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喔喔祖拉:【尋美嵩口古鎮】之十 明朝《永福縣志》編纂者張仕涇的軼事逸聞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尋美嵩口古鎮】之十 明朝《永福縣志》編纂者張仕涇的軼事逸聞

明朝《永福縣志》編纂者張仕涇的軼事逸聞

文〡張厚林

永泰二中校內植物園,一棵飽經四百余年風霜的古杉大樹掩蔭下,有一方形似蓮蓬倒扣的蒼蒼墓園,這就是明萬歷四十年(1612年)始修的《永福縣志》編纂者之一,曾任漳州府訓導、江西鄱陽縣縣令,唐末中原張氏入閩第二十四代傳人張仕涇之墓。

▲攝影∣池建輝

張仕涇,字達源,號鑒塘,明朝萬歷年間貢士,其一生傳奇般的軼事逸聞至今仍在嵩口民間口口相傳。

袁尹舉才委重任

明朝萬歷年間,江西南昌舉人袁世用初任永福知縣時,就聽聞域內有一個臨近延平、永春、興化三府交界之地的大村落嵩口,是唯一可以與縣治相衡的重鎮。到任不久,袁縣令便輕裝簡從,沿大樟溪溯流而上,兩岸層巒疊嶂,樹木蒼翠;激流險灘,洶涌澎湃,峰回溪轉。兩天的辛苦跋涉,幾經周折,袁縣令終于在雙獅把口的嵩口東大門“鯉魚目”棄船登岸。縱馬踏上通往嵩口的幽幽古道,山重水復,柳暗花明。只見群峰重重拱抱、秀水緩緩繚繞;開闊的嵩口盆地,十里平疇,阡陌交通,屋舍樓臺錯落有致。夕陽西照,炊煙裊裊,牧童橫笛雞犬相聞,整個村顯得閑適、安寧、悠然。古道路旁一塊五丈見方的烏紗帽形狀的巨石赫然屹立,袁縣令急急下馬,趕緊脫下頂上的七品官帽,向烏紗帽石深深地行了三個鞠躬,心里琢磨著,嵩口寶地果然名不虛傳,此方龍淵虎穴之地定是群賢畢集、英才薈萃。

▲攝影∣池建輝

古道邊上的那一幕一幕風景:塔坂秧田里文昌古閣的倩影、九落壽春寺悠遠的鐘聲、雙鳳垟羊腸小道暮歸的牧童、德星樓碼頭往來的漁舟、溪流對岸梅山挺拔的孤樹……嵩陽八景著實讓袁縣令歡喜不已。行至漈門司近旁,瑯瑯書聲打住了袁縣令,他輕推書院大門,參天的古榕下,一群爛漫天真的孩童在一位身材魁梧氣宇軒昂的儒生導引下齊誦經書,抑揚頓挫,此起彼伏……

▲攝影∣池建輝

袁縣令與儒生幾番交談,得知他名叫張仕涇,來自嵩口當地的望族,自幼飽讀經書,才華橫溢,志向高遠,促膝而談,彼此感覺意氣投合。兩天來,張仕涇陪同袁縣令巡察嵩口各鄉里地民風民俗、拜望鄉間鄉紳名士,晚上夜雨對床,秉燭相談,經史子集琴棋書畫無所不包。兩人心有靈犀,仿佛一見如故。幾天后,緣于公務在身,袁縣令在張仕涇的目送下,懷揣著他的詩抄文稿,依依惜別,解纜返城。

▲攝影∣池建輝

半年后,經袁縣令的多方周旋,張仕涇終于在縣治開館設堂,講授經書,一時間縣邑名士云集,門庭若市。詩書禮儀溫良恭儉,永福的民風教化從此耳目一新,張仕涇也由此開啟了他在永福的才望兼隆的歷程。授課之余,袁縣令也時常邀請張仕涇參與永福政務,擬公文、析疑案、恤民情、抗旱澇、 賑災荒……永福一時出現了多年未有的太平盛世的景象。

▲攝影∣池建輝

接替袁世用的興安籍唐學仁縣令有感于當時永福的政通人和經濟繁榮,于是盛世興文修史,召集賢達名流,開始搜集史料、編纂永福有史以來的第一部縣志,張仕涇自然成為編纂者之一。始修的《永泰縣志》至今為我們留下了多少彌足珍貴的永泰歷史文化資料。

▲攝影∣池建輝

年過花甲始得子

話說張仕涇多年來一直在永福縣城開館講經教化民風,協助袁縣令處理政務的同時,他苦研經易,深究學理,赴京城應對秋闈。過五關斬六將,終于高中萬歷癸卯科貢士,禮部授予他漳州府訓導。他任職漳州,敦教化、厚人倫、去陋俗,振興民間讀書風氣,政績斐然,幾年后即擢升江西鄱陽縣縣令——讓他去掌管一個偌大的縣域政務了。

▲攝影∣池建輝

且說張仕涇六十歲那年,還在鄱陽縣任職,對他有提攜之恩的袁大人世用先生已離任返鄉,安居在省城南昌。七十大壽之日,賓朋滿座觥籌交錯,席上就有這位在鄱陽任職的得意門生張仕涇。

宴席上的道喜慶賀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鬧,袁大人只見自己最得意的門生張仕涇滿懷猶豫,郁悶不樂,便輕聲問道:“縣令老弟,人生七十古來稀,今日老夫古稀壽誕,親友會聚滿堂喜慶,老弟你為何獨獨不樂?”張仕涇滿杯飲盡,感喟道:“袁師古稀壽誕,可喜可賀;膝下子孫滿堂,猶讓人歆慕不已。今小弟年已花甲,孩兒尚未露面。古人云‘不孝有三,無后乃大’,我才是真正的不孝之罪人啊!今日身臨袁師這盛喜場面,我真是慚愧之極無地自容!”

▲攝影∣池建輝

壽宴之后,袁世用便攜著家中的黃氏、江氏二位丫環,由南昌直奔鄱陽縣城,對張仕涇說道:“憑著幾十年的莫逆之交,我深知你老弟是位忠孝之士,敝處有二位丫環,年方二十,聰明秀麗賢淑勤快,可娶其為妾,以傳宗接代,了卻老弟孝敬祖先之心?!?張仕涇再三推辭,袁大人的再三勸促,張仕涇推辭不過,遲疑應答:“老夫年邁,不敢多誤二位小姐青春,然而難卻袁師一片苦心與盛情,今日委屈江氏,權且留下伴我余生,敬請黃氏另擇高枝!”

▲攝影∣池建輝

張仕涇與江氏小姐完婚后,老夫少妻相敬如賓,恩愛無比,不到五年間養育了四個兒子。張仕涇臨終前曾題中堂一聯,云:“我不欺天一片心,遑恤人知人否;天若假我百年壽,何論子早子遲?!貝慫淖又?,張仕涇的子孫瓜瓞綿綿,興旺發達,延續至今已十五代人,其不含外遷的后裔,在嵩口道南村的就有一千多人。那幅中堂對聯還依稀殘留在張氏祖厝的廳堂上。仕涇臨終前還囑咐妻兒,今后子孫世代要銘記袁公世用大人提攜、延嗣之大恩。嵩口張氏后人至今仍然保留這么一個傳承三百多年的習俗:每年農歷七月十五中元節祭奠祖先,總要給與張公靈位并排的袁公靈位敬獻高香、焚燒紙錢,以表世代永遠的感恩之情。

▲攝影∣池建輝

鄱陽惠政獻終身

鄱陽縣位于中國內陸大湖鄱陽湖畔,地勢低洼空氣潮濕,常有水患澇災,且虐疫肆橫,百姓生活艱難困苦。張仕涇上任伊始,便率領鄱陽百姓疏浚溝渠夯筑堤壩、整修水田遍植水稻,拆遷低洼民居、改建圈舍茅廁、清潔飲用水源,湖上漁民上岸定居,寒暑易節,勞逸有序;遇有荒年,免征捐稅、開倉賑濟、撫恤災民;倡設館講學、崇尚禮義、教化民風。沒過幾年,鄱陽縣域汛季水患防而有備,治水有道,變患為利;民風純正,禮儀隆盛。從此鄱陽民生殷實富有,成了江南的魚米之鄉。

▲攝影∣池建輝

繁瑣的政務、無休止的辛勞,加上年邁體弱、思鄉心切,張仕涇深感身心疲憊、體力不支,多次上書乞求告老返鄉。鄱陽百姓聞訊,萬人空巷不約而同地聚集在縣衙門口,許多老者長跪不已涕泗俱下,懇求張縣令繼續留任。

▲攝影∣池建輝

不經兩年,一個寒風凜冽的冬日深夜,在鄱陽縣衙那一盞油燈的搖曳微光中,疲倦不已、伏案休憩的縣令張仕涇,在沉睡中走完了他人生不平凡的六十五個春秋。他,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四個幼子,留下了鄱陽百姓與永福鄉親的深情思念,留下了讓后人感念不已的傳奇般經歷……

張仕涇去世后,明朝神宗皇帝追贈武義大夫封號,他的靈柩在鄱陽父老的護送下,跋山涉水,櫛風沐雨,終于落葉歸根,安葬在他孩童時代,群伴嬉戲奔逐的嵩口雙鳳垟上。殮葬當天,群山肅立,云遮日蔽,斜風細雨;葬畢,云開日出,光陽萬丈,百鳥飛翔。當時的堪輿大師曾經預言,“雙鳳落垟地,代代中高第;子孫喜滿堂,世世有福氣?!彼陌俁嗄昀?,張仕涇的后裔繁衍至今,果真人丁興旺,家業繁榮,且人才輩出。張仕涇的后人們牢記祖訓,熱心服務社會,努力讓一方百姓幸福安祥地生活。

▲攝影∣池建輝

時光流逝,滄海桑田,近四百年的歷史云煙飄然而過,嵩口雙鳳垟張仕涇墓園上的古老巨杉,仿佛還在輕輕訴說墓主人生前的軼事逸聞,讓后人感慨這位嵩陽歷史傳奇人物的人生厚度。

永泰二中與張氏族人達成協議,保留、修葺位于校園內的植物園與田徑場之間張仕涇墓園。張仕涇墓還被列為永泰縣人民政府的?;の奈?,也將被列為德育教育基地。這位嵩陽張氏先祖將得到更多后人的傳頌。

▲攝影∣池建輝

圖片提供:永泰縣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編輯:盧凌君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