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祖拉慕海:謝英彪老中醫處方解讀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謝英彪老中醫處方解讀

?中醫處方解讀

一、處方組成意義

中醫處方是在運用單味藥治療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是由兩味以上藥物相互配伍組合而成的。處方不是藥物的任意堆砌,它必須在辨證論治思想的指導下,按照一定結構而組成。隨著時間的推移,科學技術的發展,藥物學知識的積累,治療經驗的總結,人們逐漸懂得了兩味藥或多味藥配合成處方的優勢。同時,研究出了一套優化組合藥物的處方方法,這是藥物治療的重大發展與提高。

臨床處方多為中醫師為病人“量體裁衣”的復方,其處方組成具有以下意義。

1,增強療效 數味藥有選擇地配伍組方,可以增強或綜合藥物的作用,提高原有的療效。這種藥物療效的增進,可以有兩種情況:一種僅是單純在有效價的量上的積累,另一種則由于協同作用而大大地超過單味藥的量與質的總和。所謂“藥有個性之特長,方有合群之妙用"即是此意。

筆者在臨床需要涼血止血,治療便血、痔血和膿血便時,常將地榆炭與槐花同用;在治療氣虛病證時,常將炙黃芪、黨參、山藥白術同用,其目的都是為了增強療效

2,減少烈性和毒性 大多數中藥是可以安全服用的,但部分中藥有一定的毒性,單味大劑量運用時尤為明顯,筆者在臨床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風寒痹痛喜用《金匱要略》鳥頭湯加減,經驗方中川鳥、草鳥、細辛具有麻醉止痛作用,雖經炮制后毒性有所減少,但仍有小毒,而且有性熱燥烈、傷陰動火之弊病,吾與當歸、白芍、白茫、生甘草等藥配伍運用后,既不影響竭痹止痛之功效,又防止了小毒和偏性傷人。此經驗曾在20世紀70年代初總結成論文,發表在《云南中醫雜志》上。

3,減少弊病和不良反應 部分中藥服用后有一定的不良反應,產生一些弊病,開處方時可通過合理的配伍得到糾正。例如,滋陰補血時,筆者喜用大劑量的熟地黃效果頗佳,但熟地黃味甘質膩,單味運用有礙胃助濕之弊,對“虛不受補”者更是如此。筆者在開處方時,必定要配以砂仁、陳皮等健脾益胃藥物,這樣不僅增加了熟地黃的功效,又司避免其弊病和不良反應。

4,適應復雜多變的病情 單味藥雖亦具有多方面的作用,但難以適應復雜而多變的病惰。組成復方之后,卻能補其不足,全面兼顧,更好地適應復雜多變的病情,擴大治療范圍。例如,黃芪為臨床最常用的補氣藥,但氣虛證有多種表現,單味黃芪則難以勝任辨證的需要。

脾胃氣虛者,配以黨參、白術等藥;

陽氣虛弱者,配以附子、肉桂等藥;

氣血兩虛者,配以當歸、熟地黃、黨參等藥;

中氣下陷者,配以升麻、柴胡等藥;

肺氣虛弱、表衛不固者,配以浮小麥、麻黃根、牡蠣等藥;

肺虛咳喘著,配以五味子、炙麻黃、紫蘇子等藥;

氣虛易于感冒者,配以白術、防風等藥;

脾虛水腫者,配以豬苓、茯零車前子、玉米須等藥;

氣虛血瘀者,配以黨參、丹參、紅花等藥,

便更能符合病情變化和辨證的需要。

5,改變和影響療效 幾種藥物配伍組成處方,可以改變其原有功效,能夠引導處方主要發揮某方面的作用或直達病所。

筆者在運用當歸、熟地黃、阿膠等補血藥治療血虛證時,必定配伍大劑量的炙霞、競參等補氣藥,以發揮“氣旺生血”的作用;

在治療中風后遺癥肢體偏癱無力時,在處方中運用桃仁、紅花、丹參,地龍等活血化瘀通經藥物時,必定也要配以大劑量的黃芪、黨參,補氣生血,推動血行,化瘀導滯。

在處方中配伍某經的引藥,則可引諸藥達某經,以治某經的病變。例如,

上肢痹痛,多配以桂枝或桑枝;

下肢痹痛,多伍用川牛膝或懷牛膝;

咽喉病多配伍植梗,以載藥上行。

將藥物組合成處方,既能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又能相反相成,充分體現由單味藥物組合處方應用的優越性。同時,必須指出,處方藥物的組合,既不是藥物之間簡單的堆砌,也不是同類藥效的相加,而是有一定的配伍原則的。有經驗的中醫師在這方面有其豐富的寶貴經驗。

二、處方組成結構

每一張中醫處方,都是根據病情的需要,在辨證的基礎上,以治法為依據,按照一定的組方原則,選擇適當的藥物,權衡適宜的用量,配伍而成的。處方是由君藥、臣藥、佐藥、使藥4個部分所組成的,現代多改稱為“主、輔、佐、使”。

1,君藥(主藥) 是指針對疾病的主證或主病,起主要治療作用的藥物;此外,還包括根據“急則治其標”的原則,針對給病人帶來較大痛苦的個別癥狀的對癥治療藥物。主藥在一個處方中可以用一味或兩味以上,但主藥較輔藥、佐藥藥味少而用量較大。如治療外感風寒表證的麻黃湯,就以麻黃為主藥。在一個處方中,君藥是必不可少的藥物。

2,臣藥(輔藥) 是輔助主藥加強治療主病或主證的藥,針對兼病或對兼證起主要治療作用的藥物。例如,麻黃湯以辛溫發汗之麻黃為主藥,為了加強該方發汗解表之力,又配以桂枝解肌發表,則桂枝為輔助藥物。

3.佐藥

(1)佐助藥:即配合君、臣藥以加強治療作用或直接治療次要癥狀的藥物,如麻黃湯以杏仁為佐,宣暢肺氣,既助麻黃、桂枝解除表邪,又治咳嗽氣喘的兼證

(2)佐制藥:即用以消除或減弱君、臣藥峻烈之性的藥物,如十棗湯中的甘遂、大戟、蕪花皆有毒,且性峻烈,其攻逐水飲之力顯著,但易傷正氣,故配大棗為佐,緩和峻藥之毒,減少藥后不良反應。

(3)反佐藥:是指與君藥藥性或作用相反而又能在治療中起相成作用的藥物,如病屬于真熱假寒,治以寒涼藥,常出現服藥即吐的格拒現象,此時須在寒涼藥中加入少許溫熱之品,作為反佐,則格拒現象不致發生。

4.使藥

(1)引經藥:即能引方中諸藥直至病所的藥物,如肺部疾患常以桔梗為引,下部疾患常以牛膝為引等。

出宜

(2)調和藥:即調和方中諸藥性味的藥物,如大多方劑中常加甘草便是此意。

在臨床處方君、臣、佐、使的選用并無一定格式,每一方中只有主藥是必不可少的,至于臣、佐、使藥則當根據病情和藥性的具體情況而適當選擇。例如,某些處方的君或臣藥的功效較為廣泛,本身就兼有佐、使藥的作用時,就可以不設佐、使藥。對于君、臣、佐、使4部分俱金的,應稱為完全方;而缺少臣、佐、使某一部分的,則應稱為不完全方。一個處方中不一定是君藥、臣藥、佐藥、使藥完全具備才稱其為方。實際上,一些比較簡單的處方,除必須有君藥外,其余臣藥、佐藥、使藥等不一定完全具備。例如,治療元氣暴肥的獨參湯,只有君藥人參一味;治療肝經火盛所致的脅痛、口苦、叫吐等癥的左金丸中,只有君藥黃連和佐藥吳茶萸;冶表虛自汗出1玉屏風散中,則是由君藥黃芪、臣藥白術、佐藥防風3藥組成。于一首處方中君、臣、佐、使的藥味多少,也無呆板的規定,但一主藥的藥味較少,而藥量和藥力卻較大。相對而言,臣、佐藥的藥味較多,藥量也較輕。

處方的組成,是辨證施治與“理、法、方、藥”的具體運用。臨床上組方用藥也不必生搬硬套,而是根據辨證立法的需要,針對具體的病情,分清輕重緩急,確定治療原則,有目的地選配藥物,組成一個行之有效的處方。

君、臣、佐、使是臨床處方的基本結構,它是前人實踐經驗的總結和中醫學的精華部分。現以吳鞠通《溫病條辨》中治療溫病初起的辛涼透表、清熱解毒的銀翹散為例,試析其君、臣、佐、使的處方結構與原則。

君藥:金銀花、連翹清熱解毒,清中有透,辛涼透表,輕宜疏散,以透散風熱之邪。

臣藥:薄荷、荊芥穗、淡豆豉疏風透表,以助金銀花、連翹透散解表之功。

佐藥:竹葉清上焦邪熱,加強金銀花、連翹清熱;牛蒡子、桔梗宣肺利咽,既助君、臣藥透表,又治其兼癥(桔梗為肺經引藥,故又兼使藥之義)。

使藥:生甘草調和諸藥。

三、處方的組成變化

處方分為自擬處方和成方處方兩種。自擬處方是指醫生根據具體病人的病情,按照處方規律自己的擬定的處方,針對性強,應用靈活。成方處方是指由古今醫家所創制,而又載入方書的處方,如經方、時方和經驗方。其中成方處方由于有固定的主治、功用和組成,所以應用時,必須依據患者的不同病情、體質差異、以及自然環境的變化,進行相應靈活的加減化裁,才能保證方與證相符,從而提高療效。成方加減變化是有一定規律的,一般有藥味加減、藥量加減、劑型更換三種形式。

(一)藥味加減的變化

是指所選成方,其主癥與所治病情基本相同,而兼癥或次要癥狀不相同,那么,該成方的君藥不變,而在臣、佐藥中,相應地去掉某些不適合的藥物,加入適合的藥物,使之絲絲入扣,更加切合病情的需要。這種變化,又有加味、減味與既增又減的區別,例如,六君子湯,具有益氣健脾、燥濕化痰的功效,主治脾胃氣虛兼有痰濕者,癥見面色蒼白,語言低微,四肢無力,食少便溏,胸脘痞悶,咳嗽痰多色白,舌質淡,脈細緩等癥。方以黨參為君藥,白術為臣藥,茯苓、陳皮、半夏為佐藥,甘草為使藥。若六君子湯主證未變,而又兼見胸脘脹滿或疼痛者,則可加木香、砂仁理氣止痛,即“香砂六君子湯”。若六君子湯主證仍在,但痰濕之象不明顯者,去理氣燥濕化痰的陳皮、半夏,則成“四君子湯”。

若因藥味的加減而改變了原方的君藥時,則屬另行組方,而不能說成仿照某方加減。

(二)藥量增減的變化

是指在應用成方時,不改變原方組成的藥味,而只增強或減少其中某些藥物的用量,從而改變了該方的功效與配伍關系,其主治范圍也隨之擴大或縮小,甚至改變了原主治范圍。例如,《傷寒論》的四逆湯和通脈四逆湯,其組成都是以附子為君,干姜為臣,炙甘草為佐便。但四逆湯附、姜用量相對較小,功能回陽救逆,主治陰盛陽微而致的四肢厥逆,惡寒卷臥,下利清谷,脈沉細微的證候;通脈四逆湯附、姜用量較前方俱有增加,功能回陽通脈,主治陰盛格陽于外而致四肢厥逆,身反不惡寒,其人面色赤,下利清谷,脈微欲絕的證候。又如《傷寒論》的小承氣湯和《金匱要略》的厚樸三物湯,都由大黃、枳實、厚樸三味藥物組成,但小承氣湯中大黃用量較大,作為君藥,枳實為臣藥,厚樸用量較小,是大黃的二分之一,為佐使藥,功能瀉熱通便,主治陽明腑實輕證;厚樸三物湯中厚樸用量獨重,為君藥,枳實為臣藥,用量亦較小承氣湯中枳實為大,大黃為佐使藥,用量是厚樸的二分之一,全方功能行氣通便,主治氣滯便秘證。

古人遺留的多數有效處方的劑量不適合當今人群的情況,故大多需要增減。此外,還需因人、因地、因時、因病情而靈活增減藥量,才能絲絲入扣,提高療效。

若由于藥量的增減,而改變了原方主藥和主證的,也屬重新組方。

(三)劑型更換的變化

是指同一處方,由于選用不同劑型,而使治療作用發生相應的變化。處方的劑型有湯、丸、散、膏、丹、酒……等多種,由于制作方法和工藝不同,對藥物作用的發揮也有一定影響。比如,湯劑比較便于吸收,易于發揮,作用迅速,多用于急性病。丸劑則較為吸收緩慢,而藥力持久,多用于慢性病癥等等。例如《傷寒論》的理中丸,本方由干姜、人參、白術、甘草四味藥組成,主治中焦虛寒,自利不止,嘔吐腹痛,舌淡苔白,脈沉遲少力等癥。若見上焦陽虛而致的胸痹,病證較為急重時,則可將本方更換為煎湯服用,以取其速效。

古代名醫徐靈胎認為“用方之妙,莫如加減;用方之難,亦莫如加減?!閉翹嶁蚜俅慘繳?,要在成方的“加減”方面下些功夫。

四、處方的新老劑型

藥物配伍組成處方之后,還必須根據病情需要或藥物特點選擇適宜的劑型,才能更好地發揮治療作用。劑型,是按照一定工藝,加工制成一定形狀的藥物。

歷代醫藥學家在長期的醫療實踐中創制了多種劑型。如《內經》記載的十三首處方中,就有湯、膏、丸、散、酒等劑型。以后各個朝代均有所發展。如錠、條、線、餅、露,以及熏煙、熏洗、灌腸、坐藥等劑型。現代,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制劑技術也不斷提高。目前,在傳統劑型的基礎上引進現代制劑新技術、新方法,研制和生產了許多新的劑型,如針劑、片劑、沖劑、涂膜劑、氣霧劑、滴丸、糖漿、浸膏、微型膠囊等。各種不同的劑型有各自不同的特點與用處,現將常用的處方劑型介紹如下:

一、湯劑:湯劑又稱煎制。是指將處方中的每劑藥物混合均勻,加水泡浸后,再煎煮一定時間,然后去渣取汁,所得的藥液,稱為湯劑。湯劑主要供內服。但煎湯外洗或熏浸的浸浴劑,也屬本劑型。湯劑是中醫臨床上應用最早,使用最廣泛的劑型,它適用于一般疾病或急性病。其優點是:制作簡單,易于服用,吸收快,見效迅速,而且便于靈活加減,能夠較全面而靈活地照顧到各種病情不斷變化中治療的需要。其缺點是:煎煮需花費一定時間,服用量大,久服易產生厭煩心理,不便于貯存及攜帶,一般需當天煎煮當天服完,不宜大量生產。

(一)選好煎藥用具

煎煮中藥宜選用沙鍋,因其性質穩定,不易與中藥中之化學成分起反應,煎出湯劑質量可靠,加之沙鍋傳熱性能好,受熱均勻,價格低廉,故深受群眾的喜愛。其他如玻璃、搪瓷等器皿也可選用。但切忌使用鐵鍋,雖然鐵鍋傳熱性能好,但化學性質不穩定,易氧化。如中藥內的鞣質可與鐵化合形成難溶的絡合物,鐵與有機酸發生化學反應,產生鹽,均影響中藥的效果。此外,鐵鍋煎煮中藥還會使湯液顏色改變。如訶子、地榆、蘇木等含酚羥基類化合物,與鐵結合后變成深紫色或黑綠色、紫黑色等。由鐵鍋煎出的中藥有鐵銹味,易使患者產生惡心、嘔吐等不良反應。也不宜選用鋁鍋煎藥。

(二)煎藥用水要適宜

古人常用泉水、井水、河水、露水、雨水、雪水等做為煎煮中藥的溶媒,現今主要用自來水,但應避免使用含農藥或重金屬含量過高的自來水煎藥。

煎煮中藥應加多少水為標準,目前尚無統一規定。由于藥材的組織各異,吸水性能不同,加之水分的不斷蒸發失散,若加水量不當,會直接影響煎藥的質量。因此,加水量之多少應根據藥物的吸水量、煎煮時間、溫度及患者所需藥量等具體情況而決定。

根據實驗研究認為,同一方劑的藥量,在一定條件下,加水愈多,浸出物含藥量愈高。一般平均每克藥內需加水10毫升,對于吸水性較強的中藥,還可適當多加些水,反之可少加些水。總之,應根據藥物性質和適量適當增減。一般以水面高出藥物約3厘米為宜,大約相當于每50克藥加水250毫升,頭煎放總量的70%,二煎放30%。

(三)浸泡藥物勿忽視

中藥絕大部分為干品,有一定的體積和厚度,若煎煮前不予以浸泡,即以武火煎煮,會使藥物表面蛋白凝固,淀粉糊化,影響有效成分的滲出。

煎藥前浸泡,可使藥物濕潤變軟,細胞膨脹,或脹破使其有效成分溶解到藥材組織水分中,再擴散到中藥外部水中。實驗研究證明,未經浸泡的茵陳蒿湯,第一次煎出的有效成分僅占總量的16.05%,第二次占總量的7.69%,總計為23.74%。若同樣條件下,預先浸泡1小時,則第一次煎出的有效成分占總量的21.31%,第二煎占總量的9.69%,總計為30.98%,較前者高7.24%。又如白頭翁湯,浸泡20分鐘后煎得的藥液較未經浸泡者抑菌作用明顯增強。浸泡生藥的時間,一般花、莖、根莖、種子、果實等宜浸泡60分鐘左右,用涼水,不宜用溫水或加溫,以防藥物酶解。

(四)煎藥火候要得當

煎藥火候,前人有“文火”、“武火”之分。慢火煎煮,使鍋內藥汁溫度緩慢上升的火候,稱為文火。急火煎煮,使鍋內藥汁溫度急驟上升的火,稱為武火。除特殊需要外,一般藥物常采用先武后文煎法,即開始時用武火,煎沸后改用文火。

(五) 兩煎與三煎

一般藥物經一、二煎后僅能煎出余下的20~30%。除特殊情況,一劑藥煎1次外,多采用一劑藥兩煎為宜,個別情況,如補益藥、或不易煎出的藥劑可行三煎,使藥物中的有效成分盡量浸出,充分發揮藥效。

中藥含可溶性和難溶性成分,易煎出的成分有苷類、多糖類、揮發油等,這些成分在第一煎中出量較多,而難煎的苷元、樹脂、樹膠、脂肪油等,只能在第二煎中浸出較多,為使兩煎的有效成分均勻一致,故常將一、二煎藥液混合均勻,分2~3次服用。

(六) 煎藥時間與溫度

根據藥物有效成分浸出規律,一般認為溫度愈高,煎煮時間愈長,則有效成分的浸出率愈高。但實踐證明,溫度不宜過高,否則會引起藥物的分解與破壞。煎煮的時間也不宜過長,因為當溶液濃度達到溶質平衡時,延長時間并不能增加溶出物,故傳統的煎藥經驗“武火急煎,文火緩煎”是有一定科學道理的。一般情況下,先用高溫使藥液煮沸,第一煎從煮沸開始計算時間,約煎煮20~30分鐘左右,均用小火使之微沸;第二煎時間一般在15~20分鐘左右。解表藥、理氣藥時間宜短,第一煎約10~15分鐘,第二煎約15~20分鐘;滋補藥時間宜長,第一煎需30~40分鐘,第二煎需25~30分鐘左右。

(七) 煎藥方法

先用武火(指大火,溫度高)快煮,沸后再改文火(即小火,指溫度低)慢煮,這樣既能防止藥液溢出,又可減少水分蒸發,避免揮發成分的過多損耗和高溫導致的有效成分的破壞。據研究發現,藥物表面有一厚層氣膜包圍著,浸出溶媒表面的張力愈大愈不易破壞氣膜,使溶媒不易附著于藥粒滲入內部,也就影響藥物有效成分的滲出。因此,煎藥過程應每隔7~8分鐘攪拌1次,以克服氣膜造成的影響,使底部浸出液逐漸增濃,迅速達到平衡,經攪拌使上下溶媒置換,造成濃度差,使煎出的藥汁均勻一致。但不宜頻頻攪拌,以防揮發油耗損過多。若煎煮解表藥時,宜在鍋上冷敷多層濕布,使隨蒸氣揮發的有效成分冷凝在上,再隨水珠滴落,重新回到收藥液中,這樣可以提高煎藥質量與效果。煎好后應立即去渣濾汁,不宜久置,一是防止時間過久水分丟失,二是防止藥汁酸敗。過濾藥液時,最好加壓過濾,防止藥渣中殘留藥液,可以提高煎出率。

(八) 特殊藥物的煎煮方法

1、先煎 貝殼類、礦石類藥物,如龜板、鱉甲、代赭石、石決明、珍珠母、生牡蠣、生龍骨、磁石、生石膏等,因質地堅硬,難以煎出藥味,應打碎先煎,煮沸后約10~20分鐘,再下其它藥物,以使藥物有效成分充分煎出。泥沙多的藥物,如灶心土(伏龍肝)、糯稻根等,以及質輕量大的植物藥,如蘆根、白茅根、荔枝草、夏枯草,宜先煎取汁澄清,然后取其藥汁代水煎其它藥物。

2、后下  氣味芳香,借其揮發油取效的藥物,如薄荷、砂仁、沉香等,宜在一般藥物即將煎好時放入,煎2分鐘后即可,以防有效成分散失。有些中藥有其特殊性。如鉤藤不耐久煎,所含鉤藤堿等有效成分在煎煮20分鐘后即大部分破壞,應后下煎5分鐘。又如生大黃所含蒽醌衍生物能刺激大腸,增加其推進性蠕動而促進排便,但久煎后有效成分大部分破壞,瀉下力大為減弱,應后下煎煮2分鐘即可。

3、包煎  某些對咽喉有不良刺激與易浮水面的藥物,如旋覆花、蒲黃、車前子、蘇子等,以及煎后藥液混濁,如赤石脂、滑石等,要用紗布袋將藥包好,再放入鍋內煎煮。

4、 另燉或另煎  某些貴重藥,為了盡量保存其有效成分,避免同煎時被其它藥物所吸收,可將藥物切成小薄片,放入加蓋盅內,隔水燉1~2小時,或取鍋加水另煎取汁服用,如人參、冬蟲夏草等。對于貴重而有效成分又難以煎出的藥物,如犀角、鹿茸等,還可用磨汁或銼粉調服。

5、溶化(烊化)  膠性、粘性大而且容易溶解的藥物,用時應另行加溫溶化,再加入去渣的藥汁趁熱和勻,或微煮溶解后服,以免同煎時在鍋底煮焦,且粘附它藥,而影響其有效成分的煎出,如阿膠、鹿角膠、龜板膠、飴糖等等。

6、沖服  散劑、丹劑、小丸、鮮汁,以及某些芳香或貴重藥物,應放入碗內,然后將煎好的藥汁沖入碗中,和勻后服。如沉香末、肉桂末、田七粉、紫雪丹、六神丸、生藕汁、生蘿卜汁等。

(九)湯劑內服方法

服藥方法是否得當,對療效密切相關。古代名醫徐靈胎云:“病人之愈不愈,不但方必中病,方雖中病,而服之不得法,則非特無功,反而有害,此不可不知也?!彼?,應加以重視。服藥法包括服藥時間與服藥方法。

1、服藥時間:一般來說,服藥宜在飯前一小時左右為宜;對胃腸有刺激的藥物宜在飯后服;滋補藥宜空腹服;治瘧藥物宜在發作前2小時服;安神藥宜睡前服;急病則不拘時間;慢性病服丸、散、膏、酒者應定時服。另外,根據病情有的可一日數服;亦有的可以煎湯代茶不拘時服。個別方劑有特殊服法者,如雞鳴散,在天明前空服冷服,效果為佳。

2、服藥方法:湯劑一般是一劑分為二服,或分三服;病情緊急的可一次頓服;同時還有根據需要采取持續服藥,以維持療效的。目前臨床服藥多為一日一劑,分頭煎、二煎服用,如遇特殊情況也可一日連服兩劑,以增強藥力。對于一些感染性疾病、發熱性疾病,余常常囑患者每6小時服用1次,目的是維持藥物在血液中的有效濃度,提高臨床療效。湯劑一般多用溫服。服發汗解表藥時,除溫服外,藥后還宜溫覆避風,使遍身持續微微汗出。熱證用寒藥,宜冷服;寒證用熱藥,宜溫服。但有時病證寒熱錯雜,相互格拒,可出現服藥后嘔吐難下,如系真寒假熱,則宜熱藥冷服;如系真熱假寒,則宜寒藥熱服,屬于一種反佐服法。一般服藥嘔吐者,宜在湯劑煎汁中加入少許姜汁,或用鮮姜擦舌,舌嚼少許陳皮,然后服藥,或用冷服,或少量頻服等服法。如遇昏迷病人,吞咽困難者,可用鼻飼給藥。

全國國醫大師、江蘇省中醫院徐景藩教授創立了“糊劑臥位服藥法”,筆者學習后,于20年前即仿照此服藥法,用于食管有炎癥(包括食管憩室)、潰瘍病人,以使治療性藥物力求能在食管稍稍停留,使藥物對食管黏膜直接起作用,發現確實有效。具體方法是根據病證而處方,湯藥要求濃煎,頭煎和第二煎各濃煎成150ml左右。每次藥液中加入藕粉1~2匙。如無藕粉,可用山藥粉、首烏粉或熟米粉代替。充分調勻后,文火加熱,邊煮邊攪,煮沸而呈薄糊狀半流質藥,盛于碗中,置于床邊。病人解衣臥床,左側臥、平臥、右側臥、俯臥各咽藥1~2匙,余下的藥可以仰臥時吞咽。服藥畢,溫水漱口吐出,臥于床上,稍稍翻身,半小時內不飲水,不進任何食品,若有晚間服藥,按上法服完后即睡,作用尤佳。徐老認為,人在直立或坐位時服藥,迅即經食管而入于胃中,所以改進為臥位服,加上粉糊的粘性,可有利于直接作用于“病所”。藕有清熱涼血之功,藕粉性粘,兼能“護膜”。若患者胸骨后隱痛、刺痛,痛位固定,辨證兼瘀滯者,還可在藥糊中調入參三七粉,每次1~1.5g,或云南白藥,每次0.5g。如診斷為食管憩室炎癥,可按X線片上所示,臥位服藥后向憩室突向的一側睡,腰臀部稍墊高。10~20分鐘后轉向對側臥20分鐘。此時抽出枕頭,使頭部位置低20分鐘后再用枕頭。這樣,可使藥物先作用于憩室部位,再使之流出。吾遵照徐老以上服藥法治療食管炎癥、食管潰瘍的病人,確可提高臨床療效,可見老中國醫大師經驗寶貴之處。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