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祖拉的不可信之链制作:魏紀十(3)-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魏紀十(3)--末代狂生  

鐘會,一個非同凡響的人物,不僅家世顯赫,官二代,而且從小就是個遠近馳名的神童,當朝重臣的賞識,連皇帝聽說后都要親自驗證真偽;青年時代又成為一代名士,是著名的文學家、書法家,是曹魏帝國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二十出頭又為當權者所看重,成為其重要的謀謨之臣,對曹魏帝國后期的政局穩定發揮了關鍵作用;不到四十又被破格任命為征討蜀國的最高軍事首腦,率領十余萬大軍一舉消滅了蜀漢王朝。但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卻在四十歲的時候因為妄想癥發動謀反而死于非命,其悲慘結局令后人唏噓。

鐘會的母親姓張,字昌蒲,亦為大族之后,家族世代均為俸祿兩千石以上的高官。她知書達理,見識過人,對鐘會大半生影響巨大,從教育到平安度過政治風浪起到關鍵作用,離開母親后,滋生妄想,走向毀滅。鐘會在親自為母親所作的傳記中曾經回憶起當年母親對自己的嚴格要求,他提到母親對自己的學習要求非常嚴明并制訂了周密的計劃。在鐘會四歲的時候,母親張氏傳授《孝經》,七歲時誦讀《論語》,八歲閱讀《詩經》,十歲讀《尚書》,十一歲讀《易經》,十二歲讀《左傳》,十三歲讀《周禮》、《禮記》,十四歲讀父親鐘繇所撰寫的《易記》,十五歲又將鐘會送入當時曹魏的最高學府--太學進行深造。為了鞭策少年時期的鐘會認真學習,張氏還留下了至今為人傳頌的至理名言:“學猥則倦,倦則意怠?!幣馕匝案械嬌志?,就會厭惡學習;厭惡學習,就會精神懶惰。在母親張氏的嚴格要求下,原本就天資聰慧的鐘會很快便成為在曹魏帝國無人不知的神童。據說曹魏名臣蔣濟曾經在鐘會五歲的時候就預言,鐘會必將成為一個非同尋常的人物。鐘會哥倆見到皇帝,鐘毓滿臉流汗,而鐘會卻面不改色。曹丕好奇地問鐘毓:“為什么你臉上有汗呢?”鐘毓老老實實地回答:“戰戰惶惶,汗出如漿?!輩茇в治手踴幔骸拔裁茨懔成嫌置緩鼓??”鐘會則機智地回答:“戰戰栗栗,汗不敢出?!痹凇妒浪敵掠鎩分謝辜竊刈耪庋桓齬適攏褐迂?、鐘會兄弟倆小的時候,有一次曾經趁著父親白天睡覺的時候一起偷偷喝酒,而此時鐘繇恰巧醒來,也想看看這哥倆的表現,就依然裝睡暗中觀察。鐘毓是行禮揖拜之后才端杯喝酒,而鐘會只是光顧著喝酒而不拜。鐘繇感到很好奇,就問各自的原因。鐘毓回答:“飲酒要遵守禮儀,不敢不拜?!敝踴嵩蛑苯亓說鋇廝擔骸巴底藕染圃揪筒皇且桓鱟袷乩褚塹男形?,所以不拜?!?/p>

鐘會一路飆升,直到平蜀后,生謀反之心,密報司馬昭陷害鄧艾,剪除勁敵。鐘會自認為功名天下無比,不愿再屈居人下。加之猛將精兵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于是假傳郭太后遺詔,準備起兵滅掉司馬昭,計劃派姜維率蜀兵出斜谷,占領長安,再派騎兵經陸路、步兵經水路奪取天下。 恐麾下魏諸將不從,引蜀降將姜維為援,后胡烈用計發動兵變,鐘會死于部下之手,終年四十歲。

鐘會遣衛先至成都收鄧艾,會以兵少,欲令艾殺,因以為艾罪。知其意,然不可得距,乃夜至成都,檄艾所統諸將,稱:“奉詔收艾,其余一無所問;若來赴官軍,爵賞如先;敢有不出,誅及三族!”比至雞鳴,悉來赴,唯艾帳內在焉。平旦,開門,乘使者車,徑入至艾所;艾尚臥未起,遂執艾父子,置艾于檻車。諸將圖欲劫艾,整仗趣營;輕出迎之,偽作表草,將申明艾事,諸將信之而止。(司馬昭陰險,先令政敵互相殘殺,消減勢力。鄧艾和鐘會狗咬狗。鄧艾白忙乎,狡兔死走狗烹。)

丙子,會至成都,送艾赴京師?;崴┌?,艾父子既禽,會獨統大眾,威震西土,遂決意謀反。(為什么老有人謀反呢?主要是司馬家族的示范作用,既然你奪曹魏天下,別人也可以,輕視了司馬的政治手腕和勢力。)會欲使姜維將五萬人出斜谷為前驅,會自將大眾隨其后。既至長安,令騎十從陸道、步兵從水道,順流浮渭入河,以為五日可到孟津,與騎兵會洛陽,一旦天下可定也?;岬媒樵疲骸翱值稅蠆瘓駝?,今遣中護軍賈充將步騎萬人徑入斜谷,屯樂城,吾自將十萬屯長安,相見在近,”會得書驚,呼所親語之曰:“但取鄧艾,相國知我獨辦之;今來大重,必覺我異矣,便當速發。事成,可得天下;不成,退保蜀、漢,不失作劉備也!”(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丁丑,會悉請護軍、郡守、牙門騎督以上及蜀之故官,為太后發哀于蜀朝堂,矯太后遺詔,使會起兵廢司馬昭,皆班示坐上人,使下議訖,書版署置(開始授官任職),更使所親信代領諸軍;所請群官,悉閉著益州諸曹屋中(關在益州各官署的屋中),城門宮門皆閉,嚴兵圍守。衛詐稱疾篤,出就外廨?;嶁胖?,無所復憚。

姜維欲使會盡殺北來諸將,己因殺會,盡坑魏兵,復立漢主,密書與劉禪曰:“愿陛下忍數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復安,日月幽而復明?!被嵊游災鎦罱?,猶豫未決。

會帳下督丘建本屬胡烈,會愛信之。建愍烈獨坐,啟會,使聽內一親兵出取飲食,諸牙門隨例各內一人。烈給語親兵及疏與子淵曰:“丘建密說消息,會已作大坑,白數千,欲悉呼外兵入,人賜白,拜散將,以次殺,內坑中?!敝鈦爛徘妝嘞趟蕩擻?,一夜,轉相告,皆遍。己卯,日中,胡淵率其父兵雷鼓出門,諸軍不期皆鼓噪而出,曾無督促之者,而爭先赴城。時會方給姜維鎧杖,白外有匈匈聲,似失火者,有頃,白兵走向城?;峋?,謂維曰:“兵來似欲作惡,當云何?”維曰:“但當擊之耳!”會遣兵悉殺所閉諸牙門郡守,內人共舉機以拄門,兵斫門,不能破。斯須,城外倚梯登城,或燒城屋,蟻附亂進,矢下如雨,牙門郡守各緣屋出,與其軍士相得。姜維率會左右戰,手殺五六人,眾格斬維,(姜維(202年-264年),字伯約,天水冀縣(今甘肅甘谷東南)人。蜀漢名將,官至大將軍。少年時和母親住在一起,喜歡儒家大師鄭玄的學說。因為父親姜冏戰死,姜維被郡里任命為中郎。諸葛亮北伐時,姜維被懷疑有異心,姜維不得已投降蜀漢,被諸葛亮重用。諸葛亮去世后姜維在蜀漢開始嶄露頭角,費祎死后姜維開始獨掌軍權,繼續率領蜀漢軍隊北伐曹魏,與曹魏名將鄧艾、陳泰、郭淮等多次交手,姜維北伐總計大勝兩次;小勝三次;相距不克四次;大敗一次,小敗一次。后因蜀中大臣也多反對姜維北伐,而宦官黃皓弄權,姜維殺之不成,只得在沓中屯田避禍,后司馬昭五道伐蜀,姜維據守劍閣,阻擋住鐘會大軍,卻被鄧艾從陰平偷襲成都,劉禪投降。后姜維希望憑自己的力量復興蜀漢,假意投降魏將鐘會,打算利用鐘會反叛曹魏以實現恢復漢室的愿望,但最終鐘會反叛失敗,姜維與鐘會一同被魏軍所殺。)爭前殺會。(鐘會(225年-264年1月),字士季,潁川長社(今河南長葛東)人。魏國名將、書法家。太傅鐘繇之幼子,青州刺史鐘毓之弟。自幼才華橫溢,上至皇帝、下至群臣都對他非常賞識。在征討毌丘儉、諸葛誕期間,鐘會屢出奇謀。被人比作西漢謀士張良,又曾為司馬昭獻策阻止了曹髦的奪權企圖,鐘會得以成為司馬氏的親信。名士嵇康被殺,便是他的主意。景元年間,鐘會獨力支持司馬昭的伐蜀計劃,從而被任命為鎮西將軍,假節都督關中諸軍事。主持發動伐蜀之戰。景元四年(263年),他與鄧艾分兵攻打蜀漢,導致蜀漢滅亡。此后鐘會欲據蜀自立,與蜀漢降將姜維共謀其事,卻因部下的反叛而失敗,自己也死于部將兵變,時年40歲。)會將士死者數百人,殺漢太子及姜維妻子,軍眾鈔略,死喪狼籍。衛部分諸將,數日乃定。(兵變。)

鄧艾本營將士追出艾于檻車,迎還。衛自以與會共陷艾,恐其為變,乃遣護軍田續等將兵襲艾,遇于綿竹西,斬艾父子。。(鄧艾(197年-264年),字士載,義陽棘陽(今河南新野)人。三國時期魏國杰出的軍事家、將領。其人文武全才,深諳兵法,對內政也頗有建樹。本名鄧范,后因與同鄉人同名而改名。鄧艾多年在曹魏西邊戰線防備蜀漢姜維。公元263年他與鐘會分別率軍攻打蜀漢,最后他率先進入成都,使得蜀漢滅亡。后因遭到鐘會的污蔑和陷害,被司馬昭猜忌而被收押,最后與其子鄧忠一起被衛瓘派遣的武將田續所殺害。)艾之入江油也,田續不進,艾欲斬續,既而舍之,及遣續,謂曰:“可以報江油之辱矣?!閉蛭鞒な范旁ぱ雜謚讜唬骸安衿洳幻夂?!身為名士,位望已高,既無德音,又不御下以正,將何以堪其責乎!聞之,不候駕而謝預。預,恕之子也。鄧艾余子在洛陽者悉伏誅,徙其妻及孫于西城。

鐘會史毓嘗密言于晉公曰:“會挾術難保,不可專任?!奔盎岱?,毓已卒,晉公思鐘繇之勛與毓之賢,特原毓子峻、,官爵如故?;峁Σ芟蛐凼趙嶧崾?,晉公召而責之曰:“往者王經之死,卿哭于東市而我不問,鐘會躬為叛逆,又輒收葬,若復相容,當如王法何!”雄曰:“昔先王掩骼埋,仁流朽骨,當時豈先卜其功罪而后收葬哉!今王誅既加,于法已備,雄感義收葬,教亦無闕。法立于上,教弘于下,以此訓物,不亦可乎,何必使雄背死違生,以立于世!明公仇對枯骨,捐之中野,豈仁賢之度哉!”晉公悅,與宴談而遣之。

[2]二月,丙辰,車駕還洛陽。

[3]庚申,葬明元皇后。

[4]初,劉禪使巴東太守襄陽羅憲將兵二千人守永安,聞成都敗,吏民驚擾,憲斬稱成都亂者一人,百姓乃定。及得禪手敕,乃帥所統臨于都亭三日。吳聞蜀敗,起兵西上,外托救援,內欲襲憲。憲曰:“本朝傾覆,吳為唇齒,不恤我難而背盟徼利,不義甚矣。且漢已亡,吳何得久,我寧能為天降虜乎!”保城繕甲,告誓將士,厲以節義,莫不憤激。吳人聞鐘、鄧敗,百姓無主,有兼蜀之志,而巴東固守,兵不得過,乃使撫軍步協率眾而西。憲力弱不能御,遣參軍楊宗突圍北出,告急于安東將軍陳騫,又送文武印綬、任子詣晉公。協攻永安,憲與戰,大破之。吳主怒,復遣鎮軍陸抗等帥眾三萬人增憲之圍。(乘火打劫,不但不義,也缺能力。)

[5]三月,丁丑,以司空王祥為太尉,征北將軍何曾為司徒,左仆射荀為司空。

[6]己卯,進晉公爵為王,增封十郡。王祥、何曾、荀共詣晉王,謂祥曰:“相王尊重,何侯與一朝之臣皆已盡敬,今日便當相率而拜,無所疑也?!畢樵唬骸跋喙渥?,要是魏之宰相,吾等魏之三公;王、公相去一階而已,安有天子三公可輒拜人者!損魏朝之望,虧晉王之德,君子愛人以禮,我不為也?!奔叭?,遂拜,而祥獨長揖。王謂祥曰:“今日然后知君見顧之重也!”

[7]劉禪舉家東遷洛陽,時擾攘倉猝,禪之大臣無從行者,惟秘書令正及殿中督汝南張通舍妻子單身隨禪,禪賴正相導宜適,舉動無闕,乃慨然嘆息,恨知正之晚。(幸虧知晚,早就沒有了。)

初,漢建寧太守霍弋都督南中,聞魏兵至,欲赴成都,劉禪以備敵既定,不聽。成都不守,弋素服大臨三日。諸將咸勸弋宜速降,弋曰:“今道路隔塞,未詳主之安危,去就大故,不可茍也。若魏以禮遇主上,則保境而降不晚也。若萬一危辱,吾將以死拒之,何論遲速邪!”得禪東遷之問,始率六郡將守上表曰:“臣聞人生在三,事之如一,惟難所在,則致其命。今臣國敗主附,守死無所,是以委質,不敢有貳?!苯跎浦?,拜南中都尉,委以本任。

丁亥,封劉禪為安樂公,子孫及群臣封侯者五十余人。晉王與禪宴,為之作故蜀伎,旁人皆為之感愴,而禪喜笑自若。王謂賈充曰:“人之無情,乃至于此;雖使諸葛亮在,不能輔之久全,況姜維邪!”他日,王問禪曰:“頗思蜀否?”禪曰:“此間樂,不思蜀也?!閉胖?,謂禪曰:“若王后問,宜泣而答曰:‘先人墳墓,遠在岷、蜀,乃心西悲,無日不思?!蟣掌淠??!被嵬醺次?,禪對如前,王曰:“何乃似正語邪!”禪驚視曰:“誠如尊命?!弊笥醫孕?。(阿斗由此出名。)

[8]夏,四月,新附督王稚浮海入吳句章,略其長吏及男女二百余口而還。

[9]五月,庚申,晉王奏復五等爵,封騎督以上六百余人。

[10]甲戌,改元。

[11]癸未,追命舞陽文宣侯懿為晉宣王,忠武侯師為景王。

[12]羅憲被攻凡六月,救授不到,城中疾病太半?;蛩迪芷親?,憲曰:“吾為城主,百姓所仰;危不能安,急而棄之,君子不為也,畢命于此矣!”陳騫言于晉王,遣荊州刺史胡烈將步騎二萬攻西陵以救憲,秋,七月,吳師退。晉王使憲因仍舊任,加陵江將軍,封萬年亭侯。

[13]晉王奏使司空荀定禮儀,中護軍賈充正法律,尚書仆射裴秀議官制,太保鄭沖總而裁焉。

[14]吳分交州置廣州。(東吳有現代很多的大都市,南京、武漢、上海、廣州等。)

[15]吳主寢疾,口不能言,乃手書呼丞相濮陽興入,令出拜之。休把興臂,指以托之。癸未,吳主殂,謚曰景帝。(吳太宗景皇帝孫休(235-264),字子烈,吳國的第三位皇帝,吳大帝孫權的第六子,公元258-264年在位。十八歲時,受封為瑯琊王。太平三年(258年)九月二十六日,孫綝發動政變,罷黜孫亮為會稽王,迎立孫休為帝,孫休三讓而受,改元永安。孫休登基,封孫綝為丞相,孫綝權傾朝野,遂除孫綝。孫休在位期間,頒布良制,嘉惠百姓,促進了東吳的繁榮。孫休好文。上位后于永安元年創建國學,設太學博士制度,詔立五經博士,為南京太學之濫觴,韋昭為首任博士祭酒。其妻為朱皇后。)群臣尊朱皇后為皇太后。

吳人以蜀初亡,交趾攜叛,國內恐懼,欲得長君。左典軍萬嘗為烏程令,與烏程侯相善,稱“之才識明斷,長沙桓王之儔也;又加之好學,奉遵法度?!甭叛災謫┫嘈?、左將軍布,興、布說朱太后,欲以為嗣。朱后曰:“我寡婦人,安知社稷之慮,茍吳國無隕,宗廟有賴,可矣?!庇謔撬煊?,改元元興,大赦。

[16]八月,庚寅,命中扶軍司馬炎副貳相國事。

[17]初,鐘會之伐漢也,辛憲英謂其夫之從子羊祜曰:“會在事縱恣,非持久處下之道,吾畏其有他志也?!被崆肫渥永芍形尉?,憲英憂曰:“他日吾為國憂,今日難至吾家矣?!憊糖胗誚?,王不聽。憲英謂曰:“行矣,戒之,軍旅之間,可以濟者,其惟仁恕乎!”竟以全歸。詔以嘗諫會反,賜爵關內侯。

[18]九月,戊午,以司馬炎為撫軍大將軍。

[19]辛未,詔以呂興為安南將軍,都督交州諸軍事,以南中監軍霍弋遙領交州刺史,得以便宜選用長吏。戈表遣建寧爨cuàn谷為交趾太守,率牙門董元、毛炅、孟干、孟通、爨能、李松、王素等將兵助興,未至,興為其功曹王統所殺。

[20]吳主貶朱太后為景皇后,追謚父和曰文皇帝,尊母何氏為太后。

[21]冬,十月,丁亥,詔以壽春所獲吳相國參軍事徐紹為散騎常侍,水曹掾孫為給事黃門侍郎,以使于吳,其家人在此者悉聽自隨,不必使還,以開廣大信。晉王因致書吳主,諭以禍福。

[22]初,晉王娶王肅之女,生炎及攸,以攸繼景王后。攸性孝友,多才藝;清和平允,名聞過于炎,晉王愛之,常曰:“天下者,景王之天下也,吾攝居相位,百年之后,大業宜歸攸?!毖琢⒎⑽?,手垂過膝,嘗從容問裴秀曰:“人有相否?”因以異相示之。秀由是歸心。羊與炎善,為炎畫策,察時政所宜損益,皆令炎豫記之,以備晉王訪問。晉王欲以攸為世子,山濤曰:“廢長立少,違禮不祥?!奔殖湓唬骸爸懈Ь芯酥?,不可易也?!焙臥?、裴秀曰:“中撫軍聰明神武,有超世之才,人望既茂,天表如此,固非人臣之相也?!苯跤墑且舛?,丙午,立炎為世子。(周邊人很重要。)

[23]吳主封太子及其三弟皆為王,立妃滕氏為皇后。

[24]初,吳主之立,發優詔,恤士民,開倉廩,科出宮女以配無妻者,禽獸養于苑中者皆放之。當時翕然稱為明主。及既得志,粗暴驕盈,多忌諱,好酒色,大小失望,濮陽興、張布竊悔之?;蜈謚釵庵?,十一月,朔,興、布入朝,吳主執之,徙于廣州,道殺之,夷三族。以后父滕牧為衛將軍,錄尚書事。牧,胤之族人也。(性格分裂癥。)

[25]是歲,罷屯田官。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