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塞尔达传说——梅祖拉假面:那位夸赞女儿聪明的母亲,最终被高知女儿送进了疯人院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那位夸赞女儿聪明的母亲,最终被高知女儿送进了疯人院

年前,邻居中有一位妈妈与孩子发生了激烈冲突,闹了大半宿。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这次有点特殊。

孩子玩手机上瘾,九点多作业一个字没动,妈妈火了,先骂后打,孩子居然哭着解下腰带,说要上吊。

这离上一次因为作业夜里出走并没多久,妈妈越发生气,大声说你赶紧吊,结果孩子只是装模作样,瞎咋呼一场。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熊孩子的招数令人哭笑不得,但是,原因在哪呢?

以我的观察,只能说这手法先前太有效,虽然做母亲的明明早知道。

我们总有很多家长,进行的是间歇性教育,教育孩子就像打鸡血。

他们平时睁一眼闭一眼,苟苟且且,不只是不带好头,溺爱过分,有时候甚至还会为孩子的“小聪明”沾沾自喜。

他们只有在心情不好,问题变大,或者尝到某种苦果的时候,才会生气、上火、后悔,但有时候却可能早已病入膏肓。

新加坡女作家尤今,有一次曾在一篇《母亲疯人院》里提到,有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居然编造故事,把母亲送进了疯人院。

此后东窗事发,媒体报道,有记者去采访那位年迈的母亲时,那位母亲说道:

我女儿六七岁时,我看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问她,以后我老了,你会照顾我吗?

女儿毫不犹豫地回答,照顾老人多麻烦,我会送你去老人院。

我当时哈哈大笑,对旁人说,看我女儿多聪明!她总有与众不同的想法!

而现在,那位母亲则边说边泪流成河。

她的确聪明啊,你瞧,她把我送进了疯人院,我现在对你说的每一句话,旁人都可理解为疯话。

(这就是每一个母亲与孩子)

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居然把年迈的母亲当成累赘,送进了疯人院。

一个早年的教育,看似很小,但结果却再多的知识,再长的阅历,也没能改变。

这惊不惊心?

可是我们却总能够把家庭、学校、社会、媒体上一再看到的“熊孩子”表现,当成小事,或者别人家的事。

我们就是意识不到,从“熊孩子”的霸王习气,到离家出走,到戾气深重,脆弱、扭曲,自杀、犯罪,甚至于反噬父母,这可能一马平川。

只会将老母送入疯人院吗?去年杀父杀母的报道又有几起?

这个结果,难道不正与很多家长“不辨是非地让孩子‘呼风唤雨’”,并缺乏必要的“机会教育”,有莫大关系吗?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长此以往,只能使孩子失去正确的道德观、思维逻辑,变为异端,也难怪尤今在餐馆看到一对父母对孩子的特殊纵容后,要说了:

“冷眼旁观的我,悲哀地看到了这个孩子未来可憎的面目?!?/p>

它起码会使孩子养成恶习,惹人讨厌,将来人际关系恶劣,四处碰壁,产生某种心理变异,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我开头提到的那个孩子,第二天没有上学,做母亲的帮他撒了谎,请了病假。

这事是孩子自己提出的,他也知道没完成作业不好,母亲如果跟老师道出实情,会很丢脸。

这种情况下一味逼迫,叛逆更重,并非好事,适当撒谎,?;に淖宰?,也算应当,我对这一点倒无异议。

但是做母亲的,这时候告诉他帮他撒谎的原因了没有?抓住机会教育了没有?

借助孩子知耻自尊的优点,因势利导了没有?思考过以后该怎样进行了没有?

我想是没有。

因为我听到她说:我是没法管了,以后也不逼他了,只要不出事,别变坏,能混完初中就行;学到哪算哪吧。

我相信她那时有很深的无奈、无措,和无力感,但我更相信她依旧在把孩子往“可憎”的未来引。

时过境迁,妈妈一块手机,孩子一块手机,照常玩。

那孩子依旧经?;嵊行┬〖苛?,她配合得居然那么好。

她在纵容,可她其实并非真的已经不管,冲突、叫嚷、哭闹还是会间歇出现。

天底下其实哪有坏孩子啊,学习上无力的事情,道德、习惯、思维等方面却可以正确引导。习惯、思维正确了,只怕学习都不用管。

究其根底,这还是父母本身素质、观念、责任感、耐心太过欠缺,远远没有意识到过失的原因。

父母不但可能是孩子的“祸端”,也可能是自己的“祸端”,这一点,他们是不知道的。

这倒让我想起柳宗元那篇著名的寓言文章《临江之麋》。

一群狗因为主人太宠爱那只麋鹿,不敢吃它,只好乖乖跟它玩。

三年过后,麋鹿外出,遇到别的狗,以为都是玩伴,都能跟它丢手绢,结果就被狗们一拥而上,分而食之了。

这个故事,大纲上说,是用于讽刺那些依仗权贵,得意忘形的小人的,但我却有些不同意见。

寓言之所以为寓言,是因为它跨时间、跨地域、跨语境,言简意远,所以我认为,这种解释在今天已经太“正确”,太狭窄。

所有的“麋鹿”在某种环境下圈养,都是会忘记自己的“麋鹿”之身,失去自知之明,正确判断,以非为是,认敌为友,稀里糊涂,乱七八糟,招致祸端的。

父母们会,孩子们更会,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很多父母所进行的正是一项“养麋计划”,它最可悲的却是——

“临江之麋”,“至死不悟”,“现代之麋”,只怕也至死都不明白其中原因,甚至是“养麋”之人。

年前那个12岁杀母的少年不就曾说过:“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只关心还能不能上学吗?

是什么样的心灵和脑袋才会如此愚蠢、冷血、扭曲、可怕?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培育出这样恐怖的异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母子皆无知,皆不悟,不将伤人,就将伤己,这才是此事最令人战栗之处。

谁能够惯孩子一辈子?谁真正能把孩子惯上天,任我行?

哪家孩子出了自家一亩三分地还能呼风唤雨?

谁能够在这样的教养下,踏入社会,遇到矛盾,不发生某种人格断裂、分裂,碎成一地?

行走在教育钢索上的父母们,请千万别忘了你手中的横杆,一头是“管”,一头是“惯”,哪头过沉,你都会失去平衡,一头栽下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