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科学的混乱历史观--评易中天教授的《我的历史观》(一)

偶尔看到易中天教授的博客,里面有他的大作《我的历史观》,因为对易教授的节目比较感兴趣,因此看了这篇大作。然而看下来的结果却很失望,就像网上一些高举理工科精神(也就是科学精神,不是那些所谓文人学者的‘理性’精神)大旗的网友抨击的那样,中国的文人(主要指的是社科类)大都不懂科学,只知道传统的那些所谓‘仁义道德’,说话写文充满脱离实际的腐儒味儿,但居然就被媒体奉为主流。而易教授看起来也没有例外。

说实话,为了不要弄错易先生的原意,对他的文章进行认真的评论,我把这篇《我的历史观》看了好几遍,但终于还是不知道易先生有什么历史观,倒不如说是因为一个叫老牛先生的文章,引发了他的一连串感慨更合适,所以我说他这个《历史观》够混乱的,而我也就无法围绕他的主题评论了,只能是看到哪里,评到哪里。

不过,我这个评论却是有鲜明主题的:历史也要讲科学,普及历史知识,更要普及科学的历史观。

(一)混乱的概念和逻辑

对熟悉理工科的网友来说,都知道科学首先要讲概念,而概念不能脱离实际,还要起码讲讲逻辑上的一致性。下面来看看易教授是怎么运用概念的。

这篇《我的历史观》是因老牛先生的批评而起,从真小人、伪君子说起。那么什么叫真小人、什么叫伪君子,你总得先说清楚才行吧?如果连你要说的基本对象都交代清楚,那洋洋万言难道不怕离题万里吗?

老牛先生认为,“伪君子”至少还对某些社会规范怀有畏惧之心,廉耻之心尚存,而行事多少还有些顾忌和底线。易教授是否同意?同意的话大家才有共同基础,不然就是鸡同鸭讲。而易教授显然是不同意的,他说,什么是“伪君子”?就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廉耻之心早已荡然无存,却装出一副还有的样子。很明显,两人对伪君子的定义完全相反。那么,易教授本应该首先把这个不同说出来,然后接着阐述,为什么不同意老牛先生的定义,为什么要主张自己的定义,不管你是从历史的、现实的、或者是文化的,等等方面来进行阐述,都是可以的;有时候,科学上就是围绕着一个概念究竟应该如何定义,应该包含什么内容进行着激烈的争论。但是易先生却在前面罗罗嗦嗦一大套,然后才告诉我们他对伪君子的定义,但这和他之前的大段大段的叙述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任何关系。

易先生说,底线是属于内心的,从自己来,只能来自每个人自己的道德观和道德感。所以底线是由道德来负责。然而紧接着下一段他马上就说,我认为道德不能够使人有所顾忌。这两段联起来,意思就是说,底线不能使人有所顾忌??擅髅饕紫壬崭招?,底线不能突破!这才不到两百字,易教授就自己和自己打起来了!

易先生说,伪君子比真小人还要恶,因为一旦作伪,就突破了道德底线??梢捉淌谝丫盗?,道德底线是个人的事情;那既然是个人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突破,为什么我的底线就一定是不能作伪?比如我的道德底线就是不可以对家人说假话,但对其他人包括朋友,则不妨说假话,这为什么就不行?

易教授看到了这个漏洞,不过他的说明却软弱无力,基本上就是说,我认为这就是道德底线。你认为?那我要不认为呢?

而在他的说明中,易教授干脆说起了昏话:一个人如果违背自己的天性和本真去做人,去说话,那就一定是“伪善”。对这个命题而言,我们首先应该证明人有天性和本真,并说明人的天性和本真是什么,为什么不应该去违反,等等,然后才能得出结论。但是易教授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不仅如此,他在前面才大大方方承认过,人的天性是什么说不清楚,但到了这里却敢黑纸白字地主张什么违背天性就是‘伪善’。比如说吧,一个大地主,他就认为剥削和压迫农民就是他的本真,天性如此,就该有人当老爷有人做牛马,你要不许我剥削压迫农民,就是让我违背自己的天性和本真,你就是让我‘伪善’!相信易先生绝对不同意这样的主张,不过为什么这个大地主明明是按照易先生的主张办事,可他就是真恶,恐怕易先生要面临不少麻烦。

在我看来,很简单。因为易教授脱离实际地坐在屋子里空谈概念。所以他才会说:我本来也想作恶,我也能作恶,我装一个不作恶的样子,我用一个不作恶的样子去作恶,或者等到能够作恶的时候再作,那叫“伪善”。但他忘记了,还有更多的伪善是这样的:还是这个大地主,为了能够长久甚至永远地剥削压迫农民,他也会时不时做些善事,比如在饥荒之年拿出部分粮食来救济农民,比如说帮助穷人的孩子看看病,这些确确实实都是善事,这个地主也从来用不着装什么,但我们的评价也仍然是:这是个伪善的大地主,实际上是个剥削压迫农民的‘恶’地主。

像这类不假证明脱口而出的命题,还有不少。例如,易教授说,道德一旦成为顾忌,那就一定是伪善。为什么?因为这并不是一个为社会普遍接受的观点,不如说,这是易教授个人的观点,因此当然需要说明。那易教授是怎么说明的呢?他倒很简单,就说因为道德等于良心(是易先生的观点吧?),这就能得出你的结论??再进一步看,所谓‘顾忌’易教授说就是外加的,也就是说,道德不能是外加的,因为那是伪善;那也就是说,道德是每个人自己的事,和社会无关,再推一步,就是说不存在社会道德,因为如果有社会道德,那对个体而言,就一定是外加的,就是伪善,即:社会道德等于伪善。易先生是这个意思吗?我看这倒非常符合真小人们的口味,呵呵。

如此的概念不清、逻辑混乱,哪里有半点科学气息?所以说,易中天教授这篇《我的历史观》表达的是混乱的历史观,恐怕是错不了的。

那么,什么是科学的历史观?怎样用科学的历史观来分析历史,我们又为什么要有科学的历史观?请看下一篇评论:能用真小人伪君子来评论曹操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