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对大脑的真正影响

最近我不喝咖啡了。好吧,我知道你要问,为什么有人会戒咖啡?对我而言,这是出于各种健康方面的综合考虑,并且总体而言我可以说很高兴自己戒了。尽管如此,如果在我刚戒咖啡没几天时你来问我,我会告诉你这是我认为自己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之一——如果我的头疼能消停一阵子好让我可以完整地作答的话。

这一彻底的生活方式调整使我对咖啡因以及它对大脑的影响产生了好奇,所以我做了些研究。我发现最令人惊讶的是咖啡因没有像我们大多数人所认为的那样真正提高大脑的兴奋度——我们最喜欢的咖啡因对大脑的作用方式并不是那么直接。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咖啡因不会做什么。

咖啡因本身不会使你的工作变得超级有效率、动作迅速或者滔滔不绝。超大杯的美式咖啡不是你能够将6小时的工作压缩到45分钟内完成或者在早上8点到11点间神采奕奕的唯一原因。

咖啡因实际上玩的是一种模仿的把戏。在你的大脑中,咖啡因完美地模仿了一种叫做腺苷的化学物质。无时无刻,神经元都会在被触发时产生腺苷,腺苷产生得越多,你的神经系统就越不活跃。

神经系统通过各种受体——尤其是存在于大脑和遍布体内的A1受体——来监测腺苷水平。随着这种化学物质通过受体,感知到的腺苷水平会逐渐上升,直至你的神经系统让你用睡眠来偿还欠账。

咖啡因的不凡之处在于模仿了腺苷的形状和大小,可以在不激活受体的情况下进入受体。于是这些受体就被咖啡因有效地阻滞了(用临床术语来说,咖啡因是A1腺苷受体的拮抗剂)。

这很重要,不仅是因为咖啡因通过阻滞这些受体而打乱了神经系统对腺苷水平的监测,还在于当这一切发生时出现了两种大脑自己产生的兴奋剂——神经递质多巴胺和谷氨酸盐,当腺苷水平不再上升时,它们就会更加放任地进行刺激,这就是三倍脱脂摩卡咖啡下肚后不久你所感受到的效果。

换言之,不是咖啡因产生了兴奋效果。相反,当大脑中像多巴胺和谷氨酸盐这样真正的派对动物为所欲为时,它关上了大门让它们免受干扰。

每位喝咖啡的人都知道,这种效果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若要从兴奋性神经递质取得同样水平的刺激效果,神经系统需要不断地获得越来越多的咖啡因。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动态过程——讨厌的“耐受性”。

咖啡和茶成为每天早上的饮食惯例,似乎是因为咖啡因帮助我们击退残留的睡意,那是一夜睡眠还不够清偿高额的腺苷“账单”而留下的。这就是我们最爱的合法兴奋剂——咖啡因——精通之事。

然而事与愿违,咖啡因并不那么擅长让我们无论缺多少觉都能够继续工作。短时间内,咖啡因似乎抵挡得住睡眠缺乏的影响,但效果不会持久。最终获胜的是神经系统(要长记性,赢的总是庄家)。

当然,这些效果因许多因素而异,包括人的体格、体重和年龄。对一些人来说一杯咖啡就能帮助提神醒脑;对其他人来说可能需要三杯。正如所提到的,咖啡因的耐受性是一个主要变量,无论你偏好从何种渠道摄取咖啡因。

所以,如果你决定戒掉这一习惯,将要花费多久呢?这取决于你通常摄取咖啡因的量,但对平均每天喝两三杯咖啡的人来说,估计会有长达10天的戒断症状,如头痛、乏力以及感觉想要当别人的面大吼大叫。

福布斯中文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