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降世神通阿祖拉牺牲:缺乏科學的混亂歷史觀--評易中天教授的《我的歷史觀》(一)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缺乏科學的混亂歷史觀--評易中天教授的《我的歷史觀》(一)

偶爾看到易中天教授的博客,里面有他的大作《我的歷史觀》,因為對易教授的節目比較感興趣,因此看了這篇大作。然而看下來的結果卻很失望,就像網上一些高舉理工科精神(也就是科學精神,不是那些所謂文人學者的‘理性’精神)大旗的網友抨擊的那樣,中國的文人(主要指的是社科類)大都不懂科學,只知道傳統的那些所謂‘仁義道德’,說話寫文充滿脫離實際的腐儒味兒,但居然就被媒體奉為主流。而易教授看起來也沒有例外。

說實話,為了不要弄錯易先生的原意,對他的文章進行認真的評論,我把這篇《我的歷史觀》看了好幾遍,但終于還是不知道易先生有什么歷史觀,倒不如說是因為一個叫老牛先生的文章,引發了他的一連串感慨更合適,所以我說他這個《歷史觀》夠混亂的,而我也就無法圍繞他的主題評論了,只能是看到哪里,評到哪里。

不過,我這個評論卻是有鮮明主題的:歷史也要講科學,普及歷史知識,更要普及科學的歷史觀。

(一)混亂的概念和邏輯

對熟悉理工科的網友來說,都知道科學首先要講概念,而概念不能脫離實際,還要起碼講講邏輯上的一致性。下面來看看易教授是怎么運用概念的。

這篇《我的歷史觀》是因老牛先生的批評而起,從真小人、偽君子說起。那么什么叫真小人、什么叫偽君子,你總得先說清楚才行吧?如果連你要說的基本對象都交代清楚,那洋洋萬言難道不怕離題萬里嗎?

老牛先生認為,“偽君子”至少還對某些社會規范懷有畏懼之心,廉恥之心尚存,而行事多少還有些顧忌和底線。易教授是否同意?同意的話大家才有共同基礎,不然就是雞同鴨講。而易教授顯然是不同意的,他說,什么是“偽君子”?就是“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廉恥之心早已蕩然無存,卻裝出一副還有的樣子。很明顯,兩人對偽君子的定義完全相反。那么,易教授本應該首先把這個不同說出來,然后接著闡述,為什么不同意老牛先生的定義,為什么要主張自己的定義,不管你是從歷史的、現實的、或者是文化的,等等方面來進行闡述,都是可以的;有時候,科學上就是圍繞著一個概念究竟應該如何定義,應該包含什么內容進行著激烈的爭論。但是易先生卻在前面羅羅嗦嗦一大套,然后才告訴我們他對偽君子的定義,但這和他之前的大段大段的敘述又有什么關系呢?沒有任何關系。

易先生說,底線是屬于內心的,從自己來,只能來自每個人自己的道德觀和道德感。所以底線是由道德來負責。然而緊接著下一段他馬上就說,我認為道德不能夠使人有所顧忌。這兩段聯起來,意思就是說,底線不能使人有所顧忌??擅髏饕紫壬嶄招?,底線不能突破!這才不到兩百字,易教授就自己和自己打起來了!

易先生說,偽君子比真小人還要惡,因為一旦作偽,就突破了道德底線??梢捉淌諞丫盜?,道德底線是個人的事情;那既然是個人的事情,為什么不能突破,為什么我的底線就一定是不能作偽?比如我的道德底線就是不可以對家人說假話,但對其他人包括朋友,則不妨說假話,這為什么就不行?

易教授看到了這個漏洞,不過他的說明卻軟弱無力,基本上就是說,我認為這就是道德底線。你認為?那我要不認為呢?

而在他的說明中,易教授干脆說起了昏話:一個人如果違背自己的天性和本真去做人,去說話,那就一定是“偽善”。對這個命題而言,我們首先應該證明人有天性和本真,并說明人的天性和本真是什么,為什么不應該去違反,等等,然后才能得出結論。但是易教授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說,不僅如此,他在前面才大大方方承認過,人的天性是什么說不清楚,但到了這里卻敢黑紙白字地主張什么違背天性就是‘偽善’。比如說吧,一個大地主,他就認為剝削和壓迫農民就是他的本真,天性如此,就該有人當老爺有人做牛馬,你要不許我剝削壓迫農民,就是讓我違背自己的天性和本真,你就是讓我‘偽善’!相信易先生絕對不同意這樣的主張,不過為什么這個大地主明明是按照易先生的主張辦事,可他就是真惡,恐怕易先生要面臨不少麻煩。

在我看來,很簡單。因為易教授脫離實際地坐在屋子里空談概念。所以他才會說:我本來也想作惡,我也能作惡,我裝一個不作惡的樣子,我用一個不作惡的樣子去作惡,或者等到能夠作惡的時候再作,那叫“偽善”。但他忘記了,還有更多的偽善是這樣的:還是這個大地主,為了能夠長久甚至永遠地剝削壓迫農民,他也會時不時做些善事,比如在饑荒之年拿出部分糧食來救濟農民,比如說幫助窮人的孩子看看病,這些確確實實都是善事,這個地主也從來用不著裝什么,但我們的評價也仍然是:這是個偽善的大地主,實際上是個剝削壓迫農民的‘惡’地主。

像這類不假證明脫口而出的命題,還有不少。例如,易教授說,道德一旦成為顧忌,那就一定是偽善。為什么?因為這并不是一個為社會普遍接受的觀點,不如說,這是易教授個人的觀點,因此當然需要說明。那易教授是怎么說明的呢?他倒很簡單,就說因為道德等于良心(是易先生的觀點吧?),這就能得出你的結論??再進一步看,所謂‘顧忌’易教授說就是外加的,也就是說,道德不能是外加的,因為那是偽善;那也就是說,道德是每個人自己的事,和社會無關,再推一步,就是說不存在社會道德,因為如果有社會道德,那對個體而言,就一定是外加的,就是偽善,即:社會道德等于偽善。易先生是這個意思嗎?我看這倒非常符合真小人們的口味,呵呵。

如此的概念不清、邏輯混亂,哪里有半點科學氣息?所以說,易中天教授這篇《我的歷史觀》表達的是混亂的歷史觀,恐怕是錯不了的。

那么,什么是科學的歷史觀?怎樣用科學的歷史觀來分析歷史,我們又為什么要有科學的歷史觀?請看下一篇評論:能用真小人偽君子來評論曹操嗎?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