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赛尔号12月31祖拉:格律诗拗救(2)对句相救 - 祖拉的世界|上古卷轴阿祖拉被口爆

格律诗拗救(2)对句相救

格律诗拗救(2)

对句自救

格律诗凡不合平仄格式的字,称为“拗”,有拗有救,才为不病。拗救基本方法有两种:一是本句自救,二是对句相救。

(二)对句相救

第一种是腹节上字前拗后救,或后拗前救。前面曾说过,写诗时,七言的第五字、五言的第三字(腹节上字),尽量按标准句式写,最好不用拗字,若是腹节上字拗了,要尽量用对句相应的字去救。所谓小拗,就属这一类。例如:

落日鸟边下,秋原人外闲(王维《登裴迪秀才小台作》)

仄仄仄平仄 平平平仄平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李白《赠孟浩然》)

仄仄仄平仄 平平平仄平

谁言宰邑化黎庶,欲别云山如弟兄(李嘉佑《承恩量移宰江邑》)

平平仄仄仄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平

歌声袅袅出清漠,月色娟娟当翠楼(杜牧《南楼夜》)

平平仄仄仄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平

上述拗救方式,叫作前仄拗后平救,但也可能是后平拗前仄救。诗人写诗,有时对句腹节上字非用平声不可,于是就将出句腹节上字的平声改用仄声,来个平拗仄救。

这种拗救方式只适用于出句是甲1句(仄仄平平仄或平平仄仄平平仄),对句是乙2句(平平仄仄平或仄仄平平仄仄平)的一联。其他联式都不适用。因为用了这种拗救就会出现三平调和三仄脚。

若是乙2句作为出句,也就是入韵诗的首句,腹节上字该仄而平(平平平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平),对句怎么样救?不用救。因为对句是甲2句(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仄平平),其腹节上字正好是仄声,平仄相对,若是以平相救,则成为三平调了。七言诗首句入韵的多,前人以乙2句为首句,第五字用拗字的不少。例如:

承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杜甫《蜀相》)

好是春风湖上亭,柳条藤蔓系离情(戎昱《离家别湖上亭》)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张继《枫桥夜泊》)

庭院无人秋月明,夜霜欲落气先清(张耒《夜坐》)

所谓一三五不论,其中第五字只有在上述条件下,即乙2句作为入韵诗的首句时,仄改平而不用抵偿。

写近体诗时,腹节上字尽量不用拗字,如用了,应尽量去救;当然,不救也勉强合辙,故云“小拗可救可救不救”。

第二种是为了将诗句的声调调整得更和谐的前拗后救,同第二种本句相救一样,属锦上田花之列。例如七言第一字的前平拗后仄救:

才见吴州百草春,已闻燕雁一声新(皇甫冉《送陆澧、郭郧》)

闲遣青琴飞小雪,自看碧玉破甘瓜(鲍溶《夏日怀杜附马》)

前仄拗后平救:

草萤有耀终非火,荷露虽团岂是珠(白居易《放言》其一)

泰山不要欺毫末,颜子无心羡老彭(白居易《放言》其五)

五言第一字和七言的第三字前拗后救:

映门淮水绿,留骑主人心(王昌龄《道郭司仓》)

客心争日月,来往预期程(张说《蜀道后期》)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白居易《燕子楼》)

井转辘轳千树转,门开阊阖万山秋(许浑《秋日候扇》)

这种头节上字的前拗后救,只能用于仄拗平救,若是平拗仄救,这一联的对句就犯狐平了。

第三种是一拗双救。就是本句自救和对句相救并用,是自救和相救的复合方式。这也属锦上添花之列。例如七言的第一、第三字既本句自救,又对句相救:

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杜甫《九日蓝田崔氏庄》)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丈拥千官(岑参《和贾舍人早朝》)

南苑草芳眠锦雉,夹城云暖下霓旄(杜牧《长安》)

波上马嘶看棹去,柳边人歇待船归(温庭筠《利州南渡》)

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苏轼《有美堂暴雨》)

这种拗救,出句和对句平仄字字相对,声调极为和谐,故诗人最喜爱用它。在唐宋人的七言律诗中,出现这种双救句式是很多的。据王力教授考据,中晚唐以后,使用这种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句式,一联中字字平仄相对,成为一种时尚,比使用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标准句式的还多。

一拗双救常常与救孤平结合在一起,例如:

久客得无泪,故妻难及晨(杜甫《促织》)

这一联对句腹节上字“难”,该仄而平,既救了本句头节上字该平而仄的“故”,避免了孤平,又救了出句腹节上字该平而仄的“得”。它兼任两种职能,既救本句孤平,又救出句腹节上字。又如:

荒戍落黄叶 浩然离故关(温庭筠《送人东归》)

这一联出句和对句,既各自本句自救,又相互而救,既救了对句的孤平,又调整音节更和谐。这种一拗双救在七言诗中较常见。例如: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回乡偶书》)

共君今夜不须睡,未到晓钟犹是春(贾岛《三月晦日送春》)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许浑《咸阳城东楼》)

第四种是特殊的一拗双救句。一般对句相救是出句和对句同一位置上的字相救。如出句第一字拗,对句第一字救;出句第三字拗,对句第三字救;出句第五字拗,对句第五字救。这种特殊的一拗双救是错位相救,用对句的第五字去救出句的第六字。不仅可救一个拗字,还可救第五第六两个拗字。这个对句必须是孤平自救句,即仄仄仄平平仄平。

例如:

眼前扰扰日一日,暗送白头人不知(许浑《旅怀作》)

对句的“人”,平声,既救了本句该平而仄的“白”字,避免了孤平,又救了出句该平而仄“日一”双拗字。

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陆游《夜泊水村》)

对句的“无”,平声,既救了本句该平而仄的“向”字,避免了孤平,又救了出句该平而仄“有万”双拗字。

下面是以对句五平救出句六仄的例句:

五更归梦??喽?,一寸客愁无奈多(黄庭坚《次韵王稚川客舍》)

对句的“无”,平声,既救了本句该平而仄的“客”字,避免了孤平,又救了出句该平而仄的“苦”字。

霜林染出云锦灿,春色并归风露秋(元好问《游友泉寺》)

对句的“风”,平声,既救了本句该平而仄的“并”字,避免了孤平,又救了出句该平而仄的“锦”字。

前面曾讲过写近体诗应尽量避免三仄脚,若非用不可,也可以救,但不能在对句同一位置的字眼上救,因为对句腹节上字仄拗平救,就成了三平调。碰到这种情况,只能用对句错位相救。即用对句头节上字该仄而平去救出句腹节上字的该平而仄。

例如:

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王维《和贾舍人早朝》)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望一千河(毛泽东《送瘟神》)

拗救是近体诗调节平仄的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上面讲的仅仅是一些基本的、现在旧体诗仍沿用的一些规则。除此之外还有所谓“拗句格”,就是半拗半合律的诗,例如崔颢的《黄楼楼》:

昔人已?;坪兹?,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首诗的首联、颔联平仄失对,四句都有拗字,也不救,不合律;只有颈联、尾联合律。这种“拗句格”是古体诗向近体诗转化过程中出现的变体。

还有所谓“拗律”,就是律诗句句皆拗,一拗到底,例如杜甫的《崔氏东山草堂》:

爱汝玉山草堂静,高秋气爽相新鲜。

有时自发钟磬响,落日更见渔樵人

盘剥白鸦谷口粟,饭煮青泥坊底芹。

为何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这首“拗律”是“老节渐于诗律细”的诗圣刻意用古风的格调写的近体诗。这种“拗律”有条规矩,就是必须句句皆拗,不能有一句律句。若是你还不辨平仄,给自已写的诗标上“拗律”,那可不行。因为难免不“瞎猫碰死耗子”,冒出句把两句律句来,这就闹笑话了。有的同志因不辨平仄,就想学古体诗,其实,不辨平仄,学古体诗也有困难。因为唐宋以后的古体诗讲究古朴风格,讲究“避律”,就是在诗中尽量避免出现律句。

这些“拗句格”、“拗律”,宋以后很少有人做了,这里所以举例说明一下,目的是使大家读旧体诗时,碰到这种情况,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例如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集》里有一首《咏贾谊》,就是拗律:

少年倜傥廊庙才,壮志未酬事堪哀。

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

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

千古同情长沙傅,空白汨罗步尘埃。

有的学者认为,毛泽东的诗受三李(李白、李贺、李商隐)的影响较大,是的,在他一些作品中借用或化用了不少三李的某些诗句。但窃以为,他在声律上,更多地步杜工部,除前面曾指出,在他律诗中很少出“上尾”之外,还有这首拗律为证。

同样还要说明的是,唐人近体诗中有所谓失对、失黏的现象。失对就是一联中平仄不相反,这在五言诗中较多,七言诗中较少;失黏就是两联之间平仄不相同,这在五言诗七言诗中皆有,七言诗中居多。王维的两首有名的七绝,一首失对,一首失黏。

少 年 行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平平仄仄仄仄平 平平平仄平仄平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平

(这诗首联失对)

渭 城 曲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仄平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仄平仄仄仄平仄 平仄平平平仄平

(这诗首联尾联失黏)

在律诗中失黏的更多,有首联与颔联失黏,有颔联与颈联失黏,也有颔联与尾联失黏的。这种失对、失黏,也叫拗对、拗黏,拗者,不顺也。这些是古体诗向近诗转变中出现的,所以也有叫作变体或变例的。但宋以后科场中不准有失对、失黏的诗,于是黏对就成为律诗的金科玉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bygkuu.com.cn/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评论
祖拉的世界