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昭寺祖拉康:食品源香何處來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食品源香何處來

你吃過帶有濃烈麥香味的面餅嗎?你吃過入嘴即化、滑潤爽口的大油豆嗎?你吃過略帶甜味而絕不加糖或甜味劑,細膩香甜的豆漿嗎?你吃過致密筋道,回味香甜無比的豆腐嗎?這些在內地,在我們這些生活在大城市水泥森林中的人們

絕對不可能品嘗到的食品。早已是祖國邊陲,隔黑龍江與俄羅斯相望的孫吳人民再普通不過的日常飲食。

2019年8月1日至5日,我們來到黑龍江黑河市孫吳縣。孫吳縣位于北緯48度59分─49度42分之間,屬寒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獨特的氣候和地理位置,培育了與眾不同的孫吳豆產品與其他農產品。孫吳大豆就是其佼佼者。孫武大豆聲名遠播,連遠隔重洋的美利堅合眾國也指名道姓的要求提供孫吳大豆。足見其影響之大。

孫吳自然資源極其豐富。全縣土地總面積668萬畝,人均占地70畝。耕地面積75萬畝,人均耕地9畝。這里談到耕地面積往往用一坰地做單位(一坰地=15畝)而非內地平原地區用畝做單位。人均只占有一畝半分地,絕不相同?;褂幸絲鴉腦?5萬畝,種植業發展前景十分可觀。全縣有一望無際的草原81.9萬畝,可牧大牲畜20多萬頭(匹),是發展畜牧業的天然牧場。驅車從孫吳走過,只見山巒層層疊疊,河流縱橫交錯,大小湖泊星羅棋布。遠望小興安嶺莽莽森林一望無際。真是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是一個十分適于農林牧副漁全面發展的風水寶地。

八月二日,我們來到正陽山鄉那文革家中,老那將近六十歲,臉色黑中透紅,身體結實,常年的農作和奔波,練就了一副結實的身板。他還是個機械迷,凡購入的設備,調整運轉后發現問題,立即改進。他的面粉作坊購置的磨面機,經他改進效率提高,能耗降低。我在農村時,一般磨面使用的是石磨。他告訴我們,畜力石磨運轉速度低,問題不大;但使用電力高速運轉,難免會還有石粉落入面中。國家規定面粉添加劑最高限不許超過千分之三,添加劑包括防腐劑和增白劑。實際上許多廠家為提高利潤,將添加劑增至百分之三,長期食用不但影響口感還危害健康。這也是他辦面粉作坊的初衷。他說,一會你們可以品嘗一下我家白面餅的口感。(見下圖)

我們參觀他的面粉作坊時,老那詳細講解,從機械原理到工藝流程。講解通俗易懂又很專業。下圖老那的磨面機

他告訴我們:實際生產過程不是磨面,而是擠壓。就是轉動時兩根輥子通過擠壓,將通過兩根輥子之間的小麥擠碎,通過六道擠壓,最后經120目的籮篩選,去除麩皮,成為面粉。我在工廠工作多年,參觀過軋鋼廠,鋼廠軋鋼與此原理相同。熱軋就是將燒紅的厚鋼板通過兩根粗細不同的軋輥,多次碾壓由厚變薄。這里的關鍵技術是調節兩根軋輥之間的間隙。老那告訴我們最后一道工序軋輥之間距離只有一張紙厚度。老那真成為磨面專家了。

轉眼之間,十一點多了,老那招待我們在他家吃飯。滿滿的一桌飯,雖不是山珍海味,但確是獨具特色的農家飯。自己養的柴雞、河里摸來的小魚、自己發的豆芽、木耳,等一大桌。剛吃完飯兩三個鐘頭,我真有點吃不下。老那熱情的招呼道:“不餓,少吃點。尤其應當嘗嘗我們新磨的面粉做的發面餅?!蔽誼艘豢橐懷ⅲ閡還尚孿實穆笙閆吮嵌?,吃完后口齒留香,余味不絕。我一連吃了兩張。問道:“這種麥子是轉基因的嗎?”

答:“不是。村里壯勞力都打工去了,人力不足,只能說少用點農藥化肥、除草劑?!?/p>

我想黑土地的莊稼真是與眾不同。如果完全不用農藥化肥、除草劑,那么這些糧食必然更上一個臺階。

同一天我們考察了曾繁利家的油豆角。老曾告訴我們:縣農業局鑒定他家的土地肥力質量指標是腐質率達9%。我們同行的農業專家顧秀林大吃一驚,她告訴:“我們國家水田表土層有機質含量不得低于1.5%,旱地表土層有機質含量1%以上。日本農田腐質率達5%”(我查了網絡,才知此言非繆也)

他說:“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化肥剛剛大規模使用,就發現使用農藥化肥的作物口感、質量無法與農家肥相比?!?/p>

據《30有機農業網2016.4.9報道》化肥折算成純氮量195公斤/公頃時土壤細菌含量最大,折算成純氮量465/公頃時,土壤細菌接近0.。失去微生物的土壤成為死土,這也就是作物口感、品質越來越低的原因。為此,國際上制定了225公斤/公頃化肥施用的警戒線。

目前全國達到這個適用標準的只有黑龍江、貴州、青海、甘肅、西藏五省區,其余省區全部超過。預計到2020年廣東、福建、北京天津將達到或超過600公斤。

過量施用化肥的危害:

土壤微生物多樣性減少甚至喪失。主要是過量施用化肥導致土壤酸化,研究表明,

1.氮肥中過量的尿素導致土壤微生物嚴重降低。

我出生在農村,斷斷續續有十年的農耕史。四十年前,隨便抓起一把土壤,放鼻子嗅一嗅,能聞到泥土的芬香。現在呢,你只要鼻子沒問題,仔細嗅,準能聞到一股酸味。這是硫酸銨或硝酸銨類氮肥,沒有充分溶解造成的后果。最明顯的是土壤中依靠微生物生存的生物滅絕了,如蚯蚓等?;褂新煲?、螞蚱等也絕跡了。

2.破壞土壤結構

多年超量施用化肥導會致土壤嚴重板結,直至使土壤失去耕種價值。施用農家肥的土壤,松散而有彈性。板結的土壤,使勁抓才能抓起一塊。在手里碎成大小不一的碎塊,比重遠遠大于長期施用農家肥的土壤。吸水性、透氣性遠遠無法相比。

3.增加重金屬析出風險

主要是化肥中磷元素的析出,生產磷肥的磷礦石含給鎘5-100mg/kg,且大部或全部進入肥料中,鎘在土壤中不易分解。通過肥料——土壤——農作物的食物鏈,被人體吸收。最終危害腎臟等器官,導致骨質疏松等病癥。

近年來在我國由鎘等重金屬引起的土壤污染問題已有較多報道,科研人員也對其開展了針對性的研究。衛生工作者對我國上世紀80年代中期確認的南方某省鎘污染水灌溉導致的污染地區進行了系統研究,采集糧食、蔬菜、肉禽蛋三大類樣品進行鎘含量的檢測,其中,糧食類的大米鎘含量超標率為71.69%,蔬菜由于種類不同超標率各不相同。

4.污染空氣

化肥中的氮肥有13%--28%以氨氣的方式進入大氣。土壤中的化肥通過土壤中不同元素的化學反應產生一氧化碳其增溫潛能是二氧化碳的200倍。對臭氧層產生巨大的破壞。

5.污染水體

土壤中的氮磷等成分,被雨水沖入河湖,造成河湖及地下水的污染,引發水質的富營養化。昆明的滇池國家為治理水質污染,幾年累計投資200億,收效甚微。太湖的藍藻問題亦是如此。

6. 降低農產品品質

研究表明:施用化肥生產的果蔬,其vc、可溶性蛋白、糖、有機酸含量有大幅度降低。美國的一項研究證明目前的蔬菜營養成分比四十年前降低60%。最近三四年夏天,無論化多少錢一直我買不到沙瓤大西瓜。這些無不和果品過量施用化肥的結果。

這也就是文章開始所說,為什么黑龍江的大豆、小麥的制成品能保持農作物原始的麥香味、豆香味,全國大多數地區的麥制品與此相比索然無味的原因。這也是東北大米名揚天下的原因(農藥、化肥施用量均未超標)

因此,國際上稱化肥為“土壤鴉片?!閉廡┒際槍諭舛嗄昀炊怨渴┯沒實目蒲ё芙?。

只有高中文化,但富有豐富實際經驗的老曾二十年前就有此先見之明,實在是實踐出英雄。

油豆角與大豆間種。高處作物為油豆角架子,低矮處為大豆。仔細看大豆邊還有小的雜草。充分說明未使用除草劑。

老曾間種的大豆清晰可見蟲眼,再次證明未施用除草劑

老曾說到做到,他每年將玉米糠皮800車,烘干發酵。每車運費就高達60元;羊糞800車,同樣每車60元。僅此兩項多大成本???從這里,看到一個農民對土地就像自己嬰兒一樣赤誠的愛。我們知道,認識到對農藥化肥施用量超標造成質量影響的絕非老曾一人,不少農民自己吃的糧食、蔬菜不用化肥、農藥或少用農藥化肥,對出售市場的糧食蔬菜卻大用特用化肥、農藥。管你什么土地污染不污染,產品質量好與壞,一切以個人經濟效益為中心。這樣的人還少嗎?在當前農產品普遍價格較低、盈利菲薄的情況下,聽到此,你不感到感到無比的震驚。你難道不覺得他們是新時代最可愛的人嗎?

正因為如此,老曾的油豆角投放孫武本地市場后,極受歡迎。一大早很多人專門跑路購買他的油豆角。但無奈本地市場有限,加上邊疆地區收入水平太低(只有人均1000多元)在該地每斤最高價只能賣每斤2.5元。老增說:不賠本當地成本價起碼應當每斤3.0元。

老曾這樣干,絕非為自己盈利,絕非只為自己后代著想。他雖沒有動聽的豪言壯語,我們感到一個農民出自于內心的強大的社會責任。聞聽此信,難道我們不應當替老曾出些主意嗎?難道我們不應當為他們出些綿薄之力嗎?從老曾的身上,我們看到了我們這個五千年歷史,偉大民族的光輝和希望。

在孫武,像老曾這樣的農民絕非個別。孫武大豆協會的會員已經發展到五萬多人(孫武全縣人口10萬人)?;嵩鋇淖謚際牽骸吧拇蠖溝擾┎肪砸親蚱分鄭勺粵糝盅∮?、不施用農藥化肥,不施用除草劑?!斃岫怨低ú?、提供咨詢性意見。協會會長劉民同志常年(從1906年至今,已經十多年了)不計報酬做了大量的艱苦工作。走村串戶找農戶、找村長、找支書,苦口婆心,才有了如今的局面。他們用一顆赤誠的心,從食品的源頭,在保證著我們食品的安全。尊敬的讀者,難道我們不應當為他們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嗎?

參考文獻:

1.《30有機農業網》2016.4.9

2.《中國生態修復網》2017.9.15

2019.9.25北京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