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祖拉的面具蜘蛛:柏林看世界——‘一句譴責納粹的條文都沒有’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柏林看世界——‘一句譴責納粹的條文都沒有’

德國的“被驅逐者聯盟”是納粹破滅后的副產物,他們不僅在德國本土且在世界范圍均富有爭議。盡管他們時刻強調成立組織既不是為了復仇也不是為了得到同情,人們仍然懷疑他們的動機。

柏林看世界——‘一句譴責納粹的條文都沒有’

1945年從捷克斯洛伐克被驅逐出境的德意志人在返回德國后的營地中。

德國“被驅逐者聯盟”將在周四(8月5日)慶祝他們的生日。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會給他們送去祝?!芏噯艘恢卑閹強醋鍪且桓齦闖鹱櫓?。各媒體的評論員們也在周四針對“被驅逐者”們對德國20世紀歷史的理解作出質疑。

他們到底是一群無藥可救的、期望在長長的二戰受害者名單上尋找一席之位的德意志復仇情緒者,還是一群被遺忘的、曾經在戰后飽受精神折磨、卻受到情緒壓制和忽視的人呢?

“被驅逐者聯盟”是一個代表了二戰結束后被迫從東歐國家遷出的約一千二百萬德意志人的組織,他們一直以來都在抗議德國戰后刻意強調其在20世紀所犯下的戰爭罪行。他們的抗爭經常遭致批評。隨著聯盟這周慶祝其成立60周年紀念,也將再次引發新一輪的爭議。

周四下午,“被驅逐者聯盟”主席艾麗卡.施坦巴赫將同總理府部長托馬斯.德麥齊埃和德國國會主席諾伯特.蘭莫特在斯圖加特一起慶祝60年前簽訂“組織憲章”。這個經常被聯盟強調的“組織憲章”明確排除了一切與失去家園有關的復仇或求償情緒。它強調的是對歐洲政治解放的渴望。其中就包含了這么一句老生常談:“國際社會必須認識到,當年被驅逐出境的德意志人同其他流亡者一樣,也是我們這個世界的問題?!?/p>

行徑十分可疑

“被驅逐者聯盟”在奮爭得到認可的同時卻未曾學會改變。聯盟的成員多數來自現今屬于波蘭的一些地區,他們一直以來都拒絕承認奧得-尼森線 —— 1945年由波茨坦會議確定的在兩條河流結合處建立的德波國境線。施坦巴赫也曾公開反對波蘭加入歐盟。時至今日,波蘭仍然覺得聯盟積極推進在柏林建立“被驅逐者博物館”的動機十分可疑,擔心聯盟通過此舉有意擺出戰爭受害者的姿態。

最近,聯盟在七月初委任了兩名執行委員為博物館的董事會成員,此二人均因持歷史修正主義觀點而廣受批判。其中之一的哈特穆特.森格曾經在去年秋季時撰寫專欄,在文章中質疑二戰的罪魁禍首是德國。而另一位飽受爭議的委員阿諾德.拓奇曾在10年前發表評論將德國的戰爭罪行相對化。

確實,有許多人控訴“被驅逐者聯盟”對二戰真正的受害者視而不見。他們的憲章里沒有提及一句德國人對發動戰爭的負罪感,亦無透徹闡述德意志人被驅趕出東歐的真正原因。

在聯盟成立60周年之時,德國的評論員們對此發表了深刻見解。

持中左派觀點的《南德意志報》評論道:

“在慶?!磺鷲吡恕苷慮┦?0周年之際,此憲章將再一次被贊揚為出現最早的、最有突破性意義的文件 —— 由于憲章中寫道‘我們抵制割斷報復和賠償’,因此它象征了矛盾的和解和歐洲的民族精神。但是這又有一個很清楚的前提 —— 它無形中默認了被驅逐者們理應有報復的權利… 此外,猶太人、波蘭人和俄羅斯人想必也會感覺被憲章中的一條愚弄了——他們被稱為‘在那個時代受創傷影響最大的人群’。而全篇卻找不到一句譴責納粹的條文?!?/p>

“時至今日,許多聯盟的成員仍然否認納粹的罪行和他們被驅逐之間的聯系。他們多會以19世紀在波西米亞的德意志人和捷克人之間的沖突作為被驅逐的根源 —— 簡直荒唐至極!如果他們真的想贏得尊重的話,他們就必須認識到在奧斯維辛之后,歐洲的罪行是有一定等級區別的?!?/p>

持右派保守觀點的《世界報》評論道:

“聯盟憲章體現的是種族屠殺開始成為主要問題之前的一段時間德國所存在的人文精神 —— 在那段時間里,聯盟中的保守派成員極力忽視德國在二戰中的罪行,并且只將他們自己的痛苦放在首位。因此,憲章未能發揚光大?!?/p>

“但這只是事實的一部分。如果人們真想回憶那段極端痛苦的歲月以及刻畫憲章撰寫時的情形,那么就能很清楚的呈現出當時的困境并能清醒的看待未來… 憲章中明確的寫明了他們想要‘及其所能’ —— ‘通過艱苦的不懈努力’”—— 以‘創建自由和團結的歐洲’為目標來參與德國和歐洲的重建。如果人們能考慮到當時大多數被驅逐者生活的困境并且回想德國人曾經對他們所持的懷疑態度,那么就有必要把憲章作為慷慨和奉獻精神的寫照 —— 它具有未來導向意義?!?/p>

持自由觀點的《日報》對森格和拓奇的觀點進行了評論:

“諸如此類的評論有史以來一直被大多數人承認,但是不是所有‘被驅逐者聯盟’官員。他們首先指責納粹政體,然后再把他們的罪行相對化。當質問這些觀點的真實性時,聯盟的領導者又自豪的把1950年憲章作為他們愛好和平和希望和解的證明?!?/p>

“那么這些‘被驅逐者聯盟’的弱智領導者們當真能從憲章中找到證據嗎?!憲章本身就全盤不理他們被驅逐出東歐與之前納粹罪行的歷史關聯,從而忽視了他們被驅逐的真正原因。同時憲章還主張了這些被驅逐者所謂的獨特的受害者地位。這樣的主張再加上他們不合法的要求認同其所謂的痛苦才是‘被驅逐者聯盟’存在的真正政治目的?!?/p>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