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非世界杯乌乌祖拉:伶界活宝大李五(二)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伶界活宝大李五(二)

一次在宫里承差,散戏后赏了每人一只烧鸭子(烤鸭)。鸭子套在一个纸口袋里,挂满了后台。大李五趁别人没留神,用旗把箱里的切末“鸭形”偷偷把朱四十(武旦朱文英)的那只鸭子掉了包,自个儿揣着两只烧鸭子回家大嚼去者。偷吃也就偷吃了,第二日他还故意气朱四十:“您昨儿那只鸭子肥不肥?”朱四十一听就知道他搞得鬼,劈头盖脸将他臭骂一顿。

老伶工姚增禄(工武生,曾与杨隆寿开办小荣椿科班)有个哥哥叫姚阿根,在四喜班应个三路老生。玩意儿多少有些蒙事,靠背戏几乎没有。有一次后台管事派了他《斩黄袍》的高怀德,姚阿根厚底儿扎靠在台上没比划几下,就听扑通一声摔了个仰巴饺子,脆生劲儿比“硬僵尸”不差,台下登时哄起倒彩。这时姚增禄刚进园子,不知道他哥哥在台上砸锅的事??汕捎媾錾狭舜罄钗?,大李五张嘴就来:“没想到你家老兄这出高怀德真有绝活,前台人缘儿可太好了?!币υ雎灰惶匀桓咝?,满心欢喜进后台直奔他哥哥,见面就道喜:“大哥您今儿个可算红了?!币Π⒏谀嵌研哪?,听弟弟这话,怒目张口便骂,吓得姚增禄赶紧跑得老远。后台众人纷纷暗笑,唯独姚增禄满脸茫然,心说大哥今儿这是怎么了。

有一回大李五跟某花脸唱《断密涧》,他来王伯当。里面那段儿生净对口儿快板,一句接一句密不透风,容不得纤毫差错。大李五憋着阴人,本来他应该唱完四句花脸再接,唱词儿也都联着因果那,可他临时“跑?!保ū本┗?,指不守规矩)就唱两句,半截儿搁车不唱了,一抖袖做了个身段瞧着花脸。这花脸哪儿张得开嘴啊,可胡琴响着,嘴又不能不张,就听花脸的嘴里就成了葡萄拌豆腐---一嘟噜一块了。台下瓷瓷实实送了他个大倒彩。

下海票友孟溥斋唱《辕门斩子》,大李五来八贤王,班底中一个黄姓零碎小生扮杨宗保。这黄零碎终日颦蹙歪着脑袋,总像是在想什么不解之事,别人就给他起了外号叫“黄纳闷儿”。大李五于上场前,将扮戏桌上的冰糖蜜(掺白粉化妆所用)暗涂于掌心。到了台上唱至哭腔儿时,只见他满脸悲悯凑到杨宗保跟前儿,伸手胡噜杨宗保脑袋,趁机就把掌心的糖蜜抹黄纳闷儿脸上了。

这段的剧情是,杨宗保双手被绑于身后,跪在台口等候他爸爸杨延昭的生死判决,所以黄纳闷儿既无身段亦无台词,只须反剪双手老实跪着。

唱这出戏时,正值盛暑,旧京戏园子卫生条件又差,就见数只绿豆蝇云集黄纳闷儿口鼻处,往复徘徊。苍蝇鬃得黄纳闷儿奇痒无比,手被“绑着”,不能轰赶,只好挤眉弄眼口鼻乱动。台下见状哄然大笑。台上的孟溥斋唱得好好的,台下忽然场笑儿,他心里就嘀咕开了??纯醋约河挚纯幢鹑?,都没毛病。他这一纳闷儿走神儿,台步身段差点儿出娄子。直到唱完进了后台,方知黄纳闷儿惹上了苍蝇官司??芍谌税诖罄钗宓谋卜趾湍苣?,谁也不敢发作,只得心里恨他。

光绪、慈禧帝后都嗜戏,二人专门办了个小戏班叫“普天同庆”,俗称“本家儿”。人员多是长春宫(慈禧寝宫)内侍太监,由享供奉钱粮的内廷教习给他们说戏。宫里太监多出自直隶河间府,一水儿的河北怯口儿,唱念多有侉音。慈禧老佛爷是大内行,听不得他们唱戏满口河间话,遂限期改正??谝裟氖且惶彀肴漳芨牡昧说??教习与太监急得要命。此事传到大李五耳中,大李五略作思索即对教习言道:“太监的口音改不了,你们也改不了?”教习一时没听明白,大李五吩咐,照我说的做就是。

过了些日子,老佛爷检查功课,没听几句即对教习言道:“他们的口音没改了,你们怎么也成怯口儿了?受了他们传染不成?”教习使劲憋着不敢言声儿。慈禧想了想说:“算了吧,别让他们学了。再学下去你们也成怯口儿了?!苯滔靶读瞬钍?,心中大喜,尤其感佩大李五的胆子和智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