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安费祖拉乌:【畫廊推薦】畫家葉濃:知中融西別有新境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畫廊推薦】畫家葉濃:知中融西別有新境

葉濃,祖籍安徽蕪湖,現居北京。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收藏家協會會員、陳半丁藝術研究會會員。先后就讀于北京大學藝術學院美術專業研究生,中國國家畫院訪問學者。現任中國山水畫創作院執行院長、中國民族藝術館執行館長、文化和旅游部藝術發展中心全國美術考級中國畫專業高級考官、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中國書畫高研班導師、北京大學校友書畫協會副秘書長、中國收藏家協會文房之寶收藏委員會副主任、北京中華文化促進會顧問、國家民族畫院學術委員、世界順德聯誼總會書畫藝術俱樂部(加拿大)藝術顧問。部分作品被人民大會堂、外交部、民族文化宮、中國國家畫院及國外使館、收藏家收藏。

己      亥

九      月

廿      八

O C T

知中融西別有新境

——評山水畫家葉濃的山水畫

近現代以來,隨著“歐風美雨”的東漸,中國畫壇也將西方畫種油畫引進國內,學油畫者可謂雨后春筍,開枝散葉,油畫家的人數一時曾占全國畫家的半數之多,“油老大”的稱呼就顯示出了油畫在中國畫壇的絕對地位。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新中國中國畫創新樣式與模式,也是由許多油畫家參與完成的,油畫之于新中國美術的發展可謂作用巨大。也許是油畫家參與或改行從事中國畫創作會有國畫家之外的良好效果,許多油畫家改行變成了國畫家。山水畫家葉濃就是由油畫家成功轉變為國畫家的佼佼者之一,在中西方繪畫間尋找到了自己的平衡點,在中國山水畫方面取得了良好成績,為當今畫壇所關注。

云山聚祥氣136x68cm

中國山水畫與西方繪畫有著許多的不同,如中國重筆墨,西方重形色;中國重平面結構,西方重立體深度;中國重氣韻,西方重質量……這許許多多的不同成為中西方繪畫融合吸收的屏障,使得眾多油畫家轉換為國畫家難以成功,僅僅成為用中國畫工具畫素描的所謂國畫家,畫出的作品也不中不西,中國人不喜歡,外國人不為然,窮其一生而終無所獲。

皖南新綠 136x68cm

作為先行掌握了西方繪畫內在法則的葉濃,一直對中國山水畫有著天然的喜好,這不僅因為他自小就對大自然有著本能的鐘情,更因為他的老家是安徽省,從明清以至近現代,出現了一大批優秀的山水畫大師,一代山水畫宗師黃賓虹就是他的老鄉。然而,如果僅憑著熱情,以西方繪畫的方法畫中國畫,肯定是行不通的,葉濃必須解決中西繪畫何者為體,何者為用的認識與操作問題,不如此,他筆下的山水畫也不過是以往許多油畫家以西法畫國畫的延續而已,無法完成畫家角色的真正轉變。

飛瀑下云中 136x68cm

針對如何從油畫家轉換成國畫家,葉濃從認識到實踐是有著清醒把握的。他深知中西方繪畫是可以相互學習與借鑒的,只是要有正確的方法和手段,在畫理與畫法上節節鑿通方可奏效。

江南雨后 136x68cm

基于此種認識,葉濃在學習山水畫階段就注重臨摹中國傳統山水畫經典作品,抓住筆法和結構不放松,努力讓中國畫的造型手法成為自己山水畫的造型基礎,從而改變以往素描方式作為造型基礎的舊方法。在葉濃看來,中國畫突出的是線性結構,用筆用墨都是通過線結構、線造型來實現,“引書入畫”也只有線結構才有了契機。在很長的一個時期,葉濃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了臨摹上,從宋代到清代,從范寬到王蒙,從董其昌到四僧,他都有所涉獵,從一點一畫,一樹一石,一勾一皴,他都細心觀察體會,一張張臨摹和練習堆積如山,一個個難題和困惑層層破解,一路走來,換取的是他對中國山水畫的表現語言有了充分的掌握和深切的體悟。

飛泉煙云圖 136x68cm

中國畫的平面結構造型手法與西方繪畫輪廓線加明暗的造型手法,不僅劃分了中西繪畫造型手法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它體現出各自的民族文化精神和認識世界把握世界的不同方式,是從長期的生產、生活中總結而出的。它們可以互補借鑒,但卻不能完全代替,這也是世界文化藝術多樣性的基礎。葉濃的努力,就是將中國畫筆墨與結構作為本體來運用,將西方繪畫作為應用來掌握,這樣,體用就有了秩序。這一點,有些像當年法國印象派畫家學習中國和日本繪畫一樣,也是以自己的油畫為體,中日的繪畫為用,這種借鑒和學習更有利于油畫本體語言的表現,更激發出了油畫的形與色、筆觸與形式的情感表現,使油畫進入了現代化、當代性進程,進而又推動了全世界現代藝術發展的步伐。然而,一直以來,中國的許多畫家在如何借鑒西方繪畫上,就沒有很好地解決體與用這個關系,最終只好用西方繪畫的手法去代替中國畫的語言表現,所畫作品缺少中國畫所特有的筆墨韻味和趣味。

遠鐘 136x68cm

總結前人的成功失敗經驗是葉濃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因為弄不好,他會自覺不自覺地用西方繪畫畫法去畫中國畫,這是不會西畫畫法的畫家所沒有的現象。也就是說,葉濃如果能解決這些問題,西方繪畫就會有助于他的中國畫,如果不能解決,那么,他已然掌握的西方繪畫能力就會有害于他的中國畫表現,他手中拿著的是一把雙刃劍。

晴山幽泉圖 136x68cm

葉濃對中國傳統的臨摹就是解決在造型手法上,力求以中國畫平面結構為基礎,以筆法為切入點,畫出有中國畫特質的山水畫。近年來,葉濃的山水畫作品時常出現在全國性大展中,獲獎率也頗高,顯示出他的藝術才能,更為重要的是,他的山水畫創作是有著很大的期望空間的。

輕風幽泉 136x68cm

我們通觀葉濃的這些作品,給人的感覺是完整而厚重的,視覺與感覺并重,意象與形象兼顧,工細與寫意相融,色調與情調互濟,作品中充滿著現代氣息和筆墨趣味。

徽山雨后圖 136x68cm

我們仔細觀察葉濃的作品,就會發現西方繪畫因素已隱含在其中,發揮了應有的作用,是中西繪畫共同支撐起作品的整體內容。他的山水畫作品,在注重結構的同時,又有素描因素籠罩在山石樹木房舍之間,使畫面有了視覺上的空間深度,只不過這個空間深度在平面結構的掌控下,沒有走向三維空間,只是保持一種“二維半”的浮雕式平面模式,這樣就避免了筆墨成為質感、量感、空間感的一部分,喪失了獨立表達的能力。

春山泉韻圖 136x68cm

葉濃在著色方面,許多作品表面看起來似乎只是傳統畫法的青綠和淺降,但在色彩關系上,他又把西方繪畫的色調關系巧妙地運用于畫面中,讓色調與情調得到了和諧統一。這樣一來,他畫中素描與色彩的借鑒,不僅沒有損傷中國山水畫的筆情墨趣,而且在此基礎上,又為作品帶來了些許現代性和視覺上的真實性,也有了傳統畫法所缺失的完整性和統一性。由于素描因素的借鑒,作者在創作時,可以根據需要,把一些畫眼和點景部分給以詳細描繪,突出主題,突出重點,主題與題材、形式與內容得到完美協調。

春泉 136x68cm

我們有時在強調傳統的重要性時,就很容易排斥西方繪畫,好像不學西方繪畫會更好似的,這樣畫出的畫也似乎更傳統、更民族一些。其實不然,中國繪畫特別是寫意繪畫,在當代發展中是需要向西方尋求合理因素并借鑒到中國畫創新中的,只是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有利于促進中國畫發展和發揮中國畫特質的,方可借鑒和融合,就像印象派畫家借鑒東方繪畫一樣,是為了促進自身畫種的進化和提升。

春山祥云圖 140×360cm

葉濃的山水畫創作,就是在中西借鑒、中西融合方面的有益嘗試,他是在不丟失民族傳統造型手法和筆墨語言的前提下來展開中國畫的廣泛借鑒的。他和許多油畫家畫國畫的根本不同是,他們完全丟棄了中國畫的平面結構造型手法,而這一重要環節的疏漏,使得筆墨隨之成為明暗的附庸,作品也成為一張準素描。

青山云起鑄千秋 68×115cm

葉濃的山水畫創作,大致分為兩類:一類為大型創作,一類為山水詩意類。前者注重渾厚黑重的大格局營造,后者則重在小品抒情,兩者構成了畫家的總體面目。在他的小品類、詩意類創作中,我們還能感受到徽地古風筆意,讓讀者頓生懷古之心,隱逸之想,這也是一種地區繪畫傳統的天然傳承。

訪朋圖 34×136cm

我們從葉濃的山水畫創作中,可以感受到中國繪畫從來就是一個開放性結構,它雖然注重本身的歷史繼承,也從不拒絕向西方學習,只是我們容易走上用西方代替中國的歪路上,尋找不到何處可以借鑒,何處不能借鑒的有效門徑。

秋山圖 34×136cm

中國繪畫從近現代開始,就面臨如何學習西方發展自己的重大課題。一百年來,已有許許多多成功與失敗的寶貴經驗,這會給后來者以參考,在探索中西融合道路上少走彎路,畢竟中西結合弄不好會“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難成正果。葉濃的學畫歷程和融匯中西的實踐,就是想避開以往用素描畫國畫的所謂借鑒,是從畫理、畫法層面去展開自己的創作探索,畫出當代畫家視覺關照下的山水意境,尋求山水畫的出新之路,讓古老的中國山水畫放射出新的生命力量。我們更寄希望于葉濃在將來的山水畫創新上取得更好的成就,參與到推動中國畫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為我們的偉大時代做出應有的貢獻。

( 文/ 張桐瑀,1965年生于吉林省臨江市,博士學位,師從龍瑞。中國國家畫院國畫院副秘書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畫學會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

秋山問津圖 34×136cm

end

Art用一根線條去散步

畫家宣傳、推廣熱線:13609618945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