

因思《傷寒論》68條有“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虛故也,芍藥甘草附子湯主之”之文,與患者發病及治療經過相同,現癥“惡寒”亦具;所不同者,惟呃逆不休。而呃逆不休又是患者當前最緊急、最關鍵之癥,必須頓挫其勢,方能化險為夷。于是擬芍藥甘草附子湯加味治之。

書方:白芍60g,制附片15g(先煎半小時),甘草15g,枳實15g

,生大黃12g(后下),水煎2次,和勻。囑先飲10ml,隔5分鐘再飲如前量。

如此l小時許,呃逆連聲減少,間隔時間延長,囑藥量逐增,服藥時間逐延。

3小時后,患者腹中微痛,解出稀便。囑徐進稀粥半碗,幸已不吐。

6小時后,呃逆次數更減。原方減大黃量為6g再進,此后又微瀉2次。

12小時后,呃逆須經1-2小時始可聞二三聲,能順利進粥。家人求高效心切,見患者已能經受車旅之勞,即送往成都華西醫大附院治療。車行至金堂地界,已歷3時之久,呃逆一次未作?;頰叻此?,中藥既見速效,何必勞師遠征,耗資耗力。堅持立即回車。隨行者無奈,返縣仍邀余治。歷時3日,服藥3劑,呃逆不作,夜眠安枕,能飽餐清淡之食,精神轉佳,脈象和緩,舌象正常。即與八珍湯加陳皮、麥芽類藥調治十余日而愈?!獨羈錐ㄒ窖欏?/p>

古道瘦馬按:此癥呃逆,即西醫謂之隔肌痊攣。中醫治此有名方丁香柿楴湯、旋覆代赭湯等,只要對證了療效也尚可。但是臨床上此癥還是比較復雜的,有虛有實,有寒有熱。一定要分別處之。此案給我的啟示是,對于急性呃逆,或突發性呃逆迎,常法不效,可考慮從西醫病理分析入手,用中藥的解痙方藥處理,大劑芍藥甘草湯加減,記住,必須是大劑,芍藥要用30-150克才行。這也是此案給我們的啟示。我臨床受此案影響,對于嚴重呃逆的治療,常效法此案用大劑芍藥甘草湯加刀豆、木瓜、薏米等治之,即收速效。

筆記6. 黃芪托表生肌效可信(何紹奇)

宋某,男,28歲,北京西苑醫院小賣部家屬。1983年春某日,在工作中砸傷左腳大趾,東直門醫院為之縫合后(共縫9針),感染化膿,外科乃切除大趾二分之一。四個月來,切口一直不愈合。我院外科主張再次手術,患者不愿,遂求我診治?;頰呔穸端?,談笑自若,飲食遠逾常人,體重約80公斤,殊無病態。檢視創面清潔,無膿血,不臭,不疼,創口骨痂稍稍突出,如嬰兒初生齒狀,周圍肉芽色淡。以我的經驗,此人就全身情況而論,無何虛證可言;而創口不斂,肉芽生長遲緩,則仍當歸諸氣血不足。非必以面色蒼白、疲乏、自汗、食少、脈弱、舌淡始可判斷為虛證。處方用黃芪125克,當歸45克,老母雞1只,燉爛,吃肉喝湯,兩日l雞,連用2周?;頰咂囊砸汛蟠蟪匚?,我許以愈后再議減肥,相視莞爾。一周間,其肉芽漸由淡紅而嫩紅,生長迅速,已將骨痂全部包裹,再一周,欣欣然上班去矣。

我以大量黃芪為主藥,治療創口不斂,20年間,約有十余病例。去年春天,我由荷蘭返四川梓潼,偕家兄、楊定基醫師會診一下肢外傷患者,亦創口久不收斂。當晚服藥,次日晨,主管史醫師即來扣門,亟道“怪事,怪事,一夜之間;就開始長肉愈合了!“此亦出我意料之外者,然確是事實。附志于此,謹供同道參考?!抖潦槲鲆捎肓僦さ檬?---何紹奇》

古道瘦馬按:用黃芪治療傷口潰瘍久不收斂,療效是可靠的,我一生用此治療此癥不下二三百例,包括二十年不愈的糖尿病足潰瘍,無有不收效的。但是一定是要大量,我常用量是100-250g之間,小于此量效差。切記!

筆記7. 小便失禁癥別開生面的治法

王X X,女,37歲,教師。

初診:1986年7月6日。得遺尿癥,不僅在睡眠中,即白天欲尿時亦不能控制,在情緒激動時立即思尿,余無異常。治以補腎固澀之劑。蓋腎與膀胱合,腎虛則膀胱不約也。

處方:熟地黃、懷山藥各1Og,山茱萸、桑螵蛸、芡實、金櫻子、覆盆子各lOg,云茯苓l2g,煅龍骨、煅牡蠣各15g。(5劑)

二診:7月11日。藥后遺尿依舊,且尿時更增不爽之感,并無疼痛。竊思用補腎固澀之劑絲毫未見效果,應非虛證,結合患者在情緒激動時欲尿且不能自控,或與肝病有關,以“肝苦急”,急則疏泄太過,故小便不能自控。改擬柔肝緩急之劑,佐以固澀。

處方:生白芍15g,炙甘草6g,制首烏12g,芡實、金櫻子、桑螵蛸各lOg。(5劑)

三診:7月1 6日。服5劑后,遺尿已經控制。再以杞菊地黃丸合水陸二仙丹。早服杞菊地黃丸lOg,淡鹽湯送下,晚服水陸二仙丹。服法用量與杞菊地黃丸相同?!睹暇按毫俅簿榧?/p>

古道瘦馬按:遺尿一癥的病機,一般責之腎與膀胱是無可非議的?!賭誥酚猩鏊徑?,腎與膀胱為相合之臟腑,膀胱司小便,有“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尿”。但用補腎固澀之劑,未見效果,故抓住情緒激動時小便不能自控的癥情,轉而從肝論治。蓋足厥陰肝的經脈病候所生病中有“遺溺”、“癃閉”。重用白芍和炙甘草緩肝急而獲效。此案有三點提示:一是常法不效,應及時轉變思維,多方思考,不要一條道走到黑;二是抓住病機治療,往往是最簡潔最有效的方法;三是調節此癥不可拘泥于芍藥甘草湯,多種思硌,甘麥大棗湯也能治療,理相通么。我在臨床上就用此方治愈過類似遺尿證,且婦女最宜患此類病,男子很少見,宜引起注意

筆記8.蟲藥雖好不可濫用(陳瑞春)

臨床運用蟲類藥,適用范圍很廣,主治病種甚多,療效確實不錯。不過,不能濫用,用之不當,亦是適得其反,遺禍無窮。

一要辨證地用。腦栓塞的病人,往往留下肢體偏癱,半身不遂,用通絡藥,選擇蟲類藥,如蜈蚣、全蝎、蛇類等,配合得當是必不可少的,這類蟲藥可以通血活絡,疏通筋絡,起到很好的活血化瘀的作用。但蜈蚣、全蝎除了其毒性之外,均屬溫燥之品,如病者有內熱、有痰熱,若是配伍不當,或長期應用,出現燥熱之癥則應停止使用。同樣,三叉神經痛、面癱、偏頭痛的病者,也常用蜈蚣、全蝎(止痙散),如是陰血虛,痰熱甚,應在配伍相當的處方中小劑量地用,不宜長期大量服用。

二要辨病地用。臨床上風濕性關節炎、類風濕性關節炎,乃至痛風、強直性脊柱炎等,這類病癥往往用大量的蜈蚣,全蝎、蛇類去搜風通絡,這種不辨病用蟲類藥,未必能取效。比如類風濕性關節炎,它是膠原性疾病,通俗的比喻是關節囊腔中的“潤滑油”有問題。如一味用蟲類藥療效是不好的,多數病人出現燥血傷津的表現。痛風病不宜用,因為它是血尿酸高,,應找別的治療途徑。于風濕性關節炎、強直性脊椎炎,可以應用但需配伍得當,不能濫用。

三是肝硬化要慎用。肝硬化是一種慢性肝纖維化的器質性病變,應當是不可逆的矛盾,醫生只能?;じ臥?,延緩病情發展,而不是用蟲類藥去活血化瘀,達到軟肝的目的。若長期使用蟲類藥,會對肝臟造成直接損害,因為蟲類藥本身的毒性也要靠肝臟分解,這豈能談到治療作用。臨床上不少肝硬化病人,尤其是慢性肝損害肝硬化者,更經受不起這種強攻。不少病人長期服用出現一派傷陰化燥的癥象,結果反而不理想。

四是腫瘤病人要禁用。我的觀點可能是偏見,不能使人接受,但我還是要和盤托出,哪怕受批評也是好的。目前臨床上腫瘤病找中醫看,多是手術、放療、化療之后,要用中藥調理??墑俏頤譴蠖嗍繳諞徽糯Ψ街杏么罅砍胬嘁?,名之曰抗瘤。這確實是個誤區。筆者認為,腫瘤患者經過手術、放療、化療治療,.可謂是恰到好處,與此同時病人的身體也經受了一次嚴重的打擊,恢復體質是至關重要的。如果中藥不是合情合理地調補身體,反而用大量蟲類藥以毒攻毒,這是幫倒忙,所起的只是負面作用。切不可陷入這個誤區,要辨證用藥,不要唯腫瘤而攻之,否則將鑄成大錯。

總之,蟲類藥有可取的一方面,且療效的確很好,但要應用得當,不然則禍不旋踵,弊端不少,當慎之慎之?!渡撕導邸氯鶇骸?/p>

古道瘦馬按:這是一篇很好的很衷肯的文章,是巳故傷寒名家陳瑞春的遺作。我不止一次的讀過,而且在臨床中謹遵之。

對于蟲類藥物的使用也是我臨床上的一個特色,但是我的原則是該用則用,能短期用則不長期用。我早年大約30來歲時,曾用大量蜈蚣(約5斤白酒用10余條)泡藥灑自飲,幾天后,明顯感到口干鼻燥,經查閱有關資料,才知是大量蜈蚣的作用。自此對蜈蚣的認識又深了一層。但觀臨床上對大量運用蜈蚣蟲類藥副作用的文章卻少見,反而大量用蜈蚣等蟲類藥文章比比皆是,尤是在治療痺證和癌癥中更是泛濫,從而導致病人病情嚴重和早逝而不知緣故,對此,有必要重溫陳先生的文章,提高警惕,以避免誤治,關愛生命。

醫學筆記9-------.陰虛內熱 身面皆赤(醉花窗醫案)

星槎的服侍之女,年令十三歲,聰明伶俐,能讀詩經四書,唐詩古文,也能郎郎上口,而且還會寫字作畫,星搓愛之有佳。

乙卯年的夏天,突然發熱,身上臉面都泛紅發熱。請了眾多醫生診之:有的說是溫疫也,用藿香正氣散;有的說是過食生冷,陽郁于脾也,用散火湯;有的說是中暑也,用香薷飲;有的說是實火也,用承氣湯、天水散,結果都無效。急忙叫仆人請我醫治。

我問之:頭痛么?答之:不痛。我說這不是溫疫。

又問:有嘔吐腹瀉肚痛么?答之:沒有。我說這不是中暑。

又問:摸手燙么?答之:不燙。我說這不是脾郁。

再問:有煩燥口渴出汗么?答之:沒有。我說這不是實火。

既然沒有上述癥狀,那么必然午后發熱厲害。答曰:是的。而且還眼黑耳鳴,口干咽痛?;卮穡漢芏?。

主人星搓在一旁觀之,驚訝。問到:先生尚未診脈,僅憑幾句問話,何以對病證了如指掌。我回答說:這是陰虛內熱,不是外感發熱。非此即彼,這是必然。癥已明了,脈一定是沉數,沒有必要再按脈了。于是處方,大劑歸芍地黃湯,加生地,蟬衣。二劑而愈。

事后主人星搓答謝我時問到:他人診脈久按不放,處方沉思不決,先生卻寥寥數語即認清病因,且用藥如神,真乃絕頂聰明之人。我說:過獎了?!蹲砘ù耙槳?--清.王堉》

原文翻譯不文雅暢達,請諒之。

古道瘦馬按:此案我最欣賞的是王堉的辨證。思路清晰,方法科學。學醫者不僅要學方藥,還要善于學習前人名賢的辨證思路。此案在辨證中運用邏輯學中的排除法是一絕。疾病無非外感內傷。先排除外感三陽癥,頭痛太陽也,嘔吐少陽也,口渴陽明也。三者排除,發熱不是外感,那就是內傷。內傷發熱,有氣虛發熱、郁積發熱,上證不符,剩下的只有陰虛發熱,眼黑耳嗚,口干咽痛,典型的肝腎陰虛,至此一切明了,用藥大劑滋補,順理成章,一氣呵成。妙哉!

附原文:陰虛內熱身面皆熱

星槎侍御之女,年十三,能讀葩經、四子書,唐詩古文,略皆上口。寫畫亦頗有法度。星槎愛如拱璧。乙卯夏,偶患發熱,身面皆赤。延醫視之,或日瘟疫也,用藿香正氣散;或曰過食生冷,陽郁于脾也,用散火湯;或曰中暑,用香薷飲;或曰實火,用承氣湯、天水散,而皆不效。急遣紀綱迎余。問曰:頭痛乎?曰:否。然則非瘟疫也。問腹痛吐瀉乎?否。然則非中暑也?問捫之炙手乎?曰:然則非脾郁也;問煩渴出汗乎?曰:否。然則非實火也?余日:既無此數者,必午后轉甚也。曰:然。且眼黑耳鳴也。曰:然。且口干咽痛也。曰:然。星槎驚曰:尚未診脈,何了如指掌如是。余曰:此為陰虛內熱,既非彼,則在此。癥如是,脈必沉數,不必診也。投以大劑歸芍地黃湯,加生地、蟬蛻。二而愈。星槎謝曰:他人診脈,移時不放,立方之際,不勝遲疑,君寥寥數語,所見如是其捷,奏效如是其速,非絕頂聰明曷有此哉!余謝過獎。

醫學筆記10.如意黑白散治療白癜風(來春茂)

方  名:如意黑白散。

處  方:旱蓮草90g  白芷60g  何首烏60g  沙蒺藜60g   刺蒺藜60g  紫草45g  重樓30g  紫丹參30g   苦參30g  蒼術24g

諸藥共為細末,收貯勿泄氣,每日服3次,每次6克,開水送服。

中醫辨證:風邪侵犯皮膚,襲入毛孔,致使氣血瘀滯,毛竅閉塞,血不榮膚。

治   法:祛風活血,除濕清熱,補益肝腎。

臨床效果:

李X X,女,29歲,學生。于1963年9月就診?;頰呔畢?,面部、臀骶

肩臂等處皮膚均有邊界清楚大小不等的圓形白斑,并且逐漸發展。兩年來,曾多方求治較長時期服用過維生素B、菸酸,外擦以0.5%升汞酒精,亦曾經以中醫治療,均未見效?;頰咔襖創蘇鎦?,見其片狀白斑于上述部位外,胸腹亦有白色小斑點,其白斑區內之毛發亦呈白色,其它無異常不適。余診后即投以“如意黑白散”內服。另外以外用藥配合治療,其方為:肉桂30克

補骨脂90克

以水酒各半混勻后浸泡二藥,一周后用之,使用時患處洗凈,外搽即可。其患者共服“如意黑白散”,二料,使用外用藥一料,病獲痊愈?!肚Ъ頤罘皆頗?來春茂》

按:白殿風一病臨床上很常見,治療起來頗不易。病機分析起來很容易,但是苦于無有良方,治療此病有年,僅得來春茂老中醫的黑白如意散效果還不錯。用此方加減冶療多例效果尚可。由于散劑不易服,改為膠囊還好。

余曾用此方加補腎強精方治一少女,右側腹股溝上方有兩塊3*5公分大小,邊界清楚的圓形白斑,年僅13歲,月經未初潮,人偏瘦贏,脈浮濡,舌淡白。腎氣明顯不足。故處上方加黃芪60g

當歸60g  蟬衣30g  西洋參60g  阿膠30g  鹿角膠30g  龜板膠30g  紫合車60g  雞內金30g打粉裝膠囊,每日3次,每次5粒。兩月后白斑處色素沉著,呈麻點狀,效不更方,再料痊愈。

對于此方用藥的分析來春茂老中醫文中自解:此方治療,乃家傳驗方,余臨床實踐證明,屢用多效。其方中之旱蓮草能補腎固齒止血,《本草綱目》謂其“烏髭發,益腎陰”;白芷芳香通竅,能散風除濕,《本草》謂其“長肌膚,潤澤顏色”;重樓有消炎止痛,清熱解毒之功;何首烏補肝腎,益精血,治血虛白發及遺精腰酸;丹參活血養血,去瘀生新;紫草專入血分,能涼血解毒;苦參清熱燥濕,能怯風殺蟲,尚治周身風癢,對于多種皮膚病用之皆可收效;蒼術除濕發汗,散風疏郁;刺蒺藜祛風散結,平肝開郁,治皮膚風癢。沙蒺藜補腎強陰,此味即可單方研末蘸煮豬肝服食,能治本病。諸藥相伍具有祛風活血,除濕清熱,補益肝腎之功。外用藥肉佳辛溫益火消陰,補骨脂補腎益陽,二藥配伍,使陰從陽化,興奮活絡,以利祛邪外出,肌膚得榮。故內外兼治,使以此病得治。而如上之方,實踐體會到,對于治療皮膚瘙癢癥,慢性,酒渣鼻等皮膚病尚有較好效果。

醫學筆記11.--------地骨皮重用確實能夠止癢 (胡天雄)

讀《中醫臨床家---胡天雄》一書時,讀到地骨皮止癢一篇真叫人拍案叫絕,不時拿到臨床上驗證確有實效,乃感天雄老中醫不胡言也。

原文是:地骨皮性味苦寒,通常之用有二:退伏熱以除蒸;清肺而定喘。此外,尚可祛風熱以止癢,則不甚為人所注意。一人患疹,遍身瘙癢,胸腹尤甚,久治未效,譚禮初老醫師用地骨皮30克  生地30克,紫草15克,豬蹄殼7個煎水服,三帖即愈。以藥測證,知此種瘙癢,當有血分燥熱證候之可驗。又見一人患膿皰瘡,瘙癢流汁,遍請縣城諸老醫治之不愈。一年輕女醫師單用地骨皮一味煎水洗之,隨洗隨愈,因而聲名大噪?!噸幸攪俅布?--胡天熊》

近期治一孕婦,33歲,妊娠三個月,突患蕁麻疹,混身上下陡然云起大片紅白相間的大疙瘩,瘙癢無比,抓撓血痂。要求中醫治療,堅稱不服中藥,外洗。現代女性自我?;ひ饈墩媲?。余接診后,思之:外治之理即內治之理,結合胡天雄老中醫重用地骨皮之經驗。處方:荊芥12g防風12g透骨草30g地骨皮100g野菊花60g蟬衣20g益母草60g地膚子60g蛇床子60g生甘草10g三劑,令用大鍋煎20分鐘,洗浴。三付藥用完即告痊愈。此案即是重用了地骨皮,合其它藥共奏疏風、透熱、活血、止癢。平時臨床上,吾不但外洗重用地骨皮止癢,內服亦然,仍然效佳。

醫學筆記12.--------肝脾腫大靈驗藥對 (祝諶予)

肝脾腫大加合歡皮、白蒺藜,有個小故事。那是找我看肝的病人,還不是糖尿病人,差不多肝炎病人晚期的時候都有肝脾腫大,同時都有睡覺不好,那時候我用這個合歡皮加白蒺藜。這倆也是我老師常用的一個對藥,使人睡覺好,安眠的效果挺好挺好的,我就用這兩樣藥。因為他是肝炎病人我也沒考慮到肝脾大的這個問題。主要用白蒺藜跟合歡皮是解決他睡眠問題。沒想到這個肝炎病人后來讓西醫給檢查了一下,結果他肝脾不大了。我就很奇怪,于是我在首都醫院西醫學習中醫班,跟那些西醫大夫也講到了這件事。有一個大夫他就是搞肝炎病的,于是他見著肝脾大的,他不加別的藥,就給他來合歡皮、白蒺藜,熬水給他吃。因為西醫同志他很容易想到找特效藥、特效方這個途徑的,沒想到白蒺藜、合歡消肝脾大相當好。這也是無意中發現的一個經驗,同志們今后如碰到這樣的病人你也可以試試。不只是糖尿病病人,就是肝病的人,慢性肝炎、遷延性肝炎的人,這些人如果發現肝脾大,特別是肝硬化,肝硬化的病人很多都出現這個現象。你可以試一下,就是在你給解決肝硬化的基礎上,你就加上這兩味藥,你試試看,因為它也可以解決他那個睡覺不好。另外我查了一些資料,這個白蒺藜有消痞的作用。有那么一個方子,拿白蒺藜熬成膏子,1斤白蒺藜,熬,就那么煮,煮煮他就黏稠了、濃縮了,然后你把白蒺藜那個渣滓給濾出去,就要那個湯,然后再拿微火熬,結果就成了藥膏子一樣,很黏很黏的藥膏子。治小孩兒的那個痞積,小孩兒痞積不就是脾大嗎。你就把白蒺藜那個藥膏子,按他那個痞的大小,你給他糊上,上面蓋上紗布,結果消痞塊,這白蒺藜有這個作用。所以我查了半天只找出這么一個根據來,合歡皮我沒找出來。但是倆配合一起呢,也就是我們那個西醫大夫后來跟我講的,他說現在我可找著消肝脾大的一個方了,就這兩味藥。這也是我們碰上的這個臨床經驗吧,給同志們介紹,看看你們今后用是不是也取得那個效果。(《名老中醫傳略,學術·傳人叢書》祝諶予)

這是我在讀祝老的一篇演講稿中的一段話,引起了我的注意。慢性肝炎和肝硬化是臨床上常見的病證,尤其是肝脾腫大,包括門靜脈粗大,一直沒有很好的解決辦法與有效藥物。祝老的偶然發現,輕而易舉的解決了這個問題,這就是白蒺藜合歡皮藥對。臨床上是否真有效,祝老叫我們再試。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是有效的。我曾經用此藥對加入有關方子里治一早期肝硬化,乙肝小三陽,伴脾臟門靜脈腫大的病人,服藥半年脾和門靜脈均恢復正常,一年后小三陽亦轉陰。以后又治過多例此類病人均有顯著效果。祝老不虛言也。

用藥傳奇---升麻非升解毒佳

自從李東垣的補中益氣湯風行起來后,在東垣老人的新說下,升麻一改過去的功效成了升提之藥,后世大多數醫家也是附庸其說,致使升麻的主要功效被忽視埋沒。在早年學醫始對此并未引起重視,受補中益氣湯方劑分析學說的影響,也認為方子中的柴胡和升麻是提升諸藥以升陽氣的,后來臨床實踐多了覺得并非這么回事。柴胡和升麻并未有升提陽氣的作用,舉個簡單的例子就可以說明。

我早年在治療氣虛型的低血壓證時,喜用補中益氣湯,教科書也是這樣教的,但是效果大多不明顯,按理說其中的柴胡和升麻是起升提作用的,但是不管用少量還是大量均不見起升提作用,血壓上升,其作用遠趕不上枳實干姜。在看《傷寒論》《金匱要略方》中也沒有這樣的提法和用法,相反卻是以清熱解毒見長,麻黃升麻湯,升麻鱉甲湯都是,喉咽不利,唾膿血而用之。不知怎么到了東垣先生那里卻成了升提作用,純粹的臆想胡芻。文獻和實踐都證明此說是不正確,應以糾正。

對此問題最早提出質疑的是已故醫學大家裘沛然先生,我在上世紀八十年讀先生的《壺天散墨》時看到此文后,引起了深思。后來又看到方藥中先生用大量升麻治肝炎,殺病毒的經驗,及潘華信先生在

《中醫雜志》上分析補中益氣湯的文章,指出柴胡、升麻非升提,乃清熱作用,結合仲景論述方確信不移,此乃謬說,誤人子弟,必須糾正。

對于升麻的功效古文獻巳有豐富的記載:

《神農本草經》:主解百毒,辟溫疾,障邪。

《名醫別錄》:主中惡腹痛,時氣毒癘,頭痛寒熱,風腫諸毒,喉痛口瘡。

《金匱要略》中升麻鱉甲湯:治陽毒為病,面赤斑斑如錦文,咽喉痛,唾膿血。方中升麻用二兩。

《滇南本草》:主小兒痘疹,解瘡毒,咽喉(腫),喘咳暗啞,肺熱,止齒痛,乳蛾,痄腮。

《藥性論》:治小兒風,驚癇,時氣熱疾。能治口齒風腫痛,牙根浮爛惡臭,熱毒膿血,除心肺風毒熱壅閉不通。

《肘后方》用于卒毒腫起。

《仁齋直指方》用于喉痹作痛,升麻一味煎湯,治胃熱齒。

《本事方》用于口舌生瘡,懸癰腫痛。升麻湯(升麻、桔梗、薏苡仁、地榆、黃芩、牡丹皮、白芍、甘草)治肺癰吐膿血。

《干金方》用于口熱生瘡和產后惡血。宋·朱肱有“無犀角以升麻代之……記載。學習文獻,結合臨床,我不再把升麻作為一味升提藥,而是作為一種力專效宏的清熱解毒藥使用。

我曾治張姓女子,26歲,感冒引起扁桃體發炎,紅腫如彈子大,即將化膿,發燒喑啞,疼痛,舌紅苔薄白,脈寸關滑數,大便略干,用養陰清肺湯加大量升麻,處方如下:生地30g  麥冬30g  元參30g  升麻50g  白芍15g  丹皮12g  浙貝15g  薄荷10g  桔梗10g  甘草10g  三劑  水煎服  日三次。一天后退熱,三付藥后扁桃體減退巳不紅腫,又服三付痊愈,僅留腺體微腫大。由此可見升麻之功效顯著。臨床上除了用于咽喉炎癥外,我還將升麻廣泛用于瘡瘍、痤瘡、肝炎、中耳炎、帶狀皰疹、白塞氏綜合癥、生殖器皰疹等等,一言以敝之曰:清熱解毒,大膽重用。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