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塞尔达传说梅祖拉面具攻略:聆聽趙成珍神奇閃亮的手指丨肖邦專輯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聆聽趙成珍神奇閃亮的手指丨肖邦專輯

這張專輯是第17屆肖邦國際鋼琴大賽冠軍、韓國青年鋼琴家趙成珍在2016年與意大利指揮家Gianandrea Noseda率領的倫敦交響樂團合作,演奏肖邦《第一鋼琴協奏曲》、4首《敘事曲》。這是趙成珍的首張錄音室專輯,他將肖邦最受大眾歡迎的《第一鋼琴協奏曲》與自己最熱愛的4首《敘事曲》平等地放在同一張專輯內。和他最熱賣的肖邦鋼琴大賽現場演奏專輯一樣,這張專輯再次展現了他不僅擁有神奇閃亮的手指,也具有一個音樂大師的素質。

聆聽趙成珍神奇閃亮的手指

《F大調第二敘事曲》作品38,舒曼在《音樂新報》評論肖邦《第二敘事曲》時寫道:“我們必須注意到《F大調敘事曲》是一首非常出色的作品。肖邦已經寫過一首《敘事曲》Op.23 ,那是他最狂熱和最有獨創性的作品之一;但新的這首是不同的。在藝術性上遜于第一首,但幻想及情趣則并不多樣,其中熱情奔放的插部似乎是后來加進去的。我記得很清楚,當肖邦在演奏這首《敘事曲》時,是結束在F大調上,而現在則結束在a小調上?!?/p>

肖邦曾說,當他要寫這首敘事曲時,是受密茨凱維茲的長詩《斯維臺茨湖》的感動。那首長詩也是寫立陶宛古代的愛國故事,大意是:立陶宛遭到異族侵略,青年人都去前方作戰了,當留在城里的老幼婦孺聽到敵人已迫近城門時,他們無力抵抗,只得乞求上蒼,寧可讓洪水淹沒城市,與敵人同歸于盡。果然,奇跡出現了,城市變成了一片湖泊。經過許多世代以后,立陶宛后裔漫步湖畔,探尋著這古代傳說的遺跡。突然,有水仙從湖底浮起,向人們講述了這個故事,然后又潛身返回湖底。同樣,肖邦這首敘事曲也并非是對這首長詩的具體描述。它由平靜、優美的抒情樂段和暴風驟雨般的戲劇性樂段交織構成,我們只能根據它特定的音樂形象和情緒氣氛,對密茨凱維茲的長詩進行一定的聯想。

這首敘事曲采用奏鳴曲式主題對比的原則和回旋曲式的原則相結合的作法,這也是創作構思和音樂形象發展的線索所決定的。此曲具有鮮明的形象,開始是牧歌式的、幽靜的音樂,有一支很純樸甚至天真的從容不迫的旋律,此后充滿了驚慌不安情緒的急板闖入,一陣狂風驟雨過后又出現了開始時的音樂,這里對前面主題進行緊縮,也不像第一次那樣平靜,時而哀訴,時而熱情。隨后,急板的不祥的音樂象狂暴的颶風一樣突然襲來,長驅直入到同樣不祥和急速的激動不安的部分,表現出不安情緒的增長和絕望。這悲劇性非常強烈的音樂驟然被一個強烈的不協和和弦所中斷,轉入寂靜而充滿了悲哀的尾聲結束。這尾聲很容易就被認出是變了形的第一段牧歌式的音樂。這簡短的結束語好像是在哀悼死去的青年,或者緬懷古老的傳說。

《f小調第四敘事曲》作品52,這是一首悲劇性的敘事曲,全曲節奏跌宕起伏,時柔時剛,彈奏難度較大。從性質上說,它與肖邦其他幾首敘事曲很不一樣。這不是戲劇性的史詩,而是一個抒情的故事,整個作品中,作曲家完全沒有采用情緒的對比,只有一些抒情色彩相近、而音調完全不同的音樂形象相互交替,僅在末尾才出現肖邦大型作品中特有的悲壯、激昂和慷慨的形象。它是肖邦晚期心情的自我抒發,沒有較為具體的標題性。

在音調及和聲風格上,這首敘事曲比其余三首更富于色彩性,也更典雅秀麗,使得它與肖邦晚期的作品,如《船歌》和《幻想波洛涅茲》相近。在這里,具有憂郁和幻想氣質的抒情,敘事性的主部主題通過變奏發展加強了基本感情的色彩。在第三次陳述時,活躍而緊張的運動帶來了驚惶不安的色彩。副部則用了和聲變奏手法,使明朗、柔和的抒情主題獲得了色彩的變化。

在結構上,它采用了奏鳴曲式與變奏相結合的方法。這首敘事曲有兩個主要主題,第一主題在此曲中占有極重要地位,肖邦非??嵐?,他在此曲中對它進行了四次變奏,此曲總的骨架是奏鳴曲式原則,但用變奏手法對主題進行發展,而且運用此方法造成主題的色彩性變化,又因為主題的多次變奏之間加進了其他的成分,因此它又具有回旋曲式原則。除此之外,此曲第二主題在曲中先后出現了兩次,兩次的調性及性格截然不同。第一次調性為降B大調,性格為安謐寧靜的;這里悠揚的音調和溫柔的和弦配置,使它具有圣詠般的意境,第二次調性為降D大調,性格是明朗、歡快的,但低聲部的上行音階給它帶來某些驚恐,這是一次主題的升華。如此看來,此曲是多種結構原則混合的結果。此曲具有奏鳴曲式呈示、展開、再現的總體結構,但它又沒有遵照古典奏鳴曲式的調性規范。副部在呈示部中出現在降B大調上,在再現部中則出現在降D大調上,再現部中的副部調性同此曲主要調性沒有統一。從奏鳴曲式主、副部調性對比與統一和主題展開兩大特點來看,此曲主題展開的特點占優勢。在展開部中,主部富于詩意的幻想性因素得到了自由的發展。這里即興性的展開和華麗的演奏技巧相結合,而且引子以完整的形式在犃大調上再現作為展開部的結束。引子后面加上了輕巧、柔和而透明的華彩,好像一陣微風吹散了引子的回聲。再現部中副部進行了戲劇性的處理,低音部奔騰的音階改變了原先的柔弱性格而變得生氣勃勃。由于音域的擴大和力度的增強,音樂充滿了堅毅的力量和悲憤的熱情,旋律被淹沒在響亮的和弦與琶音的浪濤聲中。這之后是狂風暴雨般的尾聲,這是肖邦大型作品中所特有的悲壯激昂的形象。這首敘事曲是肖邦晚期心情的自我抒發,沒有較為具體的標題性。在結構上采用了奏鳴曲式與變奏相結合的方法。在這里,具有憂郁和幻想氣質的抒情、敘事性的主部主題通過變奏發展加強了基本感情的色彩。在第三次陳述時,性格上起了變化,變得充滿了悲劇性的熱情,而在再現部中最后一次陳述時,活躍而緊張的運動帶來了驚惶不安的色彩。副部則用了和聲變奏手法,是明朗、柔和的抒情主題獲得了色彩的變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