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拉萨任务:面對一件藝術品,我們該感性判斷,還是要理性思考?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面對一件藝術品,我們該感性判斷,還是要理性思考?

由感受引導行動:托馬斯·胡薛格雕塑展猜想

文 · 李佳穎        今年,巴黎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了英裔美國雕塑家,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的展覽,并以時間為線索,展出了他十年來的雕塑作品——那些充滿超現實主義意味的骷髏形象。這些作品讓我想起來2010年惠特尼雙年展上,他那巨大的石膏寶寶雕塑:高大、野蠻,不修邊幅。        雕塑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道:“我確實不知道巨石陣是用來干什么的,可是,它這樣特殊的形態很迷人,特別是具有一些我不需要具體了解的精神情感維度?!?/p>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是一位用“感受”引導“行動”的藝術家。他的作品總是定位于“感官初次接觸到它們的那一刻”。這使得觀眾們常常前腳剛一踏入展廳,隨后便驚呼:“好高!真嚇人!“這樣的驚嚇與驚喜便是這位雕塑家的創作目的之一。

“LHomme Presse’” , Musee d’art Moderne de Paris, 2019        他不像美國觀念藝術家,索爾·勒維特(Sol Lewitt)那樣,喜歡安靜平穩地將一個立方架子能呈現的所有可能性都逐一記錄下來,讓秩序和規則成為一種藝術;而承載這些圖示的紙張,仿佛是檔案館里存放年代已久的文件,顯得發黃而又索然無味。

Sol Lewitt, schematic Drawings for Incomplete Open Cubes,1974

當代藝術中新的想法層出不窮,藝術家的涉獵豐富,而藝術品們的使命就是面對公眾。觀眾用感官接受關于它的一切訊息,或與它互動,這個過程中的順序和效果各有差別。不過總的來說,可以分為兩類:一是從情感上的喜惡去判斷,二是去進行批判性地思考。        感性和理性這樣的二元話題其實是老生常談,經久不衰,它來自于人的內部,關乎我們自身。我們通常談論它們本身,而很少研究其原因。不過,一個正常人通常就是感性和理性的共同結合,當我們評價一個人是感性或是理性時,便陷入了二元論??墑?,為何我們還是習慣給事物貼上標簽?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我們可以換個角度去審視它,如去思考為什么這個人總是意氣用事;而那個人顯得很神秘。日本作家和哲學家古賀史健和岸見一郎就曾經解析過個體心理學家阿弗雷德·阿德勒的學說,而后寫道:“一個人的生活目標會指導他行事的方式?!?/p>

好比是,這個人難過得哭了,是因為他想哭,所以才讓自己難過。這個說法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不過,這能有效地讓自己從反方向去消化和緩解自身的情緒。那么,這樣已被證實的方法論是否能夠解釋我們自身的其他問題呢?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每個人活在世上,或多或少心里都會有很多“小目標”,但其中總會有一個“大目標”,我們稱之為“人生目標”或者“生活目標”。有的人有幸,在有生之年可以找到它,“做一個幸福的人”、“做一個宇航員”這些都有可能成為他們的人生意義或具體使命。若是這輩子也找不到一個人生目標,那也沒關系,死亡的結局總會到來,它如一個抽象的黑洞,是所有人類的終極目標。

這里,我使用了“目標”而不是“歸宿”,因為目標不同,行事方式也不同。例如,一個十歲的小孩,在潛意識里知道他的人生才剛開始,未來還有無限可能,他便可以安心玩樂;而一個尚為年輕的絕癥患者可就不那么想了,每一天都要認真對待。他們根據自己不同的生命長度,會在心里立下不同的終點目標,并找一個合適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態度。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那么,“感性和理性”是否也是一個人接受和解讀周圍事物后的不同處理方式呢?可以肯定的是,即使面對同一件藝術品,同一個人有時都會激起兩種不同的心理狀態。想象一下,此刻的你剛買了門票,正毫無防備地進入美術館,準備欣賞一種“美”,卻一腳踏入了托馬斯·胡薛戈的展廳。他那駭人的巨型雕塑,突然就出現在你的眼前,巨大的存在感給這時的你帶來巨大的壓迫。和所有初見它的觀眾一樣,你首先會經歷一段情感上的驚嚇,之后,便會解析和消化這種體驗。于是,一千個觀眾出現了一千個哈姆雷特,有的人會對作品的材質感到好奇;有的人則會對藝術家本人的目的產生出興趣;而也有的人或許會一直沉浸在某種被刺激到的情緒中,或是因為驚嚇過度而干脆匆匆離開。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說到底,每個人進入美術館的目的不一樣,他們心理期待的展品也不盡相同。他們懷著的不同的審美目標前來,面對同一作品的觀看體驗時,“追求美”、“找刺激”、“看稀奇”等不同的心理需求就會轉換,繼而會呈現出情緒化或者冷靜分析的一面。        說得再深入些,我們是否對這些美術館內的觀看過程有過反思? 即思考我們自身,思考我們行事的方式,亦或是我們存在的根本意義。雖然,客觀說存在本身并沒有什么意義,但是我們本能地為了維持自我生存,總會在生活的點滴處尋找自身存在的意義,無論是物理上的還是精神上的;并賦予我們周圍的其他人、事物相應的存在意義。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而藝術作品就作為一種藝術家創作的交流工具,成為了我們生活周遭的一部分,也會與我們內在追求的目的產生關系。每個人不同的人生意義,由不同的一個個人生小目標構成,這在某種程度上取決于一個人對時間與生命的感受力。及時行樂,活在當下的那一類自不必說;而那些人生目標里放眼未來、包含希望的人,他們不但需要追求“當下的快樂”,也會顧及到未來的幸福。而未來的幸福,這是一個十分抽象的東西,其標準和定義源自于他們對自己過去的記憶和反思。

不少藝術家的創作就是這樣,描畫了一個不是眼前,而是未來,又包涵了過去的圖景。創作這類作品的藝術家,和欣賞這類作品的觀眾,他們這樣的大腦中就會如一條三車道的高速公路,包含三個時間軸。我想,這樣的人往往不會意氣用事,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三車道讓他們以一個更廣闊的視野看待事物,就更容易以理性的方式去看待自己的生活。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而要具體認識到每個人的生活目標和人生意義,這是一件相當困難和耗費精力的事情。

很少有人以此為自己的人生目標。我們經常在文學作品的前言中看到這樣一段評價:“這本書充滿了作者對小人物的人文關懷.”這些作品已超越“感性與理性”二元論的絕對和局限性,是基于作者對個人和群體的感性了解后的理性再創作?!案袷剿幣睬康髁蘇庖壞?,我們曾經被“生機論”和“唯靈論”等學說誤導,認為心靈和肉體的關系始終是討論的焦點??鋪亍たǚ蚩ǎ↘urt Koffka)則建立了“場”的概念,把人類的所有問題放入其中,進行討論。

托馬斯·胡薛戈(Thomas Houseago)雕塑作品

“場”指一定范圍內的環境,比如物理中的“磁場”和人際關系里所謂的“氣場”,它是一個媒介,其實并不存在,奇妙的是,以它為前提的所有問題,邏輯漏洞都能得到解決。在他的“場”概念中,人們外在的行為表現是晦澀而直接的線索,我們通過它可以分析“行為場”,并與“物理場”進行連接,即心理環境和實際環境之間的矛盾與磨合。         而場和力,如影隨形。

閉上眼睛,想象一片森林。我們總是會先看到一片森林,再去注意到其中的一棵棵的樹。大腦的組織力喜歡將我們的注意力定格在當下最有意義的事物上,這是一種思維慣性,涉及我們的經驗、知識、目標和認知方式。我們的眼睛和大腦都順著這個方式行事。而我們的行為則會根據大腦給出的“意義”再進行調整。簡單來說,就是以感受力為基礎的向外拓展;或以思考為主的向內收縮。這是一種隨時根據心理需要而進行調整的思維方法和行為表現。無論怎樣變化,總體的關于人生意義的那股穩定的組織力是可以辨別的,這照應了文章開頭提到的問題:你是一個感性氣質的人,或是一個理性氣質的人?

*

《布林客BLINK》 2019年9月 第33期

“理性與感性 ”

投稿請聯系:blink.art.magazine@gmail.com

主編:蘇也 微信:suyesophia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
热血江湖升天后赚钱的职业 开小型人工洗车厂赚钱吗 E游彩首页 天刀脚本怎么赚钱 悬赏任务赚钱的平台哪个好 厦门开超市赚钱吗 现在有做任务赚钱 dl团队赚钱 欢乐捕鱼人抢话费 现在金融赚钱还是电商赚钱 彩35安卓 网上充话费赚钱嘛 卡五星在哪玩 乡镇赚钱门路 小鱼赚钱怎么下载不了 迪士尼彩乐园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