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掌握VTE诊治的常用评分

作者丨林高峰  北京医院

静脉血栓栓塞症(Venous Thromboembolism,VTE)包括深静脉血栓形成(Deep vein thrombosis,DVT)和肺血栓栓塞症(Pulmonary thromboembolism,PTE),大部分PTE由DVT的血栓脱落造成。无论是内科、外科、肿瘤科、妇产科乃至儿科,VTE均不少见。不同科室患者的VTE事件与患者不同的危险因素相关,因此针对VTE的诊治也衍生出了不同的评分系统。在此,笔者把常用评分整理如下,希望对各位读者的临床实践有所帮助。

内科患者VTE风险评分—Padua评分

内科患者的VTE危险因素包括遗传性及获得性易栓症、感染、肿瘤、激素治疗、心力衰竭、呼吸衰竭等。2010年,Barbar等提出用于内科患者的VTE风险评估工具—Padua评分(中文版见表1),总分20分,评分>4分为VTE高?;颊?,评分<4分为VTE低?;颊?。

表1  Padua评分

外科患者VTE风险评分—Caprini评分

外科患者的VTE风险不仅包括了内科患者的所有风险,手术本身也是导致VTE的重要因素,且不同手术级别风险存在差异。因此,针对外科患者的VTE风险评分更为复杂。该评分于2005年由学者Joseph A. Caprini提出(中文版见表2),根据不同的风险具有1、2、3、5分项,每项评分可累加。根据分值评估VTE风险为:低危(0分)、低危(1~2分)、中危(3~4分)、高危(>5分)。

表2  Caprini评分

肿瘤化疗患者VTE风险评分—Khorana评分

肿瘤同样是VTE形成的高危因素,除了肿瘤局部压迫导致血流淤滞之外,肿瘤本身可分泌细胞因子,导致凝血系统的激活,不同的肿瘤VTE风险存在差异。Khorana评分(见表3)被用于肿瘤化疗患者VTE的风险评估。Khorana评分总分7分;0分为低危; 1~2分为中危;≥3分为高危。

表3 Khorana评分

PTE的可能性评分—Wells 评分和 Geneva 评分

上述评分用于评估住院患者VTE的风险,与之相区别,当接诊一位患者,结合症状及检查考虑PTE时,可行Wells 评分(见表4)和 Geneva 评分(见表5)评估其可能性。目前,临床上为了便于记忆和应用,这两个量表均衍生出了简化版。

Wells评分原始版结果有二分类法和三分类法:二分类法0~4分为可能性小,≥5分为可能;三分类法总分0~1分为低度可能,2~6分为中度可能,≥7分为高度可能。简化版仅有二分类法:0~1分为可能性小,≥2分为可能。

Geneva评分原始版和简化版均有二分类法和三分类法。原始版:二分类法0~5分为可能性小,≥6分为可能;三分类法总分0~3分为低度可能,4~10分为中度可能,≥11分为高度可能。简化版:二分类法0~2分为可能性小,≥3分为可能;三分类法0~1分为低度可能,2~4分为中度可能,≥5分为高度可能。

表4 Wells评分及简化版

表5  Geneva评分及简化版

PTE严重程度评分—PESI评分

临床上已经确诊PTE的患者,除了通过症状、监测血流动力学及心脏超声评估病情以外,可应用PESI评估其严重程度。目前,临床应用较多的是其简化版(sPESI)(见表6)。sPESI≥1分归为中危,sPESI=0分归为低危。sPESI≥1分者30 d全因死亡率明显升高。

表6  PESI评分及简化版

小结

VTE曾被认为是罕见病,随着诊疗技术的进步和医患对该病的认知提升,VTE的诊断率不断提高。其中,PTE已成为住院患者院内死亡的主要疾病之一。不同患者产生VTE的危险因素各异。临床工作中,应根据不同的人群选择合适的评分量表,尽早识别VTE高?;颊?,采取预防和治疗措施。

参考文献:

[1] Barbar s,Noventa F,Rossetto V,et al.A risk assessment model for the identification of hospitalized medical patients at risk for venous thromboembolism: the Padua Prediction Score. J Thmmb Haemost;2010,8(11):2450-2457.DOI: 10.1111/j.1538-7836.2010.04044.x.

[2] caprini JA.Thrombosis risk assessment as a guide to quality patienI care.Dis Mon.2005;51(2-3):70-78.DOI:10.1016/j.disamonth.2005.02.003.

[3] Shen JH, Chen HL, Chen JR, et al. Comparison of the Wells score with the revised Geneva score for assessing suspected pulmonary embolism: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 Thromb

Thrombolysis, 2016, 41(3):482-492.

[4]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肿瘤与血栓专家委员会. 肿瘤相关静脉血栓栓塞症预防与治疗指南 (2019版). 中国肿瘤临床.2019;46(13):653-660.

[5]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学组,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肺栓塞与肺血管病工作委员会,全国肺栓塞与肺血管病防治协作组. 肺血栓栓塞症诊治与预防指南. 中华医学杂志.2018;98(14):1060-1087.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