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卷轴黑色阿祖拉之星:咖啡因對大腦的真正影響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咖啡因對大腦的真正影響

最近我不喝咖啡了。好吧,我知道你要問,為什么有人會戒咖啡?對我而言,這是出于各種健康方面的綜合考慮,并且總體而言我可以說很高興自己戒了。盡管如此,如果在我剛戒咖啡沒幾天時你來問我,我會告訴你這是我認為自己做過的最愚蠢的事情之一——如果我的頭疼能消停一陣子好讓我可以完整地作答的話。

這一徹底的生活方式調整使我對咖啡因以及它對大腦的影響產生了好奇,所以我做了些研究。我發現最令人驚訝的是咖啡因沒有像我們大多數人所認為的那樣真正提高大腦的興奮度——我們最喜歡的咖啡因對大腦的作用方式并不是那么直接。

首先,讓我們來看一下咖啡因不會做什么。

咖啡因本身不會使你的工作變得超級有效率、動作迅速或者滔滔不絕。超大杯的美式咖啡不是你能夠將6小時的工作壓縮到45分鐘內完成或者在早上8點到11點間神采奕奕的唯一原因。

咖啡因實際上玩的是一種模仿的把戲。在你的大腦中,咖啡因完美地模仿了一種叫做腺苷的化學物質。無時無刻,神經元都會在被觸發時產生腺苷,腺苷產生得越多,你的神經系統就越不活躍。

神經系統通過各種受體——尤其是存在于大腦和遍布體內的A1受體——來監測腺苷水平。隨著這種化學物質通過受體,感知到的腺苷水平會逐漸上升,直至你的神經系統讓你用睡眠來償還欠賬。

咖啡因的不凡之處在于模仿了腺苷的形狀和大小,可以在不激活受體的情況下進入受體。于是這些受體就被咖啡因有效地阻滯了(用臨床術語來說,咖啡因是A1腺苷受體的拮抗劑)。

這很重要,不僅是因為咖啡因通過阻滯這些受體而打亂了神經系統對腺苷水平的監測,還在于當這一切發生時出現了兩種大腦自己產生的興奮劑——神經遞質多巴胺和谷氨酸鹽,當腺苷水平不再上升時,它們就會更加放任地進行刺激,這就是三倍脫脂摩卡咖啡下肚后不久你所感受到的效果。

換言之,不是咖啡因產生了興奮效果。相反,當大腦中像多巴胺和谷氨酸鹽這樣真正的派對動物為所欲為時,它關上了大門讓它們免受干擾。

每位喝咖啡的人都知道,這種效果會隨時間的推移而減弱。若要從興奮性神經遞質取得同樣水平的刺激效果,神經系統需要不斷地獲得越來越多的咖啡因。這就是眾所周知的動態過程——討厭的“耐受性”。

咖啡和茶成為每天早上的飲食慣例,似乎是因為咖啡因幫助我們擊退殘留的睡意,那是一夜睡眠還不夠清償高額的腺苷“賬單”而留下的。這就是我們最愛的合法興奮劑——咖啡因——精通之事。

然而事與愿違,咖啡因并不那么擅長讓我們無論缺多少覺都能夠繼續工作。短時間內,咖啡因似乎抵擋得住睡眠缺乏的影響,但效果不會持久。最終獲勝的是神經系統(要長記性,贏的總是莊家)。

當然,這些效果因許多因素而異,包括人的體格、體重和年齡。對一些人來說一杯咖啡就能幫助提神醒腦;對其他人來說可能需要三杯。正如所提到的,咖啡因的耐受性是一個主要變量,無論你偏好從何種渠道攝取咖啡因。

所以,如果你決定戒掉這一習慣,將要花費多久呢?這取決于你通常攝取咖啡因的量,但對平均每天喝兩三杯咖啡的人來說,估計會有長達10天的戒斷癥狀,如頭痛、乏力以及感覺想要當別人的面大吼大叫。

福布斯中文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