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卷轴5找到阿祖拉:“知識”變“只是”、重龍成雷龍……科普圖書編輯太不認真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知識”變“只是”、重龍成雷龍……科普圖書編輯太不認真

伴隨持續性的教學內容調整,義務教育階段閱讀占據著愈發重要的比例。自秋季新學期開學以來,書店柜臺前涌動著為孩子選書的家長,以及自己挑書的中小學生。圖文并茂、新奇好看的科普圖書,一向是捕獲少兒“芳心”的“熱門選手”。在趣味中汲取知識養分的同時,人們也期待,這份營養能更加“純凈無瑕”。

調查

知識錯誤不少 低級錯誤真礙眼

不久前,北京農學院碩士研究生雷廣元無意間翻看朋友的《我們愛科學》雜志,2019年6月(下)那一期中,幾頁關于蝸牛的知識引起了他的興趣。

受所學專業影響,雷廣元有個相對小眾的愛好,特別喜歡蝸牛、貝殼,在這方面也研究頗深。而這隨手一翻他就發現,介紹珍稀品種糖果蝸牛的內容出現了錯誤。

在這一頁共有上中下三張圖片。中部一張色彩斑斕的圖片配文是,“仔細看,這只是普通的蝸??潛煌砍閃瞬噬?,并不是真正的糖果蝸???,因為糖果蝸??塹男巫詞親緞蔚??!?/p>

事實上,雷廣元發現配文中“普通蝸??潛煌苛松鋇謀硎鲇形?,它們其實就是真正的糖果蝸牛,只不過來自Polymita屬,產地只有古巴,故又被稱作“古巴糖果蝸?!?。為了進一步證實,他還發來朋友在當地拍的生態照以及收藏的標本圖片作為說明。

“平時這些方面的書,我大多是看國外的,因為國內的書錯誤比較多?!彼底?,雷廣元又翻開一本《世界名貝鑒賞圖譜》,其中一頁的葡萄巢螺和間布巢螺,以及另外一頁的黃雙旋蝸牛,棲息地都被描述為“棲于海底草叢中”。而兩種螺的棲息地應該是在樹干或者石頭上,蝸牛的棲息地應該是在樹葉枝干上,相當于這三處信息都錯了。

除了這種顯得有些專業的內容差錯,網絡上人們曬出的科普書“低級錯誤”更比比皆是。例如一張《貓科動物》的內頁照片中,“動物知識小錦囊”的“知識”寫成了“只是”。該網友怒問,“130頁到150頁所有‘知識’都寫成了‘只是’,這么貴的書,全彩,就犯這么低級的錯誤?”《地球·生命——138億年的進化》一書中,更有“大古代,是指40億——5億年前之間13億年時間”的表述?;褂型焉鉤齪⒆誘吹囊惶卓破帳?,其中一本福鱷的配圖解說,和另一本中巨沙螽的配圖解說一模一樣,一看就是復制粘貼的。

質疑

編輯校對挖坑 家長“掃雷”成難點

王府井書店三層,一道道弧形線條勾勒出明亮活潑的閱讀空間。這一層圖書主要面向少年兒童,按年齡段和大致內容劃分為幼兒啟蒙、少兒百科等多個區域。無論哪個區域,科普書都被放在較為醒目的位置,吸引到不少孩子興致勃勃翻閱著心儀主題。

“小朋友,幫我看看,這個書你喜歡嗎?”一位從秦皇島來京出差的老先生,回程前特意到書店,想給自己的小孫女帶上幾本書。他拿著一本昆蟲翻翻書詢問旁邊和自己孫女年紀相仿、正津津有味看著“揭秘汽車”的小男孩。

“喜歡!”孩子饒有興致撥弄了幾下書頁中的立體昆蟲,回答得很干脆?!罷饈榭賞??!幣慌緣暮⒆勇杪璨寤?,果然,封底價格赫然逼近百元大關?!跋衷諦『⑹樽齙枚伎刪懶?,各種立體插圖、機關,價格也就上去了?!備鋅際欏懊勻送獗懟鋇耐?,這位媽媽表示,選書會看重孩子是否感興趣,確實不太能夠留意到里面的問題?!按肀鹱種嗟奈一鼓芊⑾?,像他喜歡的車啊、恐龍那些,知識點寫錯的話,我也看不出來??!”

對科普書內容錯誤的識別,是家長們共同的“難點”,也最受爭議。有細心網友在微博中曬出《拉魯斯趣味科學館》之《神奇的自然》一書,稱“一出現鳥名就瞎翻譯,前后錯誤還不對應?!笨破兆髡呷妥⒈硎?,“家長們注意掃雷。隨便看了下,單是海鸚就出現了‘大喙海鴨’和‘紅嘴鷗’兩種翻譯,編輯校對都不及格?!?/p>

還有家長拍下科普書的內容,向“恐龍博士”邢立達詢問,書里介紹巴洛龍又叫迷惑龍,但是《恐龍王國大百科》里說雷龍才是迷惑龍,請問迷惑龍到底是雷龍還是巴洛龍?邢立達回復,巴洛龍是重龍“Barosaurus”的錯誤翻譯,雷龍是“Brontosaurus”,可能都是B開頭,作者就錯把重龍當作了雷龍。

“這書我家也有”、“中招了”、“小朋友天天帶去幼兒園看”……多條類似微博下,都有大量評論。家長們認為,“小孩記東西可清楚了!科普書更應做好編校把關工作?!?/p>

建議

杜絕剪刀糨糊 科學家應做“元科普”

中國科普作家協會副秘書長、中國科普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志敏長期對科普讀物保持著高度關注。在她看來,科普圖書出現錯誤有多種原因。如創作者引用了錯誤的數據,講了錯誤的觀點;匯編的圖書,可能因編寫者缺乏相關素養,不同信息之間的匹配性沒有掌握好;以及排版過程中發生紕漏等。

而圖書出版前,還要由出版社做最終的質量審查,其中就包括對科學性的審查。若圖書仍存在錯誤,歸根結底,與質量審查時“沒看出來”脫不開干系。

中國科普作家協會設有一項“優秀科普作品獎”,是國內科普創作領域的最高專業獎。該獎項對圖書類的評選,征集渠道之一是由省一級科普作家協會、全國的出版社來推薦作品。報送到協會后,由不同學科背景的專家進行分組評審,經初審、終審、終評會等環節來確定獲獎作品。其中科學性是最重要的,還有排版質量,內容是否有趣好看等多種考量。

評審過程中,專家確實見到過交上來的作品中出現錯誤。一想到它們是各大出版社奔著得獎“優中選優”報送的,評審卻一下子就發現了錯,心里也免不了默默嘆氣——會疑惑之前的“把關”是怎么做的,同時也覺得有些無奈,因為這是整個出版行業的監管問題。另外,市場上不乏評審時發現了問題,但賣得還不錯的科普書。例如編校方面出現錯誤、關于科學的謠言混入書中,以及暫時沒有定論的事情,將其寫得很確定,也不符合科學精神。

“科學家、科研人員親自來做科普,肯定是最理想的?!倍鑰破兆髕返目蒲?,要求再高也不為過,而“由專業人員創作”,則被業內普遍視作保證科普作品質量的好辦法。我國天文學家、著名科普作家卞毓麟老先生,出版了數百萬字的科普作品,早年間他就曾表示,在整個科學傳播中,科學家乃是無可替代的“發球員”。近年來更提倡科學家要做“元科普”,提供權威、準確的“一手材料”。

事實上,茅以升、賈祖璋、高士其等老一輩科學家,都曾寫過科普文章。但后來因為科研人員壓力大,可能沒有時間和精力去做科普。而非專業人士來做科普,情況就十分復雜了。畢竟科普作品可以給高級知識分子看,也可以給兩三歲的幼兒看。不同程度存在急功近利、粗制濫造、“剪刀加糨糊”復制粘貼的情況。

目前,亞馬遜、當當等平臺圖書售賣排名前十的科普書,還是以引進圖書為主,據張志敏觀察,已經有個好的趨勢在悄然出現——越來越多的科學家、一線科研人員對科普創作又活躍起來?!襖韁泄哦錒莨莩ね踉?,還有鄭永春、張勁碩、李淼等很多科學家,他們去寫科普書,科學性上出問題的可能性會更小?!?/p>

此外,伴隨新媒體蓬勃發展,科研人士在網上寫文章、做公號,從而參與到線下活動之中,有更多渠道來普及科學知識?!暗比幌衷諞膊荒芩悼蒲Ъ頁閃俗隹破盞鬧髁?,只能說有更多的人在關注、參與。那么科普作品的科學性,應該是向好的方向去發展?!?/p>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